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43|回复: 2

[怀念故友] 171、大丰知青故事多1:木太太的故事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12 05: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家新


大丰知青故事多1

木太太的故事

张家新


3.jpg


   
    按语:如果说《连篇累牍》栏目在第42号至第60号的偶号中刊载吴山坡的《练江旧事新说》作品是立足于叙事的话,当然从中也领略了皖南山区的风情,那么今天开始在《那年那月》栏目第171号(逢奇号)起将连续刊载张家新的作品则是立足于写人,自然也可从中尽情地吮吸黄海之滨的清新气息。虽然两者写作的角度有所不同,但两位都是笔墨功力非常扎实的作者,期颐在东海之畔生活了一辈子的知青们能够知晓同属市郊农场却地处外域的知青们的生活状况。


    木太太不姓木,姓王,大名王少如,木太太是他的大号。
    在十年前元华八队老知青回大丰寻梦的这一天,虽说已是初冬时分,天气却异常暖和,依然沉浸在十日小阳春的怀抱之中。停靠在人民广场黄坡路一侧的大巴上,已坐满了回大丰寻梦的人。离别大丰30多年的老知青们归心似箭,而大巴静卧不动,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木太太——王少如。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张嘉梅已经在车门处上下好几次了,焦急地不停的在打电话,好像在催促谁。等她再一次上车时,我不禁问她,在等谁。她没好气地说:“等王少如——这个木太太”。我说:“会不会他有事不去了。”她说:“不会的,他讲好要去的,刚才通了电话,他马上过来。”我又问:“要多少时间?”张嘉梅站在车问口,一边向外张望,一边回答说:“快了,刚才出门,这个木太太,实在是‘木’。”
    在元华八队有两位太太,一个是“管老太”,被称为“太太”级人物,另一位就是以“木”著称的木太太了。对于“木太太”大号的来源,据不完全考证,据说是他母亲起的。相传,木太太的好友徐国栋诸人到其家去玩。他母亲在夸其子时说,少如做事比较“木”,木笃笃的,做不快。“木”在沪语中就是比较“慢”的意思,木笃笃也就是慢慢吞吞的意思。总之,王少如是慢性子、做事慢慢的人。
    木笃笃,传到八队演变为木太太,这是淮南的橘到了淮北变成了枳,水土不服也。不过木太太的脾气、性子依然未变,依然是木笃笃的。不管干什么农活,男知青中落在最后队列中的总有木太太的身影。但在女知青中,他可算是快的,常与杨素凤、冯维秀等快手为伍,也可称为快手了。
    其实,木太太很有女人缘。在八队,木太太也是秀才级人物,大概仅次于时耀中了。出身于名门中学——向明中学,长着一张圆圆的、胖呼呼的脸,整天挂着乐呵呵的笑,脾气又好。我记得除了他与军代表谢宪新有过一次争执外,没有与谁红过脸。这样的好男人谁人不爱。《诗经》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谦谦君子淑女好逑”,很得女生的青睐。
    木太太不但文采好,更是写得一手好字。不管是美术字、正楷、行书,他都能应付自如,所以八队的黑板报成了他的专利。农场的这种黑板实际上是自己做的,在三夹板上涂了一层黑漆,第一次写粉笔还像样,第二次、第三次就露出了真相,白呼呼的粉笔写上去打滑,很难写,要写好真要一点功力。而木太太的黑板报字写得龙飞凤舞,煞是好看。不过出黑板报时他可以不下地,在农场时被称为“洋行”,有特长真好。
    木太太不但因出黑板报而不下地,还有过一段真正的“洋行”经历——到食堂当炊事员,彻底脱离了大田农活。木太太当炊事员也是很“木”的,别人切完一颗菜,他才切完半颗,如果要他切肉就完蛋了,本来中午能吃到的榨菜炒肉片,只好改为晚上吃了。所以,木太太在食堂的大多时间是烧灶头,往炉灶里塞茅草,慢性子的他,不怕他烧焦饭,也发挥了他的特长。
    木太太让我最感动的一件事是他的一次斗私批修。在军管时,几乎每天要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按照阶级斗争要天天讲、年年讲、月月讲的观念,“私”字无时不刻地在每个人头脑中涌现,因此,为了兴无灭资,必须要斗私批修,触及灵魂闹革命。有时没有“私”时,也要编造一些私心杂念亮出来自行批斗。不然,时不时地有人会提醒你,有没有私心杂念啊。结论是,不斗私批修本身就是私心杂念,就是逃避自我教育、自我改造,怎么能接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班,怎么能去解放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劳苦大众。
    所以,木太太在斗私批修快要结束时提出来他要斗私批修,我心里嘀咕着,早不斗、晚不斗,快要结束了他要斗了,浪费大家的时间,木太太。想不到木太太这次斗私批修竟与我有关。他说,有次嘎良买饭叫我拣一块精一点的红烧肉,我心想你挑肥拣瘦偏偏给你一块肥肉,所以拣了一块最肥的红烧肉给他,报复他,在这里我沉重地检讨自己,这是私心作怪,是我的不对,并诚心向嘎良道歉。
    我一听,好个木太太原来是存心的,听到装着没听见,特别给我挑了一块最肥的欺侮我。我当时还认为他——木太太没听见随手拣了一块给我。一看这块肥肉像一块红烧豆腐,除了上面还粘连了一点肉皮外,没有一点精肉,我当时大声要他换一块精一点,他却大声说:“快点,后面还有排队的要买饭。”
    他自己是个木太太,却要我快点,看来“木”有“木”的好处,这个木太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5:3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家乡有句俗话:急猴猴二石九,慢悠悠三石缺一斗。木人不木,自有他的出众之处。朴素的文字构勒了木太太生动的形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00:0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木太太的故事》,不由地联想起上学时教我外语课的“四慢”老师,(做事慢、吃饭慢、走路慢、语速慢)每次她来给我们教室上课时总是赶得气喘吁吁、滿脸通红,唯独她在黑板上写字时速度较快,真是妙笔生花、龙飞凤舞。尽管自己性子慢悠悠的,但如果被她点名的同学回答问题稍微慢些时,她就会催促;“请快点,后面还有别人呢!”在这点上,我的外语老师和文章中的木太太王少和一样,不觉得自己行动缓慢,反倒希望别人快一点。看耒木人自有木人的特点都是一样的,而在关健时刻的表现则一点都不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16 06:54 , Processed in 0.057174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