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889|回复: 0

[坐上宾客] 178、青春足迹28:“知青岁月”——植入心灵的回忆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6-15 06: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摄影/丁文安 采编/朱亚清

    《青春足迹》28
“知青岁月”——植入心灵的回忆

(陈金鑫,1953年7月生,上海农场中学69屇毕业生)


1.3.jpg
2012年7月23日陈金鑫摄于办公室


    记得1969年10月23日,那年我刚过16岁,手提简单的行李,与同学们一起坐上四轮拖拉机,一路颠簸,满身尘土去上海农场加工厂安丰生产队报到。在一排平房里,简陋的宿舍里没有床,没有桌椅,只有在垒起的砖头上铺上木板的通铺,这是我们知青的家。
    在知青连队,我学会了各种农活,以种水稻为例,从浸种、催、落谷、插秧、耘耥、锄草、灭虫、收割、脱粒、入库等各道工序都自如,然而在日出而作、日暮而归、劳动艰苦、生活单调的环境中,陪伴我的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990千赫的业余英语广播讲座。
    为了学好英语,当时我们三位知青拜同室的知青“老孙头”(他是上海市市东中学的高中毕业生)为师。通常是出工前我们在宿舍旁的草堆边自学,在田间地头练口语,在劳动休息时用枯树枝在盐碱地上默写单字。回到宿舍,围坐在他的床边跟着朗读课文。由于劳动强度大,学习又辛苦,我曾晕倒在田间,是知青朋友送我回宿舍休息。后来父亲得知我如此爱学英语,从全家拮据的生活费中硬是省下37元钱为我买了一台春雷牌收音机,便于我每天收听上海业余英语广播节目。时至今日,那一幕幕场景常浮现在眼前,更是铭刻在心。
    从此,我的黄挎包中总是放着这台收音机和英语课本,走到哪里学到哪里,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正是这段刻苦自学的经历,得到周围知青朋友的理解和支持,一传十,十传百,也引起了各级领导的关注。在那个知识贫乏的年代,一个没有任何外语背景的初中毕业生竟被组织上破例调到庆丰分场学校担任英语老师,这对我是莫大的信任和鞭策。在校任教期间,我坚持边教边学,既充实自己又传授知识。由于各方面表现出色,于1974年5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学校领导为鼓励我,特报请总场领导批准每晚九时收听美国之音播出的英语九百句节目,这在那个年代可是破天荒的特例。
    1975年5月,经组织推荐,我被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录用为公安民警,分配到地处皖南的上海市军天湖农场(现更名为上海市军天湖监狱),先后任场长兼党委副书记、公安局长等职。
    1993年8月调任上海市劳改工作警官学校任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2001年9月任中共上海市政法党校副校长(副局职、主持工作)、法学教授;2009年7月任上海市法学会专职副会长(副局职)、法学教授至今。
    光阴似箭,时光荏苒。我虽然生在上海,但长在苏北,在第二故乡生活、工作了整整二十二年。诚然,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是身不由己地被卷入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这股大潮之中,有过青春的蹉跎,有过理想的失落,也曾为这段特殊的历史失误而遗憾,为我们这一代青年成长付出的沉重代价而惋惜。但对于我们知青人来说,我们曾经追求过、思索过、奉献过、奋斗过,我们的青春无怨、无悔、无愧。因为,我们在付出艰辛的同时,收获了大地给予的沉甸甸的厚爱;在尝遍人生酸甜苦辣之中,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对于我来说,正是那段难以忘怀的经历左右着我四十年的人生成就了我的学业。回首往事,我的心很坦然。因为我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父母、向子女、向自己交上了一份体现自我人生价值的答卷。
    “知青岁月”已深深地植入我的心灵,融入我的灵魂。
    (《青春足迹》执行主编、摄影/丁文安,文案采编/朱亚清)


1.4.jpg
摄于1978年的陈金鑫(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