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24|回复: 7

[怀念故友] 166、农友三祭3:“牛皮”茅才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17 05: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诗虎
   
    农友三祭3
“牛皮”茅才

张诗虎


1.png


    尽管本篇被列为《农友三祭》中的之三,实际上在写作时首先闯入我记忆拷贝中的,是1959年进农场的茅才,近一米八的个头,身体精瘦,四方脸厐上布满了岁月的沧桑,是个种田的好把式。“四清”运动开始后,大家改口叫他“茅牛皮”。
    先从“牛皮”这个外号说起。1964年农村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四清”运动,进入忆苦思甜阶段时,党支部百里挑一,选中了能说会道的三代贫农茅才,话题是控诉1940年日寇在崇明制造骇人听闻的竖河镇大烧杀。茅才是个文盲,“大字勿识鸡脚爪”,他只管信口开河。他说在这次大烧杀中被日本人抓去扛梯子的人,只要向日本人躹躬,叫声“皇军”,日本人就不会打你、不会杀你。还说日本兵的本事大得很,一跳就越过一条泯沟,一枪就打下一只麻雀……以后“皇(黄)牛皮”就成了他的代号。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转眼间1966年“文化大革命”狼烟四起。运动一开始,连队(农场的基层编制)就揪出了一大串阶级敌人,最令人费解的是,怎么把一个身穿自制的土布对襟上衣,脚套折叠腰裆长裤、“彻头彻尾”的贫下中农茅才也揪了出来,说他是引领日寇烧杀竖河镇中国同胞的大汉奸。一夜之间一贫如洗的茅才成了专政的对象,如此祸从口出,旁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就此茅才噤若寒蝉,再也不敢乱说了。
    俗话说“江山易移,本性难改”,虽然吃足了苦头,但茅才“话痨”的秉性实在改不了。田头陇边休息时,茅才忍不住打开他的话匣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特别是讲起自己打小的经历,顿时眉飞色舞,吐沫飞溅。他那亦真亦假、故弄玄虚的神态,更加引人入胜。这个茅才不仅会说,而且还敢说,对一些看不惯的人和事,哪怕是连队干部,他也口不遮拦,照样吐槽,这样就难免会得罪一些人。1968年的一个夏夜,天气闷热,连队里的高音喇叭又响起了令人胆颤心惊的语录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几个“造反派”赤着膊穿梭于草棚间,脚上的木拖板叮叮当当地敲打着坚硬的地面,嘴里发出声嘶力竭地喊叫:赶快到饭堂前集合,批斗大汉奸茅才!
    昏黄月色映射下的低矮草棚饭堂前,黑压压地站了一大片人,茅才被几个佩帶“红袖章”的押了过来,他被剥了上下衣,只穿一条短裤,低头弯腰一声不吭,其实他根本抬不起头,因为一根绳索扣在他的头上,而这根绳索系着一只里面盛着水的粪桶,如此沉重的负荷,使得他只能艰难地挪动脚步。一群又一群的蚊子不停地围攻剥光了的身子,不断地叮咬他的皮肤,吮吸他的献血,他却始终不敢腾出双手挥赶。实在熬不过去了,也只能稍微晃动一下身子,或者稍稍抖动一下双脚,可蚊虫绕了一圈,依旧飞回他的身边。不多时,茅才的脸上流淌着豆大的汗珠,头和腰也弯垂得更低了,挂在他头颈上的水桶几乎贴到了地面。位硬汉终于憋不住了,在绝望中呜咽起来:“救救我呀!×书记……我是真正的贫下中农,祖宗三代呀……你是知道的……”突然围观的人群中有位女知青当场晕倒,现场引起一片骚乱。一批原本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青”,竟然看到一个老实巴交的贫下中农,正在忍受精神的摧残和肉体的折磨。   
    老天爷似乎也看不下去了,这时鸟云盖顶,电闪雷鸣,狂风夹着雷雨呼啸而至,一场闹剧草率收场。后来无辜的茅才被宣布“解放”了,他在“群众斗群众”“好人整好人”的厄运中经受了考验。那天,茅才在一片“万岁”的呼喊声中,情不自禁地双膝跪地,泪水再次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流淌……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受了这次触及灵魂的大革命以后,茅才就再也不敢吹“牛皮”了,很少再听到我家祖辈三代都是贫农之类的话了。这下他的“话痨”好像痊愈了,而本来就处于寂寞之中的我们变得更加寂寞了。
    天地良心,茅才的确是个好人。他为人正直善良,和他在一起做农活,说说笑笑很有劲。有些话很值得回味,所以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自己年轻时,家里的人轮班吃饭,转火关门,还有油盐船两只。我非常诧异:莫非你出生在一个有钱人的大家庭里?他狡黠一笑:不懂了吧,我家人丁兴旺,我父母生了五个子女,但家里吃饭的碗筷只有三套,所以要轮班吃饭。由于屋子小,晩上来了人,只能把门后的煤油灯挪转了位子才能关门。家里还养了两只鸭,把生下的鸭蛋换了钱再去买油和盐。我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佩服他讲话既能“添油加醋”,又能“转弯抹角”。
    崇明人喜欢把江当成海,好比藏族同胞把湖泊称为“海子”一样。当年为了糊口,很多身强力壮的农民,在农闲之时常冒着咆哮的潮水去“跑海滩”,即在江边上抓鱼网虾、拔水草、割芦柴,逢上狂风暴雨季节也许还能捞到被上游浊浪裹挟下来的台凳、衣橱等“横财”。茅才说,有一次他正在江边行走,听到有人喊救命,一个女人陷入泥沟坑里拼命挣扎,他急忙前去拉她。由于污泥緾住她的裤子,拉出来的女子下身竟然光光的,他急忙调转头去……听到这里,我笑得眼泪水也出来了,并坚持说:“你不可能掉头!”他倒挺坦然的,不愠不火地回道:“你不信就算了!”
    茅才生过胆结石,身上动过“大刀”,但他干任何农活都不甘示弱,更不会偷懒放刁,特别是开河做岸,为了省点力,大家都抢着一把锹去挖泥,而茅才总是一天到晩扁担不离肩,从不叫苦。我们几个力气小的“学生囝”都抢着和他搭档,这时的他总会眉花眼笑地对我们说:“这两个污小囝(傻小子),人死了力气一样会烂掉的。”他老家住在海桥镇,有段时间他晚上回家住,每天早出晚归来回十几华里,从来没有迟到早退。在沧海变桑田的艰苦岁月中,他献出了如水的年华和辛勤的汗水。
    前几年听说茅才走了,就想写点文字,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也不负我们相识一场。不知他在天国是否快乐,不知阴曹地府能否还他一个吹“牛皮”的权利。作为一个草民,也许调侃吹牛是他唯一的乐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8 14:5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虎把茅才的回忆文章写得很滑稽,很精彩,很感人,揭示了那个荒唐年月对人性,对人格的摧殘和践踏。
    一个三代贫农可爱的茅才,竟被当作所谓的汉奸批斗,让人啼笑皆非。我是親眼目睹这场鬧剧的前前后后,还有身材矮小的陈思瑞也因当过国民党軍团长的勤务兵而遭到轮番殴打、批斗,其批斗场面因茅才、陈思瑞的有趣故事般的演说而哄堂大笑,会场因此而失控……
    斗转星移,历史翻过沉重的一页,而茅才,陈思瑞都己作古,他们没有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而让人扼腕痛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8 15: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连“知青”陈家骏:诗虎兄《农友三祭》之茅才郎喚起当年的记忆,他的音容留给我的感觉是经历曲折,有自已的想法,音调较高,说话笑脸相对。愿老人在另一个世界能不受到欺负,吐气扬眉。感谢诗虎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8 15:1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连“知青”白治铎:新海四连的老三届农友,都会记得有个叫"茅才郎"的崇明老职工,他干活是把好手,还喜欢"瞎乱话"。在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他为此吃尽了苦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8 15:34: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连“知青”胡宇昊:“牛皮茅才”写得风趣生动有感人,点赞[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8 19: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没看诗虎的佳作,但茅才郎的照片已经把我深深打动。我和茅才郎曾经在同一个宿舍里,深深怀念茅才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9 17:17: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哈哈大笑,人物形象如此鲜活,性格特征如此突兀与众不同,让人感慨作者的笔力雄健,还有不一样的观察能力。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1 11:4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同学袁西窗感言:牛皮茅才,应该叫茅才郎。旧时崇明乡下人男的叫才郎毛郎,女的叫芝郎芳郎的数不胜数。牛皮茅才郎若泉下有灵一定会感谢你的这支使他得以超生的妙笔。读了你的文章让我了解了牛皮茅才郎这个社会底层小人物那种可笑可叹可亲可爱的富有时代特色的鲜明性格。说起来也难以相信,中国的改天换地就是由无数个茅才郎们流血流汗奋斗实现旳。打天下离不开茅才郎们,坐天下享乐他们就没这个福份了。这是命啊!能让茅才郎们活得舒心的社会,才是好的社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5-22 13:51 , Processed in 0.06665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