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9|回复: 0

[怀念故友] 177、 大丰知青故事多4:时耀中的故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家新

    大丰知青故事多4
时耀中的故事

张家新


                1.1.jpg               


    命运通常无法改变,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成功往往就在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时耀中



    时耀中是我们八大队的大队长,而且在我的记忆里是第一任大队长。我第一眼看到时耀中时很怀疑,他怎么能是大队长呢,但时间一长接触多了,感到他就是大队长,尽管他当大队长不一定十全十美,也不一定完全称职,但大队长非他莫属,因为我佩服他,以致会自觉不自觉把后面几轮的大队长与他比较一番。
    现在这世道谁服谁啊.当然也不是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的问题。有的人飞黄腾达、官运亨通,有的人生财有道、日进三斗,都可归属为运道好、福气好之类的,官商勾结、发家致富能让人服气?所以并不能让人佩服。能让人佩服的,是这个人的人格力量,包括人品、修养、知识智慧。我一般不会承认别人比我聪敏,从小学到中学,我怕过谁啊,当然不是指打架之类的,而是指学习、知识。其实我读书成绩并不好,尤其是在读小学时只知贪玩,作业抄别人的,考试作弊偷看同桌的女孩,而这个女孩成绩比我好不了多少,结果她对什么我也对什么,她错在那里我也错在那里,以致老师弄不清我与她俩到底谁偷看了谁,其实这个女同桌是很乖的。我的学生生涯就像罗大佑唱的一首歌曲《童年》中的那样:“总是要到睡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但到八队后,我佩服时耀中。
    时耀中是高中生。据说,他是复旦附中的高才生,如果不是文革作的孽,他肯定是复旦大学的大学生。时耀中有一个很宽阔的前额,好像是有个微微卷起的头发,有1米8 几的个头,两肩总是有点弓起,走起路来喜欢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两眼习惯望着下面,好像总是在思索什么,一幅儒家的风度。远看着他,会觉得他背有一点点驼。队里刘大高有1米90多,阿屠也有1米87的个头,但背都很挺拔,一点没有驼的样子,他大概是被大队的琐事压的。时耀中最明显的特征是在他的鼻子下有一小撮小胡子,有点像日本鬼子的八字胡。白净的脸庞中留有一小撮小胡子,这大概是给我他不像大队长的第一印象。但我知道,也许就是这一小撮胡子,获得当时连队里有不少女知青的青睐,暗恋着他。我敢保证说,有这样的事。
    时耀中当大队长也不是很顺利的,因为大家都是上海知青,脚碰脚,谁也不买谁的账。当时队里还有一位Y副队长,大概是建设中学的高中生。建设中学是杨浦区的一所重点中学,而Y副队长是当时学校红卫兵组织的头头,而且好像是当时校革会的一名成员,当然不会买时耀中的账。我第一次看见Y时是在1968年11月8日夜里去大丰的船上。船刚开不久,4、5个人拥着一个人到我的船舱内。这人穿着军服,头戴军帽,长的结实,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一副咬肌很发达,鼓囔囔的,可能是红卫兵辩论时讲话太多练出来的。来人向我对面的人介绍,他就是Y,是著名劳动模范杨怀远的弟弟。一听是杨怀远的弟弟,我不由感到有点肃然起敬。
    Y副队长虽然对时耀中不买账,但也不明火执仗地对着干,而是暗里拆台,用北方人的话是使绊子。我不知时耀中是否知道,或者感觉到,我想凭他的智慧应该知道的,但从表面看,他好像什么也不知道。有一天夜里,周德坤闯进我们宿舍,很神秘地说:“你们晓得伐,刚才Y队长喝酒喝醉了,吐得满地都是,身上一股酒味,难闻死了。时耀中知道以后到宿舍里把他背到医务室,叫医生给他醒酒。这个Y队长一点也不注意形象,像啥队长。”周德坤长得大头大脑大眼睛,说起话来眼睛一眨一眨,更增添了神秘感。Y队长身边聚集着一帮杨浦区隆昌路地段的知青,还包括一些控江、延吉地区的个别人。他们经常在一起酗酒,大吵大闹,时耀中好像始终不知道。这次Y一醉酒,他就非常关心相助,我知道这是高手出招了。就如刘欢唱的《好汉歌》:“该出手时就出手。”没过多久分队时,Y带着一帮人被分到七大队去了。后来我听说,Y做了管教干部,去管场员了,他不适合管知青。
    时耀中的脾气很好,待人温和,所以有许多人喜欢跟他开玩笑,有时会捉弄他。有一次春节,队里很多人到上海探亲归队带回糖果食品,而且大多数人会拿出来给人分享。但弄不好这也是一次捉弄人的机会。我们宿舍里几个狎鬼拿出一些糖果放在桌上招待大家,还介绍说是上海新产品奶油夹心糖,串门进来的都会拿起糖吃。第一个进来上当的是老伯,哪里有吃的他总会串门。他拿了一粒包装纸很漂亮的糖,剥开包装纸就把糖放在嘴里大嚼。吃得快好多吃几颗。不一会,他嘴里冒出了泡沫,像肥皂泡沫一样。他连忙吐出来嚷了起来:“怎么有肥皂味道,你们把肥皂夹在糖里了。”说着就连忙走出去到水龙头那儿去漱口。这几个狎鬼商量好了,把糖切开来,再把香肥皂切成小块夹在糖中间,一般粗看看不出来,当作是夹心糖。
    老伯刚走,时耀中串门进来了。阿泉拣了一粒糖递过去说:“糖不好,吃一粒。”时耀中打开糖纸用手指挟起看了看,说声:“好糖。”又包好放在桌上,说:“我不喜欢吃软糖,喜欢吃硬糖。”说着从桌上挑了一粒硬糖剥开糖纸看了看放进嘴里,然后说:“你们玩,我去隔壁宿舍看看。”就出门到隔壁去了。这天晚上上当的人很多,包括许多女同胞,他们还拿了糖到女生宿舍分发。为什么上当的人会很多,因为前面上当的人,想看后面上当的好戏,心里好平衡舒服些,没有人会说皇帝没穿衣服。而时耀中不声不响把上当化解了。这就是高手,把对方的一招一式化解在无形之中,看似无招,实是高招。
    时耀中喜欢串门,也喜欢侃大山,更喜欢出题目考大家。有一次他出了一题,他说,新疆晒葡萄干,100斤葡萄刚晒上去时测得水分99%,过了一星期测得水分是98%,问还有几斤葡萄。这看似很容易的一道计算题,用一元一次方程就能解。有人很快列出了公式,设现在为X斤,那么100∶0.99=X∶0.98。答案很快出来了,约等于98.98斤。时耀中说不对,你们再仔细算算,算出了再找我。说着又走出去了,他总是这样出完题目等答案,不管对不对走路。这次我也没有算对,当然最后正确答案出来了,出乎大家意料。
    又有一次,时耀中又出了一道题:有12只乒乓球,其中有一只 不合格,但不知道这只不合格的乒乓球是比合格的乒乓球重还是轻,现在有一把天平秤,只允许称3次,要拣出这只不合格的乒乓球,而且要说这只不合格的乒乓球是重还是轻。3次,只有3次就要称出来,这道题难度很大。我在中学时也很喜欢趣味数学,但从来没有看到这种题。这道题好多人做不出来,一直到睡觉时也没有人做出来。我睡在床上,脑海里还在做这道题,也不知道做出没做出,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食堂里买早饭碰到了时耀中。我讲到第二次称法的时候,时耀中说不要讲下去了,你做对了。所以我很佩服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16 05:41 , Processed in 0.053186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