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24|回复: 2

[小说连载] 182、果园飘香1:献给前哨农场一连的知青朋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5 08: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倪炳发

    果园飘香1
献给前哨农场一连的知青朋友

倪炳发


timg1.jpg


    记忆是难以忘却的,
    知青岁月的记忆更是刻骨铭心。
    战天斗地伴随着酸甜苦辣,
    追逐梦想糅合着可笑荒唐。
    曾经朝夕相处,情同兄弟姐妹,
    如今各奔东西,友情依然如初。
     往事如烟,犹如昨天,
     恩怨荣辱交织,
    快乐痛苦相随。
     一声叹息,几多感慨,
     可这一段岁月却是每个人心中最珍贵的回忆。
     愿每一个知青
     平和宽容地审视过往,
     乐天知足地珍惜当下,
     健康快乐地享受暮年。
    朝霞曾映昨天,夕阳理应更红。
    ——谨以此书纪念前哨农场一连成立五十周年并献给曾经相遇相识的知青朋友。




    长江,从青藏高原的源头一路向东奔腾入海。
    据地质学家考证,由于江水裹挟着泥沙在东海的入海口逐渐沉积形成沙洲,进而成为我国的第三大岛——崇明。
     据史学家考证,唐武德年间距今1360余年,经过漫长岁月积淀,江中沙洲露出水面,始成为一个岛。明清时为县,名沙洲,又称东海瀛洲。1958年前为江苏省所辖,1958年后归入上海市。
     在崇明岛的最东面有一个六十年代围垦而成的国营农场,地名为东旺沙,可能因地处东海前哨,建场后便取名前哨农场。相信生活在上海城里的人和我一样,原本根本不知道崇明岛上有这么一个农场。六十年代末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使这个默默无闻的农场变得热闹起来,而且与万余名上海知青命运相连。从最初的“老三届”知青一直到1976届初中生,一批又一批知青陆续分配到农场,期间又有一批一批知青“上调”回城,前前后后热闹了十多年。
     我不知道知青学生分配到农场及在以后的日子里是什么感受。作为一个在前哨农场待了近十年的“老三届”知青,我相信有一种感受是相同的,那就是自从1970年开始有了“上调”回城的政策后,几乎所有的农场知青都盼望着能早日“上调”。
     如果说初到农场时有不少人还怀着新鲜、新奇甚至抱着“大有作为”激情的话,没过多少日子,这种新鲜、新奇和激情很快就消退了。艰苦的生活日复一日,繁重的农活让这些城里来的年轻人,特别是女孩子感到生畏可怕,加之一些人的坎坷遭遇,农场在他们的心目中已不再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而是一个令人厌倦、怨恨、伤心的“苦海”。人人都想早日离它而去,脱离苦海,回到彼岸。
     在这分配到农场又复而回城的知青路途中,那些早早就“上调”的知青被视为幸运儿,那些年复一年轮不到“上调”的人被看作是倒霉蛋。由于每批“上调”名额有限,于是每个知青都使出浑身解数争取“上调”,而迟迟未能“上调”的倒霉蛋也没有失去希望,“上调”政策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只要有“上调”迟早会挣脱苦海,于是仍在苦苦煎熬、挣扎、等待……。
     终于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央对知青政策作出重大调整,上海农场也作出一个让知青们苦苦盼望的大调整——拷浜(上海话,如同把河浜水抽干,把鱼捕尽,意味人人都能回城)。短短几年,农场知青有的“上调”,有的顶替父母退休,有的分到配偶单位,也有的被农场局作为劳务输出回城工作。一下子,几乎所有的上海农场知青都修成正果回城了,至此,前哨农场一场轰轰烈烈的知青运动划上了一个句号。就像人生的一段插曲匆匆闪过,也如舞台的一幕戏剧曳然落幕。于是,回城的知青们各奔东西,重新开始了新生活。那段农场岁月的记忆渐渐模糊了,淡忘了,屏蔽了,沉寂了……。
     然而十几年过后,那段似乎已被遗忘的岁月记忆又被唤醒了,清晰了,激活了,甚至重现了。约在九十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里,我接到了多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均是十几年已无来往的昔日农场战友。有我初到农场时十七连的战友,也有后来搞文艺宣传队的同事,当然也有我最后下放到一连的朋友。记得乍接到电话时我十分愕然,茫然不知所措。可当他大声直呼我农场时的小名,又自报他的绰号时,我一下子感到惊喜。原本我以为这辈子彼此不会再有来往,想不到分手这么多年且在毫无通讯联系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辗转找到我,还十分惦念着我,甚至丝毫没有生疏感,依然用农场知青特有的大嗓门爽直热情地和我交谈。那一瞬间,我的内心被重重撞击,那一段似乎已熄灭沉寂的知青情感一下子又被点燃被煽动了。那农场的草棚瓦舍,大田果园,小河树林,大堤田埂,芦苇海滩……像一幅幅山水画卷在脑海里清晰地徐徐展开;那朝夕相处农场战友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喜怒哀乐,轶闻趣事,甚至调皮捣蛋偷鸡摸狗的小事,像一幕幕舞台话剧在眼前活生生地精彩演绎。
     说实话,1978年当我“上调”在堡镇港登船回上海,望着渐渐远去的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崇明岛时,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留恋,只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离它而去像是永不复还的告别。可此时接到电话邀请我参加农场战友聚会时,我竟鬼差神使不假思索地当即承诺:我一定会来!
     相信每一个接到类似电话此后又不断参加知青聚会的农场战友都有着和我一样的感受。我们曾经那样地厌倦知青生活,那样地怨恨这个毁掉我们美好青春的农场,甚至发誓忘掉那段记忆。可是记忆是难以忘却的,知青岁月的记忆更是刻骨铭心。那段岁月无法尘封,如同深埋在地底下的岩浆,一旦坚硬的岩壳撕裂了一个口子,炽热的岩浆就会涌动,就会喷射,形成蔚然壮观的火山喷发。知青重聚迸发出的激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它无须行政组织的强制命令,没有市场交易的功利驱动,也不带人际交往的虚情礼节,一旦知青身份的心弦被拨动了,流淌在骨子里的知青血液就会涌动,就会燥热,就会膨胀,会下意识地自愿认同知青这个身份,并以这个身份为傲为荣,会兴致勃勃地谈论那段岁月,会情不自禁地回忆那段岁月,更“贱”的是,甚至渴望重新回到那个知青岁月。
     为此,我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陷入深深的思考。说实话,知青运动壮观却不壮丽,恢宏却不伟大,几千万知识青年轰轰烈烈上山下乡,只不过是特殊年代一个走上特殊旅途的过客,且在旅途中蹉跎了最美好的青春。就我而言,农场岁月曲折坎坷,甚至打碎了人生的梦想,我根本没有理由为它点赞,为它颂歌。然而细细想想,那段岁月虽然有过烦恼、悲伤,可是不也有过许多至今已寻找不回的快乐吗?慢慢品味,那段岁月虽然充满磨难、坎坷,可是这不正是人生成长最宝贵的经历吗?更令人感慨的是,那段岁月青涩稚嫩的知青所显露的朴实纯真,无拘无束,豪爽热情,真情实意已恍如前世梦境,在如今物欲横流,世俗功利,假面为人,虚情假意的当下,它显得如此弥足珍贵,以致每一个知青不都格外地珍惜和留恋那段岁月吗?
     仰天长叹,我似乎领悟了,这也许就是心理学所说的一种情结。是那个特殊年代一代知青挥之不去的情节——知青情结。
     正因为有着这种情结,我便有了回忆书写那段岁月的强烈愿望,聚会时也有不少农场战友鼓励我书写,因退而不休,故迟迟未能动笔。近日和一连的朋友在牛棚镇再次相聚,在场的有一个1975届女知青叫“大华”,相聚时激动得几度哽咽。第二天她来到连队中心桥头旧址,这是她爸爸陪送她第一次到农场俩人分别的地方,如今爸爸已离她而去,触景生情她更是泣不成声。此景此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便下决心承诺,一定把回忆记事尽快写出来。回上海的当晚我便提笔写下这篇“序”。
     记事的提纲经构思大概框定,人物故事在脑海里也渐渐浮现。可让我纠结的是,记事就是写实,对过往知青们的那些“短处”、“疮疤”、“隐私”写还是不写?如果不写,似乎不能真实全面反映那段岁月,可如果写,又该如何把握分寸。上善若水,我心坦然,我之所以写这本记事,并不是评判过去,只是还原过去,让大家记取一段珍贵的回忆。为此,如书中的一些揭“短”掀“疤”的描述有所不当,冒犯了你或他,这并不是我的本意,特此告白,敬请谅解!

    编后:自从得到作者在扉页上题款的这本书,时间一晃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当时《连篇累牍》栏目正刊载《有个屯子叫东河》,尽管《果园飘香》没能及时刊载,但编者始终心系着这本纪实文学作品。
    可能你不是前哨农场一连的知青,或者从来没有去过前哨农场,甚至不是农场的知青,这些都无关紧要,但是我们有必要了解这段客观存在的十年历史,因为上山下乡牵涉到全国的万户千家。作者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亲历者,他倾注了满腔的热忱,以细腻的笔触、朴实的语言,生动形象地还原了上海市郊知识青年的欢乐与哀愁、痛苦与幸福、生活与思考,以及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栽培果树、种植水稻、采摘棉花、疏通河道等富有特色的农场生活。如果说《有个屯子叫东河》展现的是屯垦在北国知青的逸闻轶事,对我们来说多少有些距离感的话,那么《果园飘香》描述的则是我们曾经备尝艰辛生活的真实写照。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部作品对于当今的“80后”与“90后”,甚至“00后”而言,都是了解他们的父辈所经历的那段“青春”岁月的极好途径,而且对于构建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1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老师的编后语,对《果园飘香》予以推荐和评价。前哨农场一连以致崇明农场的知青朋友都会感谢你在家园网的平台上,再现那一段难忘的岁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8 17:5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知青运动壮观却不壮丽,恢宏却不伟大,几千万知识青年轰轰烈烈上山下乡,只不过是特殊年代一个走上特殊旅途的过客,且在旅途中蹉跎了最美好的青春。这段话来总结上山下乡运动,我认为恰如其分,很中肯。谢谢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