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40|回复: 0

[小说连载] 170、有个屯子叫东河三十五:《新疆之春》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7 05: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三十五、《新疆之春》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3.PNG               


    每当我听到小提琴独奏曲《新疆之春》那欢快跳跃,热情奔放,具有浓郁维吾尔风格的旋律时,总能勾起我对一件往事的回忆。
    1968年12月24日早晨,告别家乡的知青们乘坐的火车已经驰骋了一天一夜,进入山东境内。坐在紧靠车门边座椅上打盹的我被一阵冷风惊醒,抬头一看,一位知识分子模样的人裹着一身寒气闪进了车厢。我们这节车是包厢,清一色的杭州知青,一人一座,而别的车厢早已严重超员,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此人显然是无法忍受可怕的拥挤才躲到我们这里“避难”的。他很识相,进来后没往里走,只是靠在门口的座椅边,脸上露出一丝友好而谄媚的笑容。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位陌生人。他三十多岁,中等身材,圆脸,长得很白净,稍有些谢顶,上身着一件灰色丝绸面料的对襟中式棉袄,下身穿一条小尺寸的黑色细腿裤,脚蹬一双黄色的鸭舌面皮鞋。这般装束,无论与季节还是与时尚都显得那样不合时宜。
    火车加速了,车轮碾过铁轨交接处发出有节奏的“咣当”声。车窗外,白茫茫的景色一成不变,只有一闪而过的电杆和树木告诉你列车正在高速行驶。车厢里,大部分知青还在睡梦中,百无聊赖的我不禁产生了一种想找人说话的冲动。我朝窗口一侧挪了挪屁股,让出一小块空处,示意他坐在我身边。他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谦卑地用半个屁股搭着椅边坐下并尽量保持距离以免挤到我,这是一个知书达理,讲究礼貌的人。就在他坐下的一瞬间,我发现他胳肢窝下夹着一件乐器,当他把那件乐器放在膝上时我才看清楚,这是一把表面没有上漆的白板小提琴。我好奇地打量着这把奇怪的小提琴,白色的原木琴身光滑无暇,细密的木纹清晰可见,可惜的是握把和琴面由于长时间的握持沾染了一些隐约可见的污痕。我不禁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上漆?他告诉我,这把琴是他专门托人定做的,音质极好,为了保持它那天然的音质故而不漆,说着随手在四根琴弦上拨了一下。就是那随手的一拨,让我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天籁之音,低音雄浑,中音饱满,高音激亢,馀音绕梁。那美妙的声音,一只嘹歌的云雀钻进了我的心。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当即要求他演奏一首曲子。他胆怯地看了看坐在斜对面打瞌睡的军代表,喃喃地问道:“行吗?”我迫不及待地答道:“行!”他站起身,将琴搁在左肩窝处,下巴微微动了几下,轻轻地贴住琴托,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神色凝重,目光坚定,全然没了刚才的谦恭。只见他缓缓地扬起了那把显然加粗了的琴弓,在空中划了半个圆,在贴近琴弦处重重地压了下去,猛地一拉,一阵高亢圆润的琴声如行云流水般从他的指尖和琴弦的结合处流淌开来。开始的主题强劲有力,并以装饰音镶嵌的二分音符长音起始,音乐逐渐分裂,转入以跳弓演奏的活泼跳跃节奏,继而出现流畅华丽的连弓奏法,妙不可言。中段先后转至D大调与原调性A大调,在双弦上演奏舞蹈性节奏的旋律,使人情不自禁地处在亢奋状态。久违的旋律徊荡在车厢里,把我带进了新疆广阔的草原,深邃的湖泊,高耸的冰峰,茂密的森林。我似乎看到了星星点点的哈萨克毡房,草原上云卷云舒的白色羊群,灌溉着万亩垦区的冰山雪水,葡萄架下胡旋飞转的维吾尔歌舞……他醉了,挥舞着的琴弓上下翻飞,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按捺跳跃,动情处他迷起了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紧闭着的眼帘中流了下来。我也醉了,瞪圆了眼睛直直地盯着跳跃的琴弓,随着节奏的变化默默地打着节拍。音乐进入高潮后,突然引入一段以左手拨弦、和弦以及快弓奏法交替出现的华彩乐段,然后主题再现,在强有力的和弦中戛然而止。他高高扬起的右手紧握着琴弓,在空中停住了,时间也为之凝固。许久许久,整个车厢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这时我才发现,曾几何时,我后面的椅子上和过道里早已站满了凝神倾听的知青们。他放下了琴弓,耷拉在手边,涨红的脸庞恢复苍白,严肃的神情回归谦恭,双手抱琴合十,连声说到:“谢谢!谢谢!”
    知青们围了上来,英雄般地簇拥着他,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问得最多的是曲名。说老实话,尽管这首曲子似曾听过,但我确实不知道它的曲名和出处。从那一天起,我知道了它叫《新疆之春》,是马耀中、李中汉于1956年创作的小提琴独奏曲。在那个语录歌和样板戏充斥中国文化生活的年代,这首偶然听到的另类作品对当时的知青们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霖。知青们意犹未尽,缠着他再来一遍,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他又一次演奏了这首《新疆之春》。大家沉浸在艺术的氛围中忘了时空。忽然,一声山东腔的严厉斥把人们带回了现实:“这位同志,在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大好形势下,请你拉一些革命歌曲,不要尽拉那些资产阶级的外国歌曲!”说话的是列车派在我们车厢的军代表,一位姿态挺拔的军人,胳膊上套着“纠察”的红箍。众人愕然,不知所措。有人斗胆反驳:“那不是外国的,是中国的。”立场坚定的军人义正词严地答道:“那也不好嘛!”说着,指挥大家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一曲罢了,那位小提琴手早已没了踪影,许是出身不好,白专道路,生怕今天被抓了现行,还是走为上策。
    时间过去了将近四十年,中国的文艺舞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早已摆脱了当年的梦魇。如果非遭不测,今天那位小提琴手一定会枯木逢春,重新活跃在音乐教育的讲坛上,因为从闲谈中我得知,他是南京师范学院的音乐教师,那天是去兖州参加他一位朋友的婚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26 00:29 , Processed in 0.166554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