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611|回复: 3

[老话新说] 179、宏的明天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6-20 06: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梁晓声

宏的明天

梁晓声


                捕获.PNG                


    按语: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但是却有不少单位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盛行996工作制的加班文化,即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这是一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工作制度。
    所以啊,不要看着如今的年轻一代拎着苹果机,出入写字楼,西装笔挺,薪资也高,经常打的,可他们真不容易啊,在某些方面的脑力和体力的支出,比起父辈插队落户时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我因为要写一份关于中国《劳动法》在现实生活中被遵守情况的调研报告,结识了某些在公司上班的青年——有国企公司的,有民营公司的;有大公司的,有小公司的。
    张宏是一家较大民营公司的员工,项目开发部小组长。男,27岁,还没对象,外省人,毕业于北京某大学,专业是三维设计。毕业后留京,加入了“三无”大军——无户口,无亲戚,无稳定住处。已“跳槽”三次,在目前的公司一年多了,工资涨到了一万三。
    他在北京郊区与另外两名“三无”青年合租一套小三居室,每人一间住屋,共用10余平方米的客厅,各交一千元月租。他每天七点必须准时离开住处,骑十几分钟共享单车至地铁站,在地铁内倒一次车,进城后再骑二十几分钟共享单车。如果顺利,九点前能赶到公司,刷上卡。公司明文规定,迟到一分钟也算迟到。迟到就要扣奖金,打卡机六亲不认。他说自从到这家公司后,从没迟到过,能当上小组长,除了专业能力强,与从不迟到不无关系。公司为了扩大业务范围和知名度,经常搞文化公益讲座——他联络和协调能力也较强,一搞活动,就被借到活动组了。也因此,我认识了他。他也就经常成为我调研的采访对象,回答我的问题。
    我曾问他对现在的工作满意不满意。他说挺知足。
    每月能攒下多少钱?
    他如实告诉我——父母身体不好,都没到外地打工,在家中务农,土地少,辛苦一年挣不下几多钱。父母还经常生病,如果他不每月往家寄钱,父母就会因钱犯愁。说妹妹在读高中,明年该考大学了,他得为妹妹准备一笔学费。说一万三的工资,去掉房租,扣除“双险”,税后剩七千多了。自己省着花,每月的生活费也要一千多。按月往家里寄两千元,想存点钱,那也不多了。
    我很困惑,问他是否打算在北京买房子。他苦笑,说怎么敢有那种想法。
    问他希望找到什么样的对象。他又苦笑,说像我这样的,哪个姑娘肯嫁给我呢?
    我说你形象不错,收入挺高,愿意嫁给你的姑娘肯定不少啊。他说,您别安慰我了,一无所有,每月才能攒下三四千元,想在北京找到对象是很难的。发了会儿呆,又说,如果回到本省,估计找对象会容易些。
    我说,那就考虑回到本省嘛,何必非漂在北京呢?终身大事早点定下来,父母不就早点省心了吗?
    他长叹一声,说不是没考虑过。但若回到本省,不管找到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工资肯定少一多半。而目前的情况是,他的工资是全家四口的主要收入。父母供他上完大学不容易,他有责任回报家庭。说为了父母和妹妹,个人问题只能先放一边。沉默片刻,主动又说,看出您刚才的不解了,别以为我花钱大手大脚的,不是那样。我们的工资分两部分,有一部分是绩效工资,年终才发。发多发少,要看加班表现。他说为了获得全额绩效工资,他每年都加班二百多天,往往双休日也自觉加班。一加班,家在北京市区的同事回到家会早点,像他这样住在郊区的,十一点能回到家就算早了。说全公司还是外地同事多,都希望能在年终拿到全额的绩效工资,无形中就比着加班了,而这正是公司头头们乐见的。他是小组长,更得带头加班。加不加班不只是个人之事,也是全组、全部门的事。哪个组、哪个部门加班的人少、时间短,全组全部门同事的绩效工资都受影响。拖了大家后腿的人,必定受到集体抱怨。对谁的抱怨强烈了,谁不是就没法在公司干下去了吗?
    我又困惑了,说加班之事,应以自愿为原则呀。情况特殊,赶任务,偶尔加班不该计较。经常加班,不成了变相延长工时吗?违反《劳动法》啊!
    他再次苦笑,说也不能以违反《劳动法》而论,谁都与公司签了合同的。在合同中,绩效工资的文字体现是“年终奖金”。你平时不积极加班,为什么年终非发给你奖金呢?
    见我仍不解,他继续说,有些事,不能太较真的。公企也罢,私企也罢,全中国,不加班的公司太少了。那样的公司,也不是一般人进得去的呀!
    交谈是在我家进行的——他代表公司请我到某大学做两场讲座,而那向来是我甚不情愿的。65岁以后的我,越来越喜欢独处。不论讲什么,总之是要做准备的,颇费心思。
    见我犹豫不决,他赶紧改口说:“讲一次也行。关于文学的,或关于文化的,随便您讲什么,题目您定。”
    我也立刻表态:“那就只讲一次。”
    我之所以违心地答应,完全是由于实在不忍心当面拒绝他。我明白,如果我偏不承诺,他很难向公司交差。
    后来我俩开始短信沟通,确定具体时间、讲座内容、接送方式等等。也正是在短信中,我开始称他“宏”,而非“小张”。
    我最后给他发的短信是——不必接送,我家离那所大学近,自己打的去回即可。
    他回的短信是——绝对不行,明天晚上我准时在您家楼下等。
    我拨通他的手机,坚决而大声地说:“根本没必要!此事我做主,必须听我的。如果明天你出现在我面前了,我会生气的。”
    他那头小声说:“老师别急,我听您的,听您的。”
    “你在哪儿呢?”
    “在公司,加班。”那时九点多了。
    我也小声说:“明天不是晚上八点讲座吗?那么你七点下班,就说接我到大学去,但要直接回家,听明白了?”“明白,谢谢老师关怀。”结束通话,我陷入了良久的郁闷,一个问号在心头总是挥之不去——中国广大的年轻人如果不这么上班,梦想难道就实现不了啦?
    第二天晚上七点,宏还是出现在我面前了。
    坐进他车里后,因为他不听我的话,我很不开心,一言不发。
    他说:“您不是告诉过我,您是个落伍的人吗?今天晚上多冷啊,万一您在马路边站了很久也拦不到车呢?我不来接您,不是照例得加班吗?”
    他的话不是没道理,我不给他脸色看了。
    我说:“送我到学校后,你回家。难得能早下班一次,干吗不?”
    他说:“行。”
    我说:“向我保证。”
    他说:“我保证。”
    我按规定结束了一个半小时的讲座,之后是半小时互动。互动超时了,十点二十才作罢。有些学子要签书,我离开会场时超过十点四十了。
    宏没回家。他已约到了一辆车,在会场台阶上等我。
    在车里,他说:“这地方很难打到车的,如果你是我,你能不等吗?”
    我说:“我没生气。”沉默会儿,又说:“我很感动。”
    车到我家楼前时,十一点多了。
    我很想说:“宏,今晚住我家吧。”却没那么说。肯定,说了也白说。
    我躺在床上后,忽然想起——明天上午有人要来取走调研,可有几个问题我还不太清楚,纸上空着行呢,忍不住拿起手机,打算与宏通话。刚拿起,又放下了。估计他还没到家,不忍心向他发问。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没忍住,拨通了宏的手机。不料宏已在火车上。
    “你怎么会在列车上?”我大为诧异。
    他说昨天回住处的路上,部门的一位头头通告他,必须在今天早上七点赶到列车站,陪头头到东北某市去洽谈业务。因为要现买票,所以得早去。
    我说:“你没跟头头讲,你昨天半夜才到家吗?”
    他小声说:“老师,不能那么讲的。是公司的临时决定,让我陪着,也是对我的倚重啊。”
    他问我有什么“指示”。我说没什么事,只不过昨天见他一脸疲惫,担心他累病了。
    他说不会的。自己年轻,再累,只要能好好睡一觉,精力就会恢复的。
    又一个明天,晚上十点来钟,他很抱歉地与我通话——请求我,千万不要以他为例,将他告诉我的一些情况写入我的调研报告。
    “如果别人猜到了你举的例子是我,那不是非但在这家公司没法工作下去了,以后肯定连找工作都难了……老师,我从没挣到过一万三千多元,虽然包含绩效工资和‘双险’,虽然是税前,但我的工资对全家也万分重要啊!”
    我说:“理解,调研报告还在我手里。”
    我问他在哪儿,干什么呢。他说在宾馆房间,得整理出一份关于白天洽谈情况的材料,明天一早发回公司。
    这一天的明天,又是晚上十点来钟,接到了他的一条短信——梁老师,学校根据你的讲座录音打出了一份文稿,传给了我,请将您的邮箱发给我,我初步顺一顺再传给您。他们的校网站要用,希望您同意。
    我没邮箱,将儿子的邮箱发给了他,并附了一句话——你别管了,直接传给我吧。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再次收到宏的短信——梁老师,我一到东北就感冒了,昨天夜里发高烧。您的讲座文稿我没顺完,传给公司的一名同事了。她会代我顺完,送您家去,请您过目。您在短信中叫我“宏”,我很开心。您对我的短信称呼,使我觉得自己的名字特有诗意,因而也觉得生活多了种诗意,宏谢谢您了。
    我除了复短信嘱他多多保重,再就词穷了。
    几天后,我家来了一位姑娘,是宏的同事,送来我的讲座文稿。因为校方催得急,我在改,她在等。
    我见她一脸倦容,随口问:“没睡好?”
    她窘笑道:“昨晚加班,到家快十二点了。”
    我心里一阵酸楚,又问:“宏怎么样了?”
    她反问:“宏是谁?”
    我说:“小张,张宏。”
    她同情地说——张宏由于发高烧患上急性肺炎了,偏偏他父亲又病重住院,所以他请长假回农村老家去了……
    送走那姑娘不久,宏发来了一条短信——梁老师,我的情况,估计我同事已告诉您了。我不知自己会在家里住多久,很需要您的帮助,希望您能给我们公司的领导写封信,请他们千万保留我的工作岗位。那一份工作,宏实在是丢不起的。
    我默默吸完一支烟,默默坐到了写字桌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11:25: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领身穿毕挺的西装、系着领带,脚蹬铮亮的皮鞋,背着电脑包,给人光鲜挺括的形象,谁知他们背包里肩负着全家的重任,忍辱负重,好心酸、好心痛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18: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的小青年并不比他们的父辈轻松。那时插队落户很艰苦,物质条件差,但是一天农活干下来后,精疲力尽的他们倒头就睡着,第二天又恢复了体力。可现在的小青年看上去光鲜亮丽,但是竞争非常激烈,缺乏保障,因此精神负担很重,竭精殚力睡不好觉。年纪轻轻就透支,过劳死的早已不是新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 07: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宏的明天》这篇文章写得不错,看后很感慨。现在小青年生活很不易,压力大,竞争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