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5|回复: 0

[怀念故友] 181、大丰知青故事多6:王小毛的故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7-1 04: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家新
  
    大丰知青故事多6
王小毛的故事

张家新


0.8.jpg
文章中的这个王小毛当然不是滑稽戏里面的那个王小毛


    那天在顺风大酒店看见王小沪,发觉她一点没有变,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唯一的变化就是人比以前瘦了许多,不过瘦得丰满,人显得更轻盈矫健。这天空调打得餐厅内温度有点高,热得她白净的脸庞透出红光,充溢着青春的活力,真是“去年20、今年18”,不信你可以看那天的照片。
    望着王小沪喜悦的样子,不知怎么脑子里会闪出一个人来——王小毛——那个在队里养猪的场员。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他俩之间有什么关联,而是一种突然间的联想,因为这个人硬在我脑海里冲了出来。
    王小毛是个养猪的,在北方叫猪倌,像我们这帮知青把这个行业叫饲养员,显得有了些文化。别看是养猪,在饲养员中算是级别最高的一个,因为猪是六畜中最聪明的。据传,在北方放羊,放羊娃会在羊群里放上一头猪作为头羊,这样羊群跟着猪跑就不会丢失,可见猪有多聪明。我们经常把人笨得比喻成猪,说成是猪脑子,其实是被猪的大智若愚给迷惑了。猪才不在乎你说它笨,只要有吃就行。你想,猪这么聪明,养猪的王小毛会笨吗?
    王小毛的聪明也体现在吃的上,他一年四季都有吃,不断地吃,变着法子地吃。这在缺吃少喝的农场生活里,真让人给羡慕死了。比如老黄瓜已经老得不能当菜了,蔬菜组把它当作饲料送给猪吃,王小毛能从老黄瓜中挑出几根嫩的,用小刀子一边削一边吃,削一段吃一段,嘴巴里还得意地发出叭扎叭扎的咬嚼声。望着他美滋滋的样子,真恨不得拿过来自己也咬上几口。还有什么烂蕃茄、烂菜瓜,他总能挑出几个好的来解馋。最让人气不过的是,他总有吃不玩的南瓜子。虽然瓜子小了点,但一把瓜子拿在手里,真是手有瓜子、心中不愁,边嗑瓜子边聊天,也是人间的一大享受。有时看见你望着他嗑瓜子,他会得意地说:“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把?”那时阶级斗争抓得紧,谁会为了一把南瓜子受他的腐蚀。
    但是,办法还是有的。那时我还在食堂里干。一天晚上,×××和×××两人拿了一脸盆南瓜子找到我,要我一起去把瓜子炒熟。我一看,南瓜子湿碌碌的,还夹杂着许多瓜瓤,很新鲜,忙问哪里来的,×××说猪棚里的。我说湿的怎么炒,要晒干了才行。×××说晒干了就轮不到你了,湿的也能炒,火小一点就行了。三个人来到食堂,把瓜子洗净,用文火炒了好一会,终算把瓜子炒熟了,而且没有炒焦。这天晚上,寝室里的人满足地享用一大盆瓜子,别的寝室的战友,凡是来串门的都能享用瓜子。美美的一个晚上,谁也没问瓜子的来历,反正往脸盆里抓一把瓜子就得了。
    第二天早上,刚吃完早饭,忽然听见后面围河外的猪棚了传来了像杀猪股的叫声:“我的南瓜啊、我的南瓜!谁毁了我的南瓜!……”一阵惊叫声,像天马上要塌下来一样。很多人听到叫声都跑了过去,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也从食堂里赶过去,一看被打开的饲料贮藏室里满地的南瓜乱七八糟,南瓜一个个都被挖开了一个洞,里面的瓜子全被掏光了,瓜瓤丢得满地都是。我一下明白这是昨夜×××和×××的杰作。
    让我对王小毛印象很深的,倒不是南瓜子被掏空,而是他的眉毛被刮光。
    别看王小毛人长得不怎么样,只有1米6的个头,矮胖胖的。夏天,他光着膀子,露出一身好肉。冬天,一顶没有帽延的皱巴巴的帽子搭拉在脑袋上,一件没有扣子的棉袄,油光光地“一二三”一裹,腰中间用带子一扎,两只手对套在袖管里,在鼻涕溜过嘴唇时,他用力一吸,回去了。他还时不时地从口袋里掏拿出一枚小圆镜子,欣赏着自己的美容。
    他养猪有一套,从来不在大灶里煮猪食。他把米糠放在一个槽里,另一头食槽里放水。猪在这个食槽里吃糠,嘴干了,呼啦啦跑到那个食槽里喝水。每次吃食,这样来来回回要跑上几十趟。就是新鲜的菜皮子、烂瓜果,他也不煮熟,让猪生吃。他说这样既省柴火,长出来的猪肉也好吃。所以,他养猪很省力,而且因为不下地,缺少风吹雨打、日晒霜降的折磨,与下地的人比起来算是生得细皮嫩肉的。由于有得吃,胖胖的脸像鹅蛋,唯一的缺点是眉毛太淡了点,稀稀拉拉的没有英雄人物的英雄气概。按照江青塑造英雄人物“三突出”的标准,应该是生得浓眉大眼。但王小毛不争气,生得小眼淡眉。
    这天早上,我看见王小毛拿着碗从食堂门口经过,喊了他一声。他回头朝我笑了笑,我一看他的脸上光溜溜的,鹅蛋形的脸上好像少了些什么,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我又喊了他一声:“去干什么?这么急着走。”目的是想让他再回头时,可让我看清他的脸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一边回答我没事,一边继续朝前走。他没事,我却有事,我非要弄清他的脸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冲着他大声说:“你没事,我有事,你过来一下。”王小毛不好意思拒绝我,悻悻地走过来说:“什么事,快说,我还没有吃早饭呢。”
    我一边打哈哈,一边对他说:“你的脸什么啦,今天好像蛮怪的。”但我还是看不出怪在什么地方,好像是少了一些东西。
    正好丁鸣华从食堂里走出来,也吃惊地朝他的脸上看去。突然,丁鸣华大叫一声:“你的眉毛呢?”
    我再仔细一看,果真王小毛光秃秃的脸上,眉毛、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连一根杂草也没有。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今天这张怪脸是因为缺少了眉毛而造成的。别看眉毛不起眼,可真缺少了它,这张脸说有多怪就有多怪。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张缺少眉毛的脸是什么样子的,不信你剃了眉毛试试。
    我好奇地问:“你为什么把眉毛给剃了?多难看。”
    他说:“我眉毛太淡了,×××对我说,把眉毛剃了用生姜擦,眉毛再长出来时就会浓了。”
    我说:“那你现在多难看。”
    他说:“不要紧,现在难看一点,长出来就好看了。”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王小毛今天真是豁出去了。
    食堂里的人闻声都跑了出来,像围观珍奇动物那样围着王小毛:“你真傻,人家叫你剃你就剃,你不会用脑子想一想,哪有这种法子长眉毛的。”
    王小毛冲出人群,大步地朝围河外走去,头也不回。等王小毛吃好早饭回来时,我发现他眉头上添上了两道黑印。因为那时没有眉笔,这两道黑印,是用毛笔蘸着墨汁画上去的,倒也添了几分英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