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137|回复: 0

[斯人芳华] 164、清明时节忆钦鸿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7 05: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礼民

明时节忆钦鸿

王礼民


0.png
1968年8月11日钦鸿等乘坐列车离沪


    我与钦鸿兄同庚。同年同列火车到达同一个农场——八五四农场,又是同年同时到达新开荒点62团(红卫农场)工程一连。1977年恢复高考,我俩同时考出农场,我去哈尔滨读书,他到克山上学。2015年钦鸿在南通过世,现在我提笔写作“清明时节忆钦鸿”。
    钦鸿在农场时用的是“钦红”名,我在编《青春北大荒-工一连往事》时,得到他的提醒,不是红色的“红”,而是江鸟“鸿”。
    钦鸿属于“根正苗红”的一类人,据说在校时曾内定送俄留学。“文革”一声巨响,高校停办,他报名下乡,不到三个月,“就参加了全团学习毛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到新开荒点后,其在日记中写着:“今到团部报到,我作为战士代表参加了连队干部关于创四好的学习班。”(1969年4月7日)“昨天,宣布了五好战士名单,我也在其中。”(《往事》钦鸿《1969年日记摘抄》)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之际,农场连队根据上海来的材料,对钦鸿进行了长达一年的内查外调,最终给与“开除团籍、行政记大处分,成为连队唯一不是四类分子的“阶级敌人”。即便如此,钦鸿依然激情不衰,看他在《往事》“沧桑十年梦”一文中的自我潮解:说来也真可笑,当时我已经被诬指“反动”,打入另册,却还在为上山下乡唱颂歌,为“捍卫毛泽东路线”抒豪情。但那确实是我当时的思想追求,并没有因为自己横遭打击而有所改变。只是日后经过反思,才慢慢地有了新的认识。这应是钦鸿真实的想法。钦鸿是位热血青年,后来他在南洋文学方面创出一片天地,是南通市社科联的研究员。
    我是连队不能参加“贫下中农会议”的一类人,钦鸿落难后,我俩一度接近,但是当年未能深交。编辑《青春北大荒-工一连往事》时,同为编辑组成员,有邮件往来,有两次想去南通与他会晤,因住院未能成行便托友捎去口信编辑组会议曾聆听其编书经验;他曾向我了解“上告信”的细节;我帮他搞到盖有农场党委公章的平反信复印件;他约友来我处家访,等等。我被钦鸿的热心所感动。
    钦鸿兄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在其极困难的情况下,他的同学闻彬女士不畏强暴、紧跟不舍,尽管同遭不测,他俩不弃不离,都是真君子。
    钦鸿兄英年早逝,实为惋惜。当今流行一句话:“60小弟弟,70多来希,80不希奇,……”想不到钦鸿兄刚迈入“多来希”的阶段,就驾鹤西去。家庭塌了一根顶梁柱,国家缺了个人才,我们少了一位好朋友。
    愿钦鸿兄在天堂快乐。

    编后:值此清明之际,特刊载王礼民于去年清明写就的悼念文章,《青春足迹》系列文稿暂停一期。

0.png
钦鸿在建筑工地上搭脚手架、参加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及后知青时代的聚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20 17:05 , Processed in 0.06079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