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49|回复: 0

[小说连载] 178、有个屯子叫东河三十九:春到东河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6-16 05: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三十九、春到东河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1.PNG


    在东河,色彩变幻最频繁的是春天。
    当漫长的冬季渐渐褪去银装,积雪覆盖下的草甸子又袒露出穿了半年之久的黄色裙衫,懒洋洋地伸展着她那丰腴的躯体,期盼着东风的洗礼。然而,北大荒春天的洗礼往往以火的形式为前奏,当熊熊荒火以摧枯拉朽之势掠过黄色的旷野,一切都回到了黑色的本原。甸子里布满了密密麻麻耸立着的黑色塔头,光秃秃、颤巍巍,如同一个个黑色的裸体,娇羞地等待着沐浴更衣。
    远处,响起了第一声沉闷的春雷,天边出现了一大片乌云,越积越厚,在东风的鼓动下,快速地向西面扑来。忽然,翻卷涌动的云层中撒下一片青灰色的丝幔,飘飘渺渺地向下悬垂,拖着长长的流苏,自东向西,缓缓平移,大地顿时笼罩在一片雨雾中。这是今年第一场春雨,软绵绵、油滋滋,润物无声。
    清晨,久违的莺啼唤醒了犹酣的春梦,推开房门,你会为发生在眼前的一切欣喜若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沁人心脾的馨香,昨天还是乌黑的荒原上突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青绿。走近细看,光秃秃的塔头尖上萌发了密密麻麻的草芽,尖尖的叶片卷成喇叭筒状,裹着晶莹剔透的露珠,那么稚嫩,那么顽皮,逗得你心里痒痒的,恨不能一把将它们拥进怀里。那一天,我看见富有诗意的知青万钢跑进大草甸,运足丹田之气,大声朗诵他即兴创作的诗篇:“啊,春天……!”
    北大荒的春天是晚来的,但却是疾速的,短短的几天,历经白、黄、黑三种颜色变迁的荒原湿地就被厚实的绿色覆盖了。那是何等美丽的绿色啊!那么鲜艳、那么饱和、那么浓浓欲滴。村后岗上的林子复苏了,杨树、桦树、柞树,争先恐后地舒展新枝,爆出新芽,拼命地争夺着生存空间,冬天里显得空旷疏朗的林间空地很快被枝节横生的荆棘和梢条挤得水泄不通。小鸟在密林深处叫春,松鼠在枝头间跳跃,仿佛有一道无声的命令,让所有生命形式在同一时间里向春天报到。
    最能展示春天魅力的是冰消雪融后流淌在山涧沟壑中的春水,从高岗台地向低洼处奔涌,在村东头人参地边的大沟里汇成滚滚洪流。站在木桥上,耳边响彻轰隆隆的水声,常年浸泡着腐叶和草根的山洪泛着特有的棕红色,激起水雾,卷着白沫,在桥墩下打着漩涡扬长而去,消失在大草甸中。每当这时,懒惰的我就会拆去一冬不洗的被褥,到桥下展示我发明的陈氏洗被法:将被单摊开,在两个被角分别拴上两根绳子,绑在两边的桥桩上,任由水流冲刷,早晨绑上,傍晚收摊,不费吹灰之力,冲得干干净净。
    东河人总是赶在绿色到来之前结束猫冬,送肥、扬粪、选种、修理农机具,牲口加喂精饲料,好让它们有足够的体力投入春耕。
    布谷鸟叫了,拖拉机下地了,东河人播种了。
    他们播种生活、播种希望、播种爱情。
    春到东河……

1.3.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16 22:13 , Processed in 0.485013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