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230|回复: 1

[斯人芳华] 165、阿珍,你一直在我的生命里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12 05: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蒯红弟

阿珍,你一直在我的生命里

蒯红弟



1.jpg
知青墓前的凭吊


    遙远的大西北边睡上的塔里木,曾是我和我的知青伙伴们下乡生活的地方。51年前,我们这群初出校门的知青,青春飞扬、热血沸腾地来到那片土地上,决心扎根边疆屯垦戍边,但是不久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我的生命彻底坍塌了。
    我当时所在的蚕桑二队和一队恰好是邻居,阿珍是一队的赤脚医生,我是二队的小文书。由于我们靠公路近,每当场部邮递员送信,两个队的信件邮包都归我收件转交,一来二去的我和阿珍就熟悉起来了。感谢上苍的眷顾,我们两个年轻人在相距上海4400公里的大漠壁滩上相恋了。
    每当夜晩来临,我俩就偷偷跑出宿舍,相依相偎地仰望着星空,遥想着故乡上海那南京路的虹灯、外滩的情人墙……
    “阿珍,看样子我们要永远在塔里木扎根下去了,上海肯定回不去啦。”我试探着她。“小弟,像你这样成分不好的家庭,想回去恐怕都难,我们总有一天要长大变老,倒不如趁年轻在农场成个家吧。”珍深情对我说。
    1967年戈壁滩的仲夏,留下了我们幸福甜蜜的记忆。在壁上冉冉升起的簿火里,大漠里忽不定的微风吹佛着我们两张幸福的脸庞,大西北的花前月下”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从此,我俩暗暗使劲,每个月尽可能省下每一分钱,精打细算过日子,为结婚做准备。
    转眼大西北的秋天悄悄地抹去了荒漠上仅有的一眼绿色。心细体贴的阿珍,省吃俭用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托场部邮递员从供销社带了一斤绒线,拆了她自己的旧毛衣,每晩都在煤油灯下一针针一线线地精心编织着。仅仅一个礼拜我就穿上了阿珍打出“彩色”毛衣。微凉的秋意中,一股暖流涌上了我的心头几十年过去了,从新疆到上海,毛衣始终箱底的宝贝,我一直珍藏着它。
    1968夏天,壁上沙枣花星星点点地开放着,好看极了下班后顺路采撷了一束准备送给阿珍。刚到阿珍的住处,她的同事便喊道:“小弟,小弟不好了,阿珍出大事了!”顿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接着我被阿珍的同事带到了卫生室。面无血色的阿珍静悄悄地躺在病床上,己经毫无生命的迹。我大叫着:“阿珍,阿珍!”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之后,机耕队长告诉我,阿珍代病号扶犁耕地,因天已晩在回宿舍的路上被拖拉机的犁铧带住头发,倒在地上遭到碾压而丧失了生命。
    一队南边的荒僻沙包,我抱住刚为阿珍立的墓牌痛哭流涕,远处那台夺去阿珍生命的拖拉机,轰鸣着奏响撕心裂肺的哀鸣曲。
    1980年冬,我们一家有了“袋袋户口”要回沪了,我特意去墓地向阿珍告别,我真不忍心让她孤单单地留在如此荒凉孤僻的地方。我将阿珍坟茔上的沙土装在一个信封里,带回上海洒在了黄浦江里,权当是把阿珍也带回了上海。
    值得欣慰的是,今年相关部门将阿珍的骨灰迁回了上海,安葬在海湾园墓区,从此阿珍魂归故里,能在有生之年常去看望阿珍。
    阿珍的不幸罹难,留下了我一生的痛。而今我想告诉她:阿珍,我当年是一个出身不好的知青,你却给了我无私的爱,虽然你离开我已经多年,但是你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永远怀念你。

(作者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知青,后转入上海市海丰农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6: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感天动地。我也感同身受。我流泪了。谢谢红弟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