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809|回复: 2

[青春年少] 180、上世纪70年代的苏杭游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6-26 04: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蒋和丰

上世纪70年代的苏杭

蒋和丰


1.3.jpg
苏杭留下的珍贵照


    旅游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一般人每年也会有两三次的国内或国外游可是在上世纪70年代,对于我们这些中学生来说这是一件奢侈的事。因此次旅游使我终身难忘。   
    有一天班级的同学王秀迪告诉我们,家住杭州的姨父经常开卡车到上海来运货物,他们家人有时候搭便车去杭州。那时候虽然还没有旅游这个概念,但我们想出去见见世面的冲动是非常强烈的,因此我们急切地希望有一天他姨父能带我们去杭州玩。王秀迪是个很热心的人,他一直把我们的话记在心里。
    机会真的来了。大概是1973年的暑假,王秀迪说他姨夫又到上海来装货了,能带五、六个人去杭州。那时候我们的戴老师很年轻,与学生干部也很融洽,她不仅是我们的师长,更像是我们的大姐。在戴老师的带领下,我和陆永顺,王秀迪、俞柏林、李天筠共六人一起去杭州了。
    经历过中学的学工、学农和野营拉练,我们都吃得起苦,因此没人顾虑这大热天坐卡车的难熬滋味。记得我带着几件替换的衣服,向父母要了几十元钱,就乐滋滋出发了。临行前,我们买了一条香烟给司机。
    我们乘坐的是解放牌卡车,车上装着下水道管子,我们六个人就坐在铺着草垫的铁管子上。出发时正值中午,卡车没有遮阳棚,任凭太阳直射。那时路况很差,经过近十个小时的颠簸,到姨夫家时天已经黑了,他家早就准备好了晚饭。大家都累了,吃完饭便倒在铺在地板上的席子睡着了。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起床,乘着公交车先去了西湖畔的苏堤、白堤。放眼四望,连绵不断、重重叠叠的苍翠群山环抱着湖面;低头凝视,波平如镜、波光粼粼、清澈见底的湖水就在眼前。第一次来这里的我们兴奋不已,内心顿时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同学们一路欢笑着、打闹着走过了苏堤,来到游船码头,花了几毛钱租了一个小时的木船,在西湖里游荡。
    划过三潭映月,划过湖心亭,我们尽情地陶醉在清澈见绿的湖水里。接着我和永顺兴致勃勃地跳下船在西湖里游泳。那时西湖内游人很少,也没有管理人员,加上我们在读小学时就横渡过黄浦江,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两人穿着短裤就跳了下去。正想着自己的鱼跃姿势一定会招徕女生的一片喝彩,却没想到短裤不是游泳裤,一下子被水拉到了膝盖处。好得下半身泡在水里,否则在女生面前光腚,多难为情啊。
    但是,怎么着也得在女生面前露两手吧。我们试图推船前行,让她们感觉到我们的力量,可是根本推不动。我们又使劲摇晃木船,企图让女生发出恐慌的尖叫声可是她们并不好对付,看出我们“使坏”的女生们拼命划浆,小船一下子就把我们甩开了,急得我们扯着嗓子拼命叫喊她们赶快回来。
    上岸后我俩没带备用短裤,只能在厕所里擦干身子,光着屁股穿长裤,由此又闹出了一个小插曲。那天我穿的是一条穿了好多年的旧裤子,裤档处掉了一些线脚。我自己不知道,正襟危坐在草坪上吃东西。永顺看到我露出的细皮嫩肉,想提醒我,可当着女生的面又不好直说,只能隐晦地悄悄对我说,你的一线天露出来了。听得此言,我好不尴尬,赶紧遮掩住自己的私密之处。
    下午我们去了六和塔、柳浪闻莺,以及九溪十八涧。六和塔雍容大度,气宇不凡,塔内由螺旋阶梯相连。塔内第三级须弥座上雕刻着各种花卉禽兽的图案,件件栩栩如生。在九溪十八涧,戴老师告诉我们,因为在源头有一个面积巨大的漏斗状盆地,于是四周山岭坡面上无数细小的水流都聚向盆地中心,形成了“万壑争流下九溪”的美丽景色。哈哈,蜿蜒绵亘的小溪流水,枝繁叶茂的花草树木,以前只在书本上读到过描写景观的句子,现在我们来到了大自然亲身体验,在溪水里打水仗,在宝塔内奋力登梯,在林间小径上穿梭奔跑,多么快乐啊!
    以上好几个景点我们都是步行去的。灼热的太阳晒得走累的我们更加干渴,带的水早就喝光了。那时候的我们可不像现在的小孩,外出旅游吃水果,喝冷饮,能在路边买点大碗茶喝就很不错了。正在口干舌燥的时候,有个骑着自行车的袋子没系牢,掉下两个西瓜,那人把不怎么坏的那个拿走了,另一个碎得一塌糊涂的则不要了。见此情景我们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马上就捡起来,六个人分着吃,这西瓜真是又甜又解渴,直到现在同学见面了还会提起这件事。
    第三天我们去了灵隐寺、飞来峰。当时的灵隐寺没有外人烧香拜佛,只有几个守庙的和尚点着蜡烛,烧着香,殿内冷冷清清。但灵隐寺的气势恢宏,使我们感到非常震惊,画栋雕梁、庄严巍巍的大雄宝殿,以及象征着风调雨顺的四大金刚,面目狰狞的十八罗汉,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听说为了压住飞来峰,在其飞到的当天就请了五百罗汉来镇住飞来峰,从此飞来峰再也不飞不走了。刚经历过文革的我们对和尚,菩萨都不以为然。我们不信神,也不懂得宗教信仰,更没有敬畏之心。男生们都爬到罗汉身上抱着罗汉的脑袋拍照,当时并没有觉得自己不文明,玩得还非常高兴。当晚我们乘了杭州到苏州的船,一个晚上正好在船上度过。
    第四天我们玩了苏州的虎丘塔、西圆和拙政园,虎丘塔下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在西园又看到了五百罗汉,好像和灵隐寺的五百罗汉没啥区别。因为下雨,拙政园里没什么人,非常幽静。爱好中国古代园林的戴老师诗兴大发,她要求大家对诗言欢,用诗句来抒发这几天游玩的喜悦心情。但是我们班的诗人沈繁霖没在,文革期间我们没有读过多少书,什么原韵、依韵、用韵、步韵都不懂,无法和戴老师酬唱。一个人唱独角戏终究形不成高潮,结果诗会只能遗憾地作罢。晚上我们坐火车回上海了。
    听说民间有这样一句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去过苏杭,死了也不冤枉。”更有苏轼的诗为证:“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苏轼的老师欧阳修在晚年畅游西湖时也留下了诗词,最后一句“人在舟中便是仙”。如此一来,我们六人也算是当了一回神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 20: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蒋和丰:
    侬好,我还记得侬,估计侬已经记不起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 23:06: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老师精心修改我的短文,你真是妙笔生辉,把短文写很更精彩。也感谢陈德权的关注和还能记得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