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4|回复: 0

[系列散文] 169、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5:油菜花和黄花菜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5-1 22: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生仁
   
    《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5
油菜花和黄花菜

张生仁


6.PNG
油菜花和黄花菜(左图位于原新海农场6连的油菜田/陆永兰拍摄)


    时光如梭,不知不觉已过而立之年,很快又过了不惑之年,然后是花甲之年。在我年过半百之后的记忆中,最无忧最快乐的那段岁月便是我的童年,这是永远的童年。
    孩提时,我生活在一个小山村,是爷爷奶奶的小山庄。那时,我常常坐在村口,遥望着眼前连绵的大山,心中产生着无穷的想象。我不知道山外是个什么景象,也不知道山外的人如何生活。向往和渴望有朝一日,我能够走出这座大山,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
    在这样一个被山阻隔的小山村里,出门是山,抬腿是山,走路是山,除了山之外还是山。山,成了我的屏障,成了我的桎梏。山,是如此的高,如此的远,如此的遥不可及,远远望去,山连着山,山套着山,连绵的山,隔断了我少年的希望和理想。于是,我少年的希望沉积在这高山之中,慢慢地我也成了这大山的一部分。我快活地活着,惟有这心仍在向往着山外和山外那无穷的风光。
    那时,春天的早晨,我经常上山挖野菜,有蕨菜、灰菜、和尚头、山苞米……多的数不胜数。最为壮观的是那满山遍野的黄花菜。那铺天盖地、满山沟子的黄花菜火焰一般在燃烧着,这黄花菜使我想到了梵高写的向日葵和希腊国王头顶那沉重的金冠。
    虽然不曾破译生命的密码,但我明白一切都是相互作用着的,比如这黄花菜,它就是以土地、水和阳光来构成自己生命的本真。那个灰蒙蒙的雨天,暗淡投下它骄傲的阴影,我的心灵深处突兀而起的就是无数的金黄色的黄花菜,它汹涌澎湃地向大地铺成而去。也许,我们过多地关注了自己,而忽略了本应值得关注的其他东西。比如那个或贫瘠、或富庶的村子,比如那个诉说着乡村母亲的黄花菜以及和黄花菜有关的乡下老一辈们。
    当我有幸走出大山来到江南这个大都市的时候。,我站在高处俯瞰大地,看到成片成片、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和田野绿水构成一幅幅绝美的图案。我听到了有人疑问和惊叹:“这遍地的油菜花,真壮观啊!”看到了油菜花的纹脉和翻飞在花间的蝴蝶、蜜蜂。我知道,那是凭着我对山村和铺天盖地的黄花菜而感知的,这是本能的幻觉也是对儿童时候的记忆。
    对于油菜花的诠释,我一直难以做到恰如其分,只是拿大山里的黄花菜和这田野里的油菜花相比,因为黄花菜和油菜花都是纯粹的金黄色。于是,我就努力地让自己对其不断的讲解,有时犹如持一把豁口的刀子,来对这个给我精神滋润的植物进行肢解,让我感到了我的语言的生涩和迟钝,我无力用更加准确的表白来完成对那片茂盛的、油彩一般鲜亮的油菜花进行解说。我知道我不能。但我却想努力做到,就像我无法理解母亲一边对我说:“小病不治,大病吃苦”。而她自己却将真正的小病贻误了,直至需要用大量的金钱砸向医院,此时的母亲除了懊悔还是懊悔。
    阳春三月的一个清晨或者黄昏,我站在乡下的屋前,温润的风把深刻又简单的流线雕刻在乡下新修的小路上,我看到春天的阳光是如何在油菜地里欢快的跳跃。于是,这一切都写满了生命印痕,和蜜蜂、蝴蝶在花丛中打闹,体味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和乡村独有的沉重!
    离开家乡的大山和那满山遍野的黄花菜之后,就守候在季节里,把遍地的油菜花守黄了,黄若春天煦暖的阳光,黄若母亲灿烂的心境,黄若绽放在村姑脸上淳朴的甜笑。
    我在城市生活了近二十年,这是我灵魂飘荡的二十年。我一直处于一种盲目的追寻中,只有回到乡下,守候在那片扑面而来的油菜花前,将迷离的眼光从远处收回到眼前,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怦然心动。这一刻我明白了,我的根在乡下。
    提起乡下,我就来了精神,就像得水的鱼儿、出笼的狮、归林的鸟。只有回到乡下,注视袅袅炊烟,我的心灵就有了彻头彻尾的归宿感。到乡下来走走,到乡下来住住吧!如果你心里郁积了难以化解的那块垒,就会和儿时的那样,但看到乡下那真正的灿烂景象,明亮的阳光为乡野照上炫目的光晕,有空气和水雾在光影中流荡,有黄花菜和油菜花香在季节的上空游走,心头的烦忧刹时便随风而逝。
    于是,我又回到了大山皱折里的小山村和铺天盖地的黄花菜丛中。
    多少次,我问自己,我该以怎样的态势面对我的乡村?热爱着油菜花儿就像热爱黄花菜一样,当我每每站在田间地头,注视着扑面而来的一片片金黄,我的内心是何等的激动!激动得我浑身都在震颤,眼眶地是湿热的。我弯下腰,仔细地辨认着每一节枝杆和枝杆上坠挂的沉甸甸的花荚,就像辨认儿时捉迷藏踩落在山间的黄花菜;辨认老父亲扶犁时一鞭子甩出去的脆响。这时我会体验出那花荚就像绿色的小辣椒,透出一种力,它诉说着我对乡村的儿时的记忆。难怪油菜花精力充沛地从三月绽放到五月,这么长的花期是需要多么大的韧性和毅力呀。那是多少乡下人给它注入的千般呵护、万般关切,亦如母亲给我的爱一样。
    油菜花开的时候,每一个热爱乡村的人,都会想起那些生长在大山中的油菜花,都会为之激动。试想,有哪种植物会以这样的态势来解释乡村的意义、人生的意义?唯独乡下的油菜花做到了。
    仰望着飞翔在蓝天的苍鹰,我的思绪随苍鹰展翅。渴望有朝一日我的身上也长出双翼,像苍蝇一样飞翔到蓝天,飞翔到儿童时代,和孩子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再也不用过得这样辛苦。
    我的思绪无法离开那个小山村。记得第一次走出那座群山,我的心境竟是如此的复杂,再也没有了想象中的那种期盼和兴奋,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忧伤中和大山挥挥手,算是一种告别。
    现在,我早已离开了那个小山村,走出了那座心中的大山可少年时的山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印象中,它还是那么高,还是那么翠,还是那么那么的遥远。不管我走得有多远,有多久,也不管我经历过什么,那座我少年时生活过的山却永远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我忽然怀念起那座曾经给予我无数希望无数梦想的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5-22 12:44 , Processed in 0.051745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