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2|回复: 0

[小说连载] 172、有个屯子叫东河三十六:倒木圈,你在哪里?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17 05: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三十六、倒木圈,你在哪里?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1.jpg                


    从抓吉沿乌苏里江南下四十里水路到白灯,途中有个地方叫倒木圈。在我的记忆里,那是被江流多年冲刷堤岸而向我方一侧凹进去的一大片水域,面积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由于岸上多林木,堤岸坍塌时树木倒入水中,天长日久,这里就成了大树的坟场,故名“倒木圈”。此地窝风,水面风平浪静,波澜不惊,而水下却生机盎然,另是一片天地。在这片平均水深不足三米的水域中,布满了巨大的沉木树根,层层叠叠,盘根错节,为各种鱼类的栖息繁衍提供了良好的保护,鱼的种类和数量令人咋舌,以致于到了插杆水中,鱼群拥立而不倒的程度。
    听老人们说,历史上曾有好几次清滩行动都因困难重重而半途而废,从而使倒木圈成了滥捕成风的年代鱼类的避难所。1971年在白灯打“秋边子”,我在倒木圈离岸不远处下过一网,下完网后,我把漂子往水里一扔,点上一棵烟,往船板上一趟,等着起网。周围没有一点动静,这种出奇的安静是乌苏里江特有的,会对你的鼓膜产生一种隐隐的压力。岸上的密林摩肩接踵,密不透风,象一面巨大的墙,在秋日夕阳的映照下往水中投下一大片幽黑的阴影。宽阔的江面水平如镜,不见一丝涟漪。晚霞将江水染成橘红、金黄和橙色,象一块巨大的彩色玻璃。时间消失了,空间凝固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袋烟毕,我坐了起来,发现渔船仍然停在原来的地方,一点也没有移动,连方向都没有变化。“难道这里一点流速也没有?”我用疑惑的口气问到。张典圣张口一句:“挂上啦!叫你别下网你偏下!”埋怨之意,溢于言表。俩人赶紧起网,第一把就拽上来两条大鲤子,挂在相邻的两个网眼里,然后就拽不动了。透过清澈的江水,顺着紧绷的网绳朝下看,挂在网上的大鲤子象蒜辫子一个挨一个地排着队,在水中张着大嘴,扭动着身躯,近在咫尺却拽不上来,挠得你心里直痒痒。俩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拽上一根两米长的倒木,捎带着七八条大鱼,再往后树挂越来越多,大部分都看不见影,只有把渔网拉破了事。眼看着上网的鱼又从破网处遁入江中,那劲儿比今天丢了汽车还心疼。就这样一面摘挂,一面捞鱼,一面跑鱼,半个多小时才把网起完。堆在船舱里的鱼压得船头进了水,一片新网成了一堆烂网,从此再也不敢在倒木圈打渔。
    上个月回抚远住在国际饭店,当天晚上鬼使神差地梦见了倒木圈。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电话给张守来,开口一句话:“我想上白灯!”不愧是老哥儿们,知道兄弟我的心思,在张金发的安排下,我与张守来、张金发、崔元寿、崔永江一行在抓吉登上了一艘挂机子直奔白灯而去。一出二道江口,宽阔的乌苏里江敞开胸怀扑面而来,将我这江南游子一把拥入怀中,三十多年前的感觉一下子堵在胸口,憋得眼泪汪汪,真想大哭一场。机船溯江而上,沿途风光依旧,只是途经大小黑鱼泡河口时发现口门淤塞,早已没了当年的开阔。过了二十号航标,我就站在船头眺望,生怕错过了倒木圈,然而一直到了背江子我也没看到那片魂牵梦萦的水域。难道是岁月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不,即便是到阴曹地府走一遭回来我也认得她——我的倒木圈。三十多年来,几回回梦游倒木圈,次次不走样,那水、那树、那夕阳、那堤岸……。
    白灯到了,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岸上杂草丛生,树影稀疏,当年搭窝棚的坡岗低矮了许多,如果不是对岸俄罗斯赤尔卡河口边防军的瞭望塔做方位标志,简直就认不出来了。船未停稳我就一步跃上了岸,趟着齐腰深的草找到了三十号航标,白灯就是以此得名。时空错乱了,我又成了当年那个青春年少的打渔人,个子高挑,黝黑精瘦,一顿能喝一斤白酒,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直到我气喘吁吁,神疲气虚地站在坡顶,才又重新回到现实,老了,廉颇不再!我们在航标前合影,商量着打一网,让我圆了那多年的白灯渔梦。崔永江说“别打了,你会失望的,不信你看那条渔船,连起两网了,见到一条鱼了吗?”江中不远处,一条船,两个人,懒洋洋,慢悠悠,只见网起,不见鱼影。想当年,网网不空,船船满载,那情那景早已是昨日黄花。
    回程顺水,速度快了许多,我忍不住开口问到“倒木圈呢?倒木圈怎么不见了?”张守来指着一大片长满了柳毛子的淤塞滩告诉我“这就是倒木圈。”我愕然。早先凹进去的水域不见了,岸上的密林不见了,完全看不到当年的一丝痕迹。我喃喃:“如此人迹罕至的地方,谁能上这儿来伐树呢?”崔永江调侃道:“这是贫下中农战天斗地的成果,无论远近,见树就伐,斩尽杀绝,一根不留。”呜呼!难怪抚远生态环境的恶化那么迅速,滥砍滥伐,盲目开荒,河道截流,湿地萎缩,鱼类失去了繁衍生息的基本条件,如何还有当年的繁盛?掠夺性的开发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程度,子孙后代还活不活?!想我每次到抚远寻梦,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难道是我的立场和视角错了吗?我下决心回来后要编一个抚远今天的故事讲给杭州知青们听:江山依旧,风光仍然,森林密布,湿地广袤,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只是不要去实地验证,让它永远留在你的梦里。
    倒木圈,你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16 05:39 , Processed in 0.05319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