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41|回复: 0

[战天斗地] 174、那年开荒二三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27 1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Caijg

那年开荒二三事
Caijg





    看着那荒芜蔓草的土地,茶厂的知青们,可还记得否?那些年上蜜蜂山开荒的情景。
    采制夏茶结束后,一般有段休整期,茶厂可没能修整。三班倒的制夏茶刚刚结束,“队伍”直接拉到蜜蜂山上“开荒”。


    先头部队用了几天的时间,披荆斩棘地开出了一条弯弯曲曲、坎坎坷坷的山路。随后,一班、二班、三班、四班的大部队一拥而上。
    砍树断木(不是伐木哦,是“开荒”哦),丈量、划好包干线,一路向上,鼓噪哪个班的红旗最先插上山顶
    为避开烈日的毒晒,队员们起大早上山。那通哟,有的树小砍,刀起树断;有的木硬很难砍断,遇到大树,得几个人轮番对付。下山每人还需带一捆柴回茶厂。回到茶厂还要把刀磨好,以备明日使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有一次,大家闷头砍着砍着,突然“嗡”得一声闷响,才半抬头,眼梢一瞄,恰似一片“乌云”腾飞。好家伙,有人捅了蚂蜂窝。
    “趴下!趴下!”我急切地喊着。
    “快!快!外衣往上翻——遮住头
    大家赶紧趴在倒枝浮叶中,人人外衣上翻遮着头一动不动,头上的蚂蜂嗡嗡作响,久久不肯离去,头顶、背部轮番地遭到它们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好一阵子忍不住掀起“盖头”斜眼一瞄,那蚂蜂渐渐地停飞、落巢、归窝。原来一女队员精会对着一筑有一个冬瓜大小的蚂蜂窝的树砍,砍伐震动蚂蜂。好险啊!
    第二天,我们背着一桶柴油,带着几团纬丝(就是纱团)准备去“捅”那蚂蜂窝。几个人趴在蚂蜂窝下侧围成半弧形,树枝的一头绑上纱团作火把,然后一二三地齐举火把,捅向蚂蜂窝。
    那通烧啊,犹如孔明“火烧博望坡”,仿佛周瑜“火烧赤壁”,还好像陆逊“火烧连营”,惊慌失措的蚂蜂只得从半弧火圈的空隙中远远地逃遁
    哈哈,开玩笑啦,总之,胜利的喜悦可见一斑啊。
    还有一次,一位男队员亦在埋头弯腰的砍伐,正当他挺抬头换气的时候,一条长约一米青蛇S形、攻击状地在他眼前晃悠,惊得他大叫一声,下意识地倒退险些滑下山坡。
    我连忙捡一根长枝丫,一下子将那青蛇按住。是竹叶青,是竹叶青,蛇腹下两道火红的直线清晰可见。
    李凤和也缓过神来了,伸手捏住了蛇头。那竹叶青迅速缠绕着他的手臂,并张开蛇口。小李用柴刀砍那两颗毒牙,蛇也不含糊,用力咬住刀口,瞬间毒液横流,铮亮的刀口顿时变成紫黑色。感情验可以不用银器,铁器也能啊。)而它的腹部一直在小李的头顶踅摸着,伺机反当然没有得逞否则后果不堪啊。
    经过一整夏的砍伐,摆平了蜜蜂山临绝顶南坡与西坡的灌木林。
    制秋茶结束后,也就是与现在差不多日月,要是像今年秋天阴雨绵绵,我们大可享受“雨休假”的“外国礼拜”喽。可是,那年头天气特好,那坎下的残枝败叶很快就晒干了。
    清理好防火带,横向两侧各十米,山顶纵向二十米,一把大火,残枝败叶灰飞烟灭。接下来的深秋和整个冬天,茶厂人吃苦头喽,整天上山挖树根、翻山泥。
    这树根呀,贼难挖。你想想,数以万年就形成的山体,生长了多少年的灌木林。这树根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
都像蟹爪般地长进石头缝缝里啦,哪能随便挖掉啊。有时用力过猛,常常连树根、带浮石一起滚下山坡。
    随着一声大叫、一声提醒,上面挖出石头的人和在下面挖根的人,都吓出一身冷汗。
    飞石砸人可不是闹得玩的事情。挖树根、翻山泥,不知多少人的锄头柄被挖断,不知多少个锄头钢口被迸裂。一双双稚嫩的手,一双双略带老茧的手,一次次地被磨出血泡。茶厂的姑娘、小伙,吃了老老苦、受了老老罪喽。
    新春探亲后回茶厂,我与老庞去苦竹溪采购毛竹。大家又是背毛竹上山(带根含土的特重且背起来难以平衡),并完成挖坑栽种;又是背玉米籽上山,种点玉米、萝卜、番茄,专门派遣三四人驻守看护管理。
    那时“时髦”,哪个连队不搞个像“彩云山五七突击队”那样的名堂。
    其实,住在山顶上,用水、吃饭、住宿都很成问题哦。由于开垦的山地坡陡,加上大雨冲刷,浮土流失飞快,造成了山石裸露、碎砾叠聚。遇上烈日酷暑的炙烤失水严重,由于小鸟大雀掏食,甚至看到野猪拱食玉米,为此,老庞还隔三差五的扛着枪上山进行看护性狩猎。



    第一年,玉米收获尚可,白萝卜收成不错。但毛竹成活率很低。
    到了收获时节,许多人带上小刀,在收割的同时顺便吃上几个。重露轻霜后的萝卜、番茄甜滋滋的特爽口、特好吃。这就算是报答了,算是苦尽甘来了。
    用茶叶袋装萝卜扛下山很是艰辛的,圆萝卜疙疙瘩瘩的坑肩膀、夹脖子的难受。
    第二年水土流失更严重,之后,收成每况愈下。



    这次回茶林场重走了西潭村、道,村也静静,道也空空。但穿过村道,伫立于山口,我仿佛又看见了,看见了当年茶厂稚嫩、瘦弱的知青们。早上,旭日东升,一支支队伍经过这里,他们轻装上山;傍晚,夕阳西下,一批批手提肩扛的人员经过这里,在昏暗中显示出他们负重回厂的身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23 12:56 , Processed in 0.057814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