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78|回复: 0

[小说连载] 184、果园飘香2:一连概况(上)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15 05: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倪炳发

    果园飘香2
一连概况(上)

倪炳发


13.JPG
前哨农场一连北片的林木苗圃


    大自然是神奇的,可人们对它的认知却是愚蠢的。
    奔腾的长江之水生生不息,长江口的崇明岛也在年年扩展。由于泥沙累年沉积形成滩涂并不断延伸,特别是岛的最东面每年能向东延伸几百上千米。宽广的滩涂上芦苇海草丛生,螃蟹小鱼横行,成群的天鹅、野鸭和其他珍稀鸟类在此无忧无虑地栖戏,自由自在地飞翔。蓝天白云,沙滩绿洲,呈现出苍茫、神奇、美丽的自然景象。现在人们都醒悟知道了,这种地理环境是维系地球和人类生存的命根——湿地,崇明的东滩湿地还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候鸟中转天堂。可是,在那贫穷和“以粮为纲”的年代,与地奋斗其乐无穷,在滩涂上围垦造田将荒滩变成良田,成为了与大自然奋斗的奇迹。
    在前哨农场西面与原裕安公社边界,现在还横亘着一条近十公里南北向的大堤,这条大堤1963年前是崇明岛东面最前沿的一条大堤,当时大堤外还是一片滩涂。1964年以当地农民为主加上从上海支援来的社会青年、技术干部及复员军人等组成了围垦大军,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围垦,向东新筑大堤,将滩涂变成农田。经过奋战1965年新大堤筑成了,可当年遭遇了一场特大风潮,新筑的大堤多处被冲毁,不折不挠的农垦人壮志不休,不仅一次次地修堤固堤,而且从1964年到1977年13年间持续地建筑一道又一道大堤,前后经历7次围垦,共筑堤27.9公里,围垦土地27800亩。东滩围垦而成的土地在1966年1月成立了前哨农场,就此,也就有了往后热热闹闹的前哨农场知青故事。
    前哨农场呈南北向的狭长地形,南北约十几公里,东西约二、三公里。前哨一连在农场的最南面,往西翻过大堤西北向是裕安公社可通往牛棚镇,西南向可通往陈家镇。往北有一条土路(现已筑成水泥马路)和一条大堤直通场部和其他连队,与一连最相邻的是园林连和十七连。连队四面环河,三面环堤,东面是一条筑堤时开挖而成的河,紧依大堤叫中心河,连队的船可直接驶往场部,并与外河相通驶往长江到达上海。那时连队收获的稻谷、棉花、水果及其它物资,包括一段时间从上海运进大粪的船就是从这个水路进出的。连队南面有一条浅浅的小河,对岸是公社的砖窑厂,翻过大堤也是民公社。东面大堤外我离开农场时还没有围垦,翻过大堤还是一片海滩。
    前哨一连又称果园连,顾名思义它是一个以种植果树为主的连队。在“以粮为纲”的年代,国营农场以种植水稻、棉花为主,前哨农场二十多个连队大多是农业连队,果园连机耕连施工连深井队属于特殊专业连队,后来发展需要逐步兴办了粉笔厂矿筛厂纺织厂等场办企业,也都是特殊连队。相比较而言,果园连的农活要比农业连队轻松一些,还有着便宜购买和吃水果的便利,为此,同样分配到农场,分到果园连还算是幸运的,一连的职工为此还多多少少有点庆幸和自傲。
    因曾在文艺宣传队下连队巡回演出的原因,我去过前哨农场所有的连队,论风水风貌一连可谓在水一方,别有天地。
    当时车行进入一连只有北面一个进出口,进入后一条笔直的机耕大道贯通连队。连队中间有一条东西向的河将连队一分为二,有一座水泥桥将南北相连相通。一连职工习惯上把河北面称为北片,河南面称为南片。
    一连建连初期北片还没有种植果树,仍种植水稻、棉花、小麦等农作物。放眼望去,几百亩的农田宽阔规整,其间有几条茂密绿色的防风林带,呈现出一派国营农场规模种植的景象。每到春天,水稻田里的秧苗一片葱绿,棉花田里的棉苗迎风摇弋,大田一片绿色,显露出勃勃生机。到了秋天,稻田里沉甸甸的稻穗弯腰低垂,随着秋风稻浪起伏,金光灿灿。棉花田里雪白的棉花饱满绽放,衬映着天际的蓝天白云,遥相辉映,显示出五谷丰登,人杰地灵的丰收景象。可谓田园风光醉人心,谁不说俺一连好!
    北片除了农田,在南端机耕大道东侧有一排平房仓库和一块篮球场大小的晒场。水稻、棉花等农作物收获后就在此打谷、分拣、晾晒,装入麻袋堆入仓库。晒场远离连队生活区,平日里很僻静,职工们吃过晚饭后喜欢散步到这儿,稻谷堆旁更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北片西面小河边有一间抽水机房,职工们称为机口。里面有灶台和值班房,生活设施齐备,尹佩森和乐年等一些后勤人员都曾在此值班栖息。由于远离连队,无人打扰,因此机口成了一小部分职工吃吃喝喝、寻欢作乐的小天地。
    穿过北片跨过中间水泥桥后,大道西侧便是连队生活区了。生活区布局排列还比较规整,东面是几排矮平房,是连部医务室“小家户”(连队职工对已结婚员工的称呼)的住所。平房北面邻隔离河处原本也是一排茅草棚,1976年在此建了一栋二层的男生宿舍楼。大道东面还有几间茅草棚,是饲养班场所。
    生活区的中间有一间南北走向的食堂,也是连队集中开会的会堂。食堂东南面是一块平整的空地,用于早操、放露天电影和打球等文体活动。
    相对应食堂西面也有二排矮平房,是男职工宿舍。男宿舍北面是一栋二层的女宿舍楼,每层约10间宿舍,女职工都住宿在这栋楼层里。还记得底层东面第一间是孙立宣、姚惠华所住的后勤办公室,第二间是柏青、何冰、李玉珍三个女连干部的宿舍。
    女宿舍楼的东北面有一个“老虎灶”(上海俗称,烧水供水处)和一座水塔,它是职工打热水以及洗衣用水的地方。那时热水是每天规定时间限量供应的,因此烧“老虎灶”的职工在连队也算是一个特殊人物。许多女职工为了洗澡、洗衣服能多用些热水,还须与他套近乎,以便开个后门。每逢放工和场休日,“老虎灶”和水塔旁这个地方非常热闹,男、女职工来来往往,嘻嘻哈哈,成了那个乏味年代男女间难得可以自然交往,轻松活泼的场所。
    生活区的最西面有一间砖瓦盖的公共厕所。再往西就是连队的西大堤了,大堤上中央隔离河与外河相通处建有一个水闸,那时有一条土路翻过大堤穿过水闸就可前往陈家镇和牛棚镇了。
    连队东、南、西三面大堤两旁都种着高大茂密的江芦,漫步在大堤上,两边郁郁葱葱,幽深宁静。登临水闸依栏远眺,远处大海苍茫,四周果树飘香,近处红砖瓦房,炊烟袅袅。小河旁还经常可见女生们在取水、洗衣,男生们在悠闲地垂钓。还时常可见附近的老乡牵着水牛在大堤上悠然而过。这一幅田园风光真可谓是前哨农场的世外桃源。
    生活区南面一大片土地就是一连初期真正的果园了,也称为南片。贯穿连队的大道在南片果园形成一条幽静漂亮的林间小道。树荫覆盖,鸟儿鸣叫,空气清新,静谧优雅。夜晚你常常可以看到一对对恋人在此漫步,依偎低语,卿卿我我,为此一连职工把这条林间小道戏称为爱情小道。果园曾栽种过苹果、桃子、生梨、金桔等果树。1975年我到一连时苹果和桃树已没有了,据说存活率低实结得不好被砍掉了,剩下的基本都是生梨和一小块金桔地。栽种的梨树最多的一个品种是叫“K菲”的雪梨,是从日本引进的,虽然不很甜,果皮深褐色品相不好看,但皮薄多汁,一口咬上满嘴汁水,非常爽口。可能因为皮太薄不易储存运输,所以我在上海几乎没有见到这种梨。另外栽种的生梨品种还有“廿四季”种形似苹果的梨,听老职工说这种梨品质最好。还有“菊水”“黄密”“锦春秋”等密梨多个品种。在我的印象中,连队那时种植的梨量不是很,主要供应场部及本连队职工,还没有形成规模生产。
    虽然如此,可南片果园还是风光无限。每到初春三、四月份,果园里梨花盛开,漫步果树林间,白茫茫一片花海,绿叶掩映其中,煞是好看,我才真正领略为什么有一句古诗赞叹:千树万树梨花开。到了秋天,果园又是另一番景象,深褐色翠绿色泛黄色的各种梨果挂满枝头,琳琅满目,果香扑鼻。你在林间走动,一不小心就会碰落下一颗熟透硕大的梨果,按当时的潜规则,只要班长默许或周边无人,你尽可以拿起梨果大快朵颐,没有刀削用手擦抹一下张开嘴又啃又咬就是了。
    1973年连队对种植重新进行规划,计划将全连的土地全部栽种果树,北片改种蜜桔,南片改种葡萄。
    1974年北片开始试种黄岩蜜桔,1976年后全部种植桔树。柑桔生长在气候温润的南方,怕冻怕风,要往北方地区移栽难度很大。记得小学语文课的一篇古文《晏子使楚》中就说到:生于南方则为柑,生于北方则为枳。意思是柑桔只能生长在淮河以南,淮北是不能生长的,即使存活了也变种了,不是柑而是枳了。经向当时的决策者沈雪良和彭金云了解,上海地区包括崇明自古不产柑桔,但气候土壤等具备移栽种植的条件,同一纬度的长兴岛已试种成功,为此只要在技术上科学把握,养护上精心料理,连队栽种柑桔会取得成功。就此连队还特意从浙江黄岩专门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桔农周福根指导蜜桔栽种。可以说那时连队为了果园的转型发展下了很大决心和功夫,同时在经营思路上也很超前。与上海食品工业公司合作开发,农场提供土地、劳力,上海食品工业公司提供资金,按照规划和合作协议,连队生产的蜜桔和葡萄全部有上海梅林食品厂收购,制成水果罐头和其他水果食品,实现产销对接。现在想想,当时连队的经营思路用当下最流行的话语来说,就是创新发展了。
    没过几年一连的面貌又是一番新景象。北片几百亩大田已是一片柑桔林,柑桔已长成齐腰高甚至比人高,一棵棵一排排密布在田间。柑桔为常绿灌木,站在田头放眼远望,四季翠绿。柑桔树具有浓烈的香味,没到结果时节,林间弥漫着一股扑鼻的桔香。到了桔子成熟的季节,绿黄相间的蜜桔挂满枝头,田间更是桔香满园。留恋在桔林间你会情不自禁地兴奋陶醉,甚至忍不住摘下一只蜜桔偷偷尝鲜。可连队职工说,以前偷吃生梨、西瓜基本不会“刮三”(上海话,意为被发现),如今偷吃桔子就难了。因为采摘和偷吃桔子,手上,嘴巴里甚至衣服上柑桔的香味经久不散。听说曾经有一位职工悄悄偷吃了一只桔子,下班后正好经过一个连队干部身边,连干部闻到了他嘴里浓烈的香味,当即大声询问呵斥。听说那位职工毫无狡辩,当场认错,可见柑桔之香,弥久芬芳。
    再看南片,除了留下一小部分生梨树外,从1975年起已全部栽种了葡萄。葡萄园里竖立着一排排密密的葡萄架,种下的葡萄苗已展藤生枝,在葡萄架上攀延缠绕。漫步在葡萄园,葡萄树叶透着阳光泛着绿色、紫色和金黄色,色彩斑斓。到了秋天,葡萄架上,枝叶丛中悬垂着一串串果粒饱满,晶莹透亮的葡萄。微风吹来,散发出阵阵葡萄果香,像少女的芳香,淡淡的、悠悠的沁入你的心肺,真可谓:一连的葡萄熟了,我的心也醉了!
    确实,与农场其他连队宿舍加大田式的普遍风貌相比,一连的风貌在前哨农场可谓是世外桃源。当然,我现在的描绘既有着记忆的客观印象,也许更有着美好回忆所赋予她的一份特殊感情。不管怎么说,在水一方,绿叶满枝,果园飘香,风景一连独好应该是每个一连职工的普遍感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18 20:59 , Processed in 0.060161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