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13|回复: 0

[追忆往昔] 172、小河边的稻田地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17 05: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柠萌啵啵

小河边的稻田地

柠萌啵啵


                1.jpg                


    开春后,种稻人便开始清理小河通往稻田地的那条小渠,把那些树枝和枯叶枯草清理出渠沟,然后放水挖开自己稻田地里的进水口,让小河里的水流进来。等到那些稻田地里都蓄满了水的时候,稻田就跟打好的方格子一样,一块一块的。
    惊蛰后,藏着稻田地里冬眠的青蛙从洞里出来,一到晚上就哇哇地叫个不停,那阵势就跟交响乐一样宏大。有馋嘴的人,也许是为了生计他们的反应是觉得该到逮青蛙的时候了。春寒料峭的季节,刚刚结束冬眠爬出洞的青蛙对外界还不是很灵敏,再加上正是交配繁殖的季节,所以对安全的警惕性不是很高,这个时候的青蛙很好逮。
    小的时候,对青蛙是益虫需要保护的意识还很模糊,曾经跟着一些大孩子去逮过青蛙,并乐此不疲。
    春天晚上的青蛙最好逮,只要带上一个鱼皮布袋,和一只手电既可,如果害怕水蛇,那再穿上一双高雨靴就行了。而不害怕的人往往只穿一双拖鞋,到了地头一脱,便下到田里。稻田地里所有硌脚的东西早已被种稻人拣出,因此不用担心会踩到玻璃碴圪针之类的东西。稻田地里的稀泥又软又暖,踩上去就跟踩在棉花骨堆里面一样。
    逮青蛙不需要什么技巧,只对着它打手电,青蛙便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电光,静静地等着你去逮它,那阵势就跟捡块石头一样简单。完全沉醉在繁殖快乐中的青蛙往往是两个抱在一起,一逮就是两只。一根烟的功夫,就可以逮满整个鱼皮布袋。现在每每想起那时逮青蛙的事情,心里会滋生一层罪恶感,羞愧难当。
    小河边上长着成片的柳树,低垂的柳枝像帘子一样随风飘荡。小河涨满的时候,长长的柳枝便低垂到河水里,随着那被吹动的涟漪飘来荡去的。当太阳特别毒辣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学着电影里的解放军战士用柳条编成帽子,玩起了打仗的游戏。柳树的树杈是做弹弓架的最好材料,但是找一个能做出又直又有型的弹弓架的树杈并不容易,往往要顺着小河的柳树群,一直找下去一场雨过后,柳树的树身会长出很多木耳,厚厚的圆圆的就跟人的耳朵差不多很是招人喜欢。此时我提着小篮,在小河边的柳树上找寻那些咖啡色的木耳,不多时便能摘满一篮。
    稻子结穗的时候,离秋天也就不远了。一到这个时候,老见有个人在大晌午骑着自行车来,他戴着草帽,裤腿挽的老高,光着脚沿着稻田的地埂左看看又看看。我很好奇,大家都歇晌而他不歇晌,他究竟要干什么?
    那人拿着一根顶端被弯成了鱼钩形状并勾着蚯蚓的伞条,看见水田里有洞眼的地方,便弯下腰,一手撑着田埂,一手把长长的伞条伸进洞里,然后轻轻的挑动,一会儿伸进去一会儿抽出来。当感觉伞条被咬住时,他猛地往外抽,一条二指粗的黄灿灿的肥黄鳝便被拉出来了。
    看见那人钓到黄鳝,我跟着兴奋起来,好像钓到黄鳝是自己的一样,甚至比那个人还要高兴。情绪激动的我不由自主地跟在钓黄鳝人的背后,可是他不让,扭过头来挤眉弄眼的吓唬我,原本就很狰狞的脸变得更加恐怖,我还真有点害怕,便跳着跑到与他隔着一块稻田地的田埂上继续看他钓黄鳝。
    见我不再影响到他,他便继续用伞条勾钓黄鳝,眼看着他把黄鳝一条条地装进蛇皮袋时,我突然记恨起他来,但我不能阻止他在稻田地里勾黄鳝,只能埋怨那些嘴馋的黄鳝,一条死蚯蚓有啥好吃的,一点诱惑也经受不起。我真想跳到稻田地里对着所有的黄鳝大声喊叫,劝说它们都千万别咬住那个要命的钩。
    稻子成熟了,稻田地里的水也没了,然后就可以开镰收割了。割完稻子后,稻田地里只剩下一小撮一小撮的稻茬。这时候的稻田地还没有完全干涸,泥土里还保留着充足的水分。那些跟着稻子一起长了一个春天又一个夏天的泥鳅就藏在这些泥土里,一锹下去,十几、二十根又肥又粗的泥鳅便扭曲着肥胖的身子跃然眼底,样子喜煞个人。
    种稻子的人只管收稻子,并不理会稻田地里的这些泥鳅。这让那些喜欢逮泥鳅的人欣喜若狂,可着劲拿着铁锹在稻田里疯挖。每到这个时候,稻田地里也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拿着脸盆,弯腰挖泥鳅的人随处可见。地里的泥鳅真叫那个多呀!可以一直持续地挖到入冬。
    三十多年过去了,小河边的田地依然存在,但是已经成了麦地。之所以水稻田地变成了麦田地,和那条小河有着很大的关系。曾经宽阔的沙滩早就不复存在,就那河床也不见了沙底,裸露着的是黄色的胶泥。即使在夏季里突降暴雨,从上而下的山洪也是十分吝啬,只是敷衍了事地缓慢流淌。也许再过些年头,这条记忆里的小河可能就会彻底消失,连过去的影子也难找到。
    或许是我过于悲观了,但事实如此,我由不得不这么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8-23 13:02 , Processed in 0.05396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