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026|回复: 0

[录音倾听] 170、海派淮海路(上)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7 07: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撰稿/钱乃荣 朗读/朱贞淼

海派淮海路(上)

撰稿/钱乃荣  朗读/朱贞淼


图片1.png


    上海人一旦离开上海,往往会想起上海个淮海路。1969年我辣解放军农场“接受再教育”,睏梦头里常常回到从小走惯个淮海中路。有一趟夜里农场停电,阿拉几个人提早睏到床浪向,就开始神游淮海路,拿淮海中路浪向个商店一家连牢一家挨一挨二讲一遍,居然一家也勿漏脱。尤其是讲到一点饮食店,熬勿牢馋唾水溚溚渧!
    淮海中路辣50年代之前曾经有老长一段辰光叫霞飞路,始筑于1900年,原来是法租界浪最主要个一条马路,路个两旁边种辣海两排粗壮个法国梧桐,辣建造搿条路个辰光,就誉为“法兰西逻辑设计”、“体现几何学上的精确性”。霞飞路是一条可以脱巴黎个香榭丽舍相媲美个马路,曾经以其浪漫告时尚个风情辣上世纪闻名于远东。有巴黎多见个六角个多条马路相交街景,有各种西方流行个公寓大楼告洋房,有错落个上海特有风格个新式里弄,色彩斑烂绚丽。法兰西经典再加上几百家个俄侨商店,高贵而雅致,频频散发出多元文化交融个特有个气息。
    淮海路路面个多元时尚具有遗传性,因为生活辣搿搭个上海人沾染告传承了原来霞飞路浪个风尚告习性。搿点风俗延续到今朝,成为处处会流露散发出来个一种海派气质。“外地人欢喜兜南京路,上海人欢喜荡淮海路”,搿个是几乎人人皆知个上海口头禅。
    淮海路浪向,渗透了浓郁个“小资”情调,淮海路一直是流行服装告流行色个发布地。搿个不光光是指淮海路浪个交关权威服装店勿断辣辣创造出标准大方个时装脱仔辣辣翻新时尚个花色,而且淮海路浪是男男女女展示自家打扮风采脱仔模仿学习别人前卫个新样款式个传播交流地。老多别搭地方勿看见个所谓“奇装异服”侪会辣淮海路浪向第一个出现。辣五六十年代,规范个时装样式是保守个清一色,但是耐勿住寂寞个海派男女总归是辣辣锦上添花或者追求新奇。一种海外关系往往成为传播小资服饰个温床,从香港回来个人个穿戴当中露出个亮色,邪气快就成为大家仿照剪裁个对象,更加多个人是从香港寄来个哪怕是旧衣裳当中发现新花样,辣小姐妹道里先传播开来,买勿到就自家剪裁,乃末缝纫机就成为结婚成家辰光“三机一响”中个必备品。电影《柏林情话》一放映,淮海电影院个外面就出现了“柏林情话头”,搿能个发型辣淮海路浪马上流行;看了苏联电影,“布拉结”连衫裙一歇歇就辣淮海路浪露面。就是辣“文革”非常时期灰罩衫铺天盖地个辰光,当时只放映阿尔巴尼亚电影,淮海路浪就出现了《第八个是铜像》当中女主角身浪个搿种黑白粗花呢大衣。还要想翻花样,譬如看到人家短袖子衬衫个一只领头背后有一只缺口个花式,回到屋里就马上自家做裁缝,速成搿种式样。女青年走辣淮海路浪,搿条路就成了伊拉制作时髦服饰个参考佳地。
    从淡水路到襄阳路搿一段淮海路,是长期以来最繁华个马路。一直到90年代改造之前,上海老字号、名牌特色店林立,市面繁荣,店里向热闹非凡,店外“荡马路”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到了80年代,由于自由市场个开放,望西个华亭路,朝东个柳林路也成了人头攒动闹猛之地。
    而我读中学个六年,每天从重庆南路走出,到瑞金一路转弯到学堂,就辣淮海路最闹猛个一段街浪,来回一转,领略了交关五六十年代淮海路浪个风光。后首来辣七八十年代,每个礼拜从乡下头回来休假,几乎每个礼拜日上半日侪要脱太太一道领囡儿去兜一圈。
    我最早接触淮海路浪个饮食,是“罗宋汤”。还辣读小学个辰光,有一趟父亲带我去复兴公园后门个雁荡路浪,吃了一碗鲜美个“罗宋汤”,搿个是邪气正宗个俄式汤点,从此我就一辈子爱上了“罗宋汤”。搿个辰光还是辣50年代初期,辣淮海中路重庆南路一带,当年还保留辣海几家有名个俄餐厅,像淮海电影院(原称巴黎大戏院)搿搭就有一家“东华俄菜”,价廉物美。罗宋面包、色拉面包,就成了我最欢喜个点心。原霞飞路浪个俄菜馆“华盛顿餐厅”到50年代改名为“上海西菜馆”,仍旧以俄菜为基础,还有法式咾啥西菜加入,我就常去光顾,现在个“红房子西菜馆”,原来是意大利人开设个,法式菜点比较正宗,也有俄菜,侪是我至今最欢喜去吃西餐个地方,去吃奶油忌司烙明虾、烙蛤蜊、葡国鸡、牛排,可惜搿爿店最近居然取消了罗宋汤。脱俄商经营有关个,还有“泰昌食品公司”“老大昌法兰西面包厂”、“哈尔滨食品公司”咾啥,其名称告特色延续到五六十年代,也是我搿个辰光最欢喜去转一圈以至排队购买食品个好地方。后来一直到80年代“哈尔滨食品公司”出产个“奶油裱花蛋糕、奶油椰蓉夹心糖、酒心巧克力、超级水果蛋糕”,常常要排队再能够买得着个。当时茂名路、陕西路一带个淮海中路浪,集中了一点顶有特色个食品店,像“上海食品”店个“巧克力酥心糖、奶油蛋糕、罗宋面包、色拉面包”,“老大昌食品”店个“白脱蛋糕、朗姆蛋糕”西式糕点糖果,一直是附近个上海人个争购热门,排队起来劲头十足。辣60年代前期过年过节辰光,大家侪要买“哈尔滨”个“礼花”糖送人或者招待人客,用“玻璃纸”包糖就是从搿些食品厂开始个,各种粉红、果绿颜色个包糖纸十分吸引人,还有意印上些拉丁拼音字母,到了“文革”辰光,糖纸头还是原样鲜艳,只是搿块地方改印为“最高指示,要斗私批修”而已,下头个一行小字“上海哈尔滨糖果厂”变为“上海工农兵糖果厂”。可见上海个海派文化如此深入人心,小资情调即使辣非常岁月里,还是搿能悄悄个顽强个表现出来。
    中式菜肴也侪辣名牌个饭店酒家告饮食小店里,各帮品种纷呈,搿些酒家饭店有老牌个“绿杨饭店”、“成都饭店”咾啥,大多数分布辣思南路口个两边。还有“大同酒家”个“烤鸭”,“美心酒家”个“蚝油牛肉、秋叶包、 果珍鱼丝、酥皮鸡蛋挞”,侪老有特色个。本帮菜“老人和菜馆”门前总归是轧辣海一泼老吃客,菜馆卖个“醉鸡、糟猪脚”十分受欢迎。记得有一年大力号召为工农服务个辰光,有一趟我中浪向经过高级个“成都饭店”,看见店门口头一块招牌,写辣海供应“阳春面”,也脱小摊头浪一样是8分洋钿一碗,我背仔书包进去,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感到有点别扭,但是当我看到服务员端来一碗表面拉得十分齐整、油水老足个阳春细面个辰光,邪气感动,搿个是我吃过个最鲜美最难忘个一碗阳春面。
    最好吃个面好数雁荡路个“味香斋”小面店,搿搭是我最欢喜去吃汤面个地方,勿但有各种鲜美个“过桥”,连一碗最普通个“麻酱拌面”也做得特别鲜。而且可以应食客个要求脱侬下紧汤、宽汤、烂一点、硬一点、勿硬勿软咾啥个面条,我一看一张墙头浪向搿一张说明,再晓得一碗介便宜个汤面,居然还有搿能多花头个吃法,小小个一家门面个面店居然可经营得搿能介别有洞天,温馨异常。搿搭就是辣50年代初仍旧挂牌“西泠餐馆”个原来门面,伊个辰光辣马路对面还有一家同名个餐馆,是40年代传下来个,虽然是一家小小个面店,传统还是由搿搭个老师傅长久传承辣海。
    传统糕点,侪带点海派风味。辣成都南路口西面个淮海路浪,有一家“光明邨大酒店”,做个“烧卖”咾啥糕点面食邪气精致,还可以外卖。“沧浪亭点心店”个“咸菜竹笋面、柠檬素油年糕、百果松糕”,“高桥食品厂”个“高桥细沙千层糕、薄脆饼、高桥豆沙月饼”,“四如春点心店”里个“汤团”、“蒸拌面”,长春(原名“红旗”)食品店个“鲜肉月饼”咾啥,侪是各有特色个小吃。正宗老店“野荸荠”是一家精致个综合食品店,门口外头卖各种可口个冰冻汽水、冰砖、雪糕脱冰淇淋,我曾经只用一元洋钿买到过一位老师傅当场制作个火腿片,拿金华火腿老快个㱟成功极薄个肉片,再连搭起来形成一张八开大小像纸头一样薄个肉片,师傅个熟练刀功绝技,令人赞叹。思南路口有一家“天山回民食品商店”,专卖伊拉厂生产个“话梅糖”,是我最欢喜吃个一种糖,从试销开始一直到今朝,糖纸头浪个图案一直呒没啥变过,我还收藏辣海印有“试销品”三个小字个话梅糖糖纸头。
    老值得一提个,是辣雁荡路口个“培丽土产公司”,后来改名为“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店”,集中了南北货之精华,无论是各种酱菜脱仔调味品,还是交关干货,侪长期受大众欢迎。搿家综合性土特产商店脱近思南路个长春食品商店、辣陕西南路口个第二食品商店(原称“万兴食品”),是淮海路南面路浪鼎立三处个最有权威性个综合食品店。辣思南路对过,还有一家“庆丰熟食店”,专营当日熟食,红肠、叉烧、方腿、酱鸭、白斩鸡、牛肉、酱猪肉、素鸡,还有猪油渣,侪称一流,远近闻名。
    顶顶令我遗憾个是,因为离屋里忒远,我居然呒没去过高雅又大众化个“天鹅阁西菜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16 06:05 , Processed in 0.05439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