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34|回复: 0

[怀念故友] 179、大丰知青故事多5:许爹的故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6-21 04: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家新
   
    大丰知青故事多5
许爹的故事

张家新


                0A.jpg                


    “许爹”的名字叫许得馨。说起“许爹”的长相,与其叫许得馨,不如叫“许爹”来得更贴切。“馨”乃散步很远的香气,如桂花、兰花开了,真是满园馨香。能起得出带“馨”字的父母,一定是很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在名字中有“馨”字者,一定是出生书香门第,他本人也一定是文人雅士之类。当初刚听到说要派一个崇明农场来的干部到八队当大队长,名叫许得馨时,心里一阵窃喜,总算派来一个有知识的干部来领导我们知青了。结果叫我很失望,名字虽然起得有知识,但人并没有什么学问。可见人的名字与形象不一定会和谐地统一起来。
    许爹是带着老婆,拖着3个孩子来上任的,住房就安排在围河口东边的一排房子中,西门紧贴着大队部、理发店、小卖部,东边紧挨着缝纫间,与小缝纫为邻。许爹每天一大早的任务是打大房门,站在门口,双手往上一升,大嘴一张,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好像一个晚上没有睡好。他长得一脸的茅草胡子,但很少刮胡子,因此很乱。穿着一件永远的半旧不新的中山装,有一只开口袋的袋口针脚掉了,袋布往外翻了一半。最有趣的是,他两只裤脚管总是卷得一个高、一个低,而且一双布鞋不知什么时候后跟套在脚上,一会儿又掉下来,好像鞋子有些大。其实,许爹虽其貌不扬,在我心中可是大好人,尤其是在那个年代。
    我在高桥化工厂宣传部时,有一个同事叫张克文,他先我调走,在上海市委组织部主办的《组织人事报》当编辑。他对党建理论很有研究,能经常在《组织人事报》《支部生活》等党刊上读到他的文章。有一次与他聊起农场生活,他说他的队里有一个副队长调到大丰农场,叫许得馨,不知我认识否。我一听名字很耳熟,问这个“馨”是不是香馨的馨,他说是啊。两人把长相一对,对上了,就是这个许得馨。我俩相识而大笑——世界之大,真是无巧不成书。
    许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数字概念模糊,而且往往非常固执。那时每天晚上要开大会,每人一只自己用稻草芯子编的圆形的草垫子坐在屁股下,听他发表长篇大论,但他不承认,总是说:“只说两个问题。”每次开会,他站在前面,居高临下地面对着坐在草垫子上的我们,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也不是上海普通话,据说是安徽普通话说:“今天讲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他永远没有第一个问题,不知第一个问题是没有解决不能讲呢,还是已经解决了不必要讲了,或许根本没有第一个问题。又是我忍不住会问,许队长你第一个问题还没有讲呢。他会不耐烦地说:“开会不要讲话。”
    你不要以为他漏掉了第一个问题,少讲了一个问题可以早点结束开会。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就上当了,你大错特错了。他是永远讲第二个问题。这天开会,已经讲到第六个问题了,他还是在那里讲:“我现在讲第二个问题……”哪有这么多“第二个问题”。我忍不住说,许队长已经讲到第六个问题了,不是第二个问题。他把眼睛朝我一瞪说:“哪有这么多问题?”还说了句顺口溜:“成绩不讲跑不掉,问题不讲不得了。”真是我的天哪!他还有问题要往下讲。不过许爹也有可爱的地方,你跟他开一点玩笑,他不会生气。有一次我一不留神叫了声他:“许爹”,他听到后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你叫什么啊。我说没叫什么啊,他严肃地说:“以后不要瞎叫,什么许爹不许爹的。”
    其实他早就当爹了,姓许,叫他一声许爹有什么不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16 22:12 , Processed in 0.04328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