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20|回复: 0

[小说连载] 166、有个屯子叫东河三十三:我与杯中物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17 05: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三十三、我与杯中物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0.jpg


    都说酒量是遗传的,我就不信!俺家打俺爹那辈儿往上算,祖孙三代没有一个喝酒的,所以到了我这辈儿,兄妹四个除了我也是滴酒不沾。如此看来,俺这酒瘾与遗传无关,纯粹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结果,尤其是接受东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学会喝酒是必然结果。
    第一次喝酒是在东河骟马。四个马卵子抽筋剥皮,洗净臊物件儿,加上韭菜炒了一大盘,坐在木匠老崔家炕头上的我喝了第一口“北大荒”。62度的酒精一入口,辣得我咳天呛地,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老高,乐得老崔前仰后合,翘起大拇指连声赞道“好小子,挺敢喝,这才像个爷们儿!”说实在的,那一次真正吸引我的是马卵子,对于几个月不吃肉的我来说,马卵子就是肉,而且是好肉,至于酒,除了辛辣和难受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1.png

    喝酒在东北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交流的递质。东北人以酒识人,以酒会友,以酒论英雄,因此无处不见酒,无时不喝酒。按张守来的说法:阴天下雨,为防潮御寒得喝点儿;晴空万里,为心情舒畅得喝点儿;腰酸腿痛,为活血解乏得喝点儿;闲着没事,为消磨时间得喝点儿;朋友来了,为高兴得喝点儿;独自一人,为解闷得喝点儿……什么都是喝酒的理由,所以喝酒不用理由,想喝就是理由。东北人不喝便罢,要喝就喝他个杯空盏净,瓶瓶见底;要喝就喝他个五迷三道,六亲不认;要喝就喝他个口若悬河,豪气冲天。你有胃溃疡不能喝?不行!“宁让胃留个洞洞,不让感情留个缝缝”。再喝就胃出血了?正好!“感情深,一口扪;感情浅,舔一舔;感情铁,喝吐血。”再喝就倒了?哪能呢!“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刚开头,五两六两扶墙走,七两八两墙走我不走。”东北人喝酒讲究的就是喝好、喝饱、喝倒,一旦开喝,不撂倒个仨俩的不算完。在这种文化里成长起来的我,加上豪爽的性格,很快就和贫下中农在酒桌上打成了一片,酒量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从蹭饭混酒喝,到花钱买酒喝;从三杯两盅,到半斤八两;从自斟自饮,到聚众豪饮,慢慢有了名气。
    1970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和知青绍兴佬睡在一铺炕上,闲聊中吹起了酒量,谁也不服谁,最后决定赌一把。比赛条件是一瓶北大荒一分为二,一人一大碗,一气儿喝干,中间不准喘气,谁输谁掏钱。倒上了酒,俩人总觉得无菜不成酒,干完了总得吃点儿啥压压酒气。绍兴佬从箱子里取出一袋炒面,决定用它下酒。一声“干”,一仰脖儿,两碗白酒双双进了各自的皮囊。半斤白酒一口气喝干绝不是什么好滋味儿,酒一进肚俩人就抢着吃炒面。好家伙!火辣辣的嗓子加上干巴巴的炒面,一时间呛得俩人喘不过气来。绍兴佬一口气没上来,当场连酒带炒面吐了一地。我赢了,他埋单,从此不敢在我面前吹牛。当然,我的喝酒史不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也有走麦城的时候。1971年春节,我带着东河的宣传队去抓吉边防站慰问演出,结束后参加连队组织的欢迎宴会。关东大汉谭指导员本身就是好酒量,又有站长副站长、排长副排长、班长副班长加上炊事班和上士十几个陪酒的,梯队配置,轮番进攻,军用茶缸,一口半缸,不到半小时就把我整趴下了。席间出门撒尿,家伙还没掏出来就一头栽倒在煤堆上再也起不来。
    回到杭州,尽管没了东北的酒文化,但此我早已非彼我也,加上有一帮跟我一样从北大荒“酒精大学”毕业的龙江哥们儿时不时的聚会,还是少不了那杯中物。尤其是下海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成者酒也,败者酒也,个中苦衷,自不待言。禁酒驾前,我常常酒驾,到了家门口不知家在哪儿;明明住四楼,硬是拿着钥匙开五楼的门;当天停的车第二天找不着地方……不过有一件事至今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无数次酒驾竟没出过一次车祸,连一点儿擦碰都没有,凡遇擦碰都是清醒的时候。每次喝醉回家,免不了受太太的嗔怪,千篇一律的托词是“别人灌我”。当她亲眼目睹了我喝酒的全过程后立马下了结论:不是别人灌你,而是你自己灌自己。你敬别人,你喝他不喝;别人敬你,他不喝你喝。说来也怪,都说我好酒,但我一个人很少喝酒。仔细想来,我喝酒其实就是图个热闹,要个气氛,找个感觉,跟酒好酒孬,菜多菜少无关。前些天,浙江知青网的一位网友转贴了一首诗人艾青的劝酒诗,我觉得很有道理:
    她是可爱的,
    具有火的性格,水的外形。
    她是欢乐的精灵,
    哪儿有喜庆,就有他光临。
    她真是会逗,
    能让你说真话,掏出你的心。
    她会使你,
    忘掉痛苦,喜气盈盈。
    喝吧,为了胜利!
    喝吧,为了友谊!
    喝吧,为了爱情!
    你可要当心,
    在你高兴的时候,她会偷走你的理性。
    不要以为它是水,能扑灭你的烦忧。
    她是倒在火上的油,
    会使聪明的更聪明,愚蠢的更愚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21 22:51 , Processed in 0.06027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