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705|回复: 0

[追忆往昔] 163、大学趣事多(第三集):赤脚大学生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4-2 06: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露恩
     
    大学趣事多(第三集)
赤脚大学生

陈露恩


0.jpg
赤脚大学生的蓝球课


    按语:所谓赤脚,即双脚裸露在外,处于不穿鞋袜的状态。但长期赤脚会出现脚趾变形、脚跟开裂以及足部皮肤逐渐粗糙的现象,所以人类进化到一定的阶段,便开始穿起鞋袜加以保护自己的双足。
    可在上世纪那个红色的年代,造反有理,赤脚意味着革命,于是卷起袖子,撩起裤管,打着补丁,挎着黄布包的人物比比皆是,出尽了风头,接着赤脚医生,赤脚老师,甚至赤脚大学生也都应运而生了。


    从市郊农场和郊区农村抽调到师大的学生,是一批特殊群体,仿佛农民工来到高等学府,给大学带来泥巴味。那时有“农场班”“郊区班”,这些学生带着浑身泥巴,从田里爬到高等学府,“卷起裤腿”入大学。当时的农村有赤脚医生,师大这批特殊的赤脚大学生。他们将农场的习气也带进宿舍,尤其是体育系。
    农场人都爱睡上铺,因为那儿属真正意义上的私人空间:独上独下,干扰少;而下铺属“半公开区域”,无论是政治学习,还是接待同学,人人可沾下铺的边。于是报到第一天,大家继承农场的“占位”意识,都想居高临下,一些小纠纷也就应运而生。   
    说来奇怪,寝室里八张床铺,卧主分别来自崇明八个农场戏称“八国联军”。平时互相爱用崇明话调侃上课叫“出工”,放学谓“收工”。吃中饭称“吃点心了”,顺口亲切,感觉自己还在农场。
    体育系运动量大,消耗性强。田径、体操、球类、游泳、举重……样样要学,统统要练。教练沿用体院训练运动员的模式进行教学,而我们都是种田出生,于是产生一系列问题。首先就是食欲大增,营养跟不上需求。农场吃惯了早餐的干米饭,干活有劲。现在则吃稀饭馒头,清汤酱菜。上午二节后,已是饥肠辘辘,有气无力。于是趁课间休息,赶紧溜回宿舍,冲调家里带来的炒麦粉,一瞬间,满屋粉香,人人回归到农场的氛围。这也算是大学里的新鲜事物。
    农场的煤油炉也在这儿死灰复燃。几个调皮鬼常到校外农民自留地偷偷弄点花生、番薯等农产品,回到寝室烧烧烤烤,丰衣足食。学校靠近曹河泾,有大片农田,资源十分丰富。更有来自宝山郊区的其他班同学,他们发扬南泥湾精神开展延安大生产运动,竟然在室外墙壁角落处开辟“自留地”,种上黄瓜、番茄,土豆等等,把师范大学办成了人民公社,令人啼笑皆非。后被校方发觉,予以取缔。
    有些体育系的男寝室凌乱不堪,杯盘狼藉,真是桌上如散宴,床下似废庫:吃剩的饼干、开了盖的易拉罐、臭袜子和有汗渍的球衫、还有沾满泥巴的钉鞋,琳琅满目,目不忍视。面盆里汗衣汗裤可浸泡数日,真怀疑啥时会长出蘑菇。这些人像焦大站惯了一时不习惯坐下一样,将农场粗鲁邋遢的习惯,搬迁进来大学,仿佛一只昆虫从脏乱差洞穴里爬至窗明几净的环境中,同时将身上的草屑泥尘也带入了新居。两年以后,农民大学生才逐步回归上海人讲卫生爱整洁的城市习俗。宿舍终于像宿舍了。
    不少体育项目,需要灵活,技巧、敏捷、协调。而在农场干惯重活粗活的知青,往往笨手笨脚,反应迟钝。他们缺少这方面的身体素质训练,他们长满老茧双手更适合握锄头铁撘。
    记得我班好几位同学学举重,挺举、抓举就是举不起,学不像。但却可以将三百斤重的杠铃扛在肩,轻而易举从底楼扛到四楼,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看得举重教练目瞪口呆,不可思议。他们把农场干活的动作模式扛进大学。搞体育的肌肉群力量、运动模式与干农活的截然不同,很多人用阿翘可挖起重量级泥块,但上了单双杠两手臂却浑身无力。大热天练习跳高跳远,班级同学都爱短裤赤脚,赤膊上阵,好像处于农忙双抢,将田径场、沙坑当成水稻田。
    教练面对这批体育系的赤足大学生,哭笑不得,也只能眼开眼闭,听之任之。我们寝室里有个来自新安沙农场的同学,老爱说梦话。好几次大清早,梦里用崇明话连呼:”出工了!割稻去啰!奥忘记带小节!(不要忘记带镰刀——编者注)”我们梦里被他的呼喊惊醒,居然也习惯成自然,睏思朦胧中赶紧下床找小节……一时成为趣言笑谈。老实说,只有共同的务农经历,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心灵感应。
    平心而论,师大校方对体育系食堂还是怀有“政策傾斜”的:考虑到专业性特殊需求,故食堂菜的品种多,油水足,量也多。那时校园流传这么一句话:看看玩玩文艺系,吃吃喝喝体育系。但还是供不应求。那时人手一饭卡,实施计划供应。不少人吃不饱,晚上就跑到校外小饭店、小摊头,弄点阳春面、柴爿馄饨充饥。一眼望去,这些人全穿着球衣球裤,一幅穷凶极恶的样子,捧着大碗,狼吞虎咽,吃的时候啧啧有声,碗底精光则撸撸袖子,然后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一看便知是体育系的一帮“饿煞鬼投胎”。久而久之,球衣球裤们吃夜宵成为师大夜宵滩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01.jpg
我的剑术
   
    我酷爱体操武术,放学后基本上都扑在体操房内。由于运动量大,肚子也饿得快,为此我早饭省下一个刀切馒头,下午当点心。炒麦粉则四季常备,饿了就吃几口。大学工资和农场同步,只有24元,经济十分拮据,属于寒酸型的大学生。那时喊着备战备荒,于是学校停课发动师生挖防空洞。这时是体育系出风头大显身手的好时机。一方面,挖泥农活对知青而言轻车熟路;另一方面,体育系的学员以运动为专业,体力体能自然要比其他系强得多,所以每次都是超额完成任务。在挖防空洞的岁月里,我们似乎处在农场开界河的场景中,那些久违的动作带有亲切的回味。当然,现场条件与农场的要求不可同日而语,学校要求一天只干二、三个小时就收工,轻松自如,简直就是象征性的中学的学农劳动。
    体育系上课,都披着旧的运动衣,上面刻有“上海师大”的字母。我们平时上食堂,下图书馆,甚至晚上在校内外闲逛,都穿着那套破旧不堪的球衣球裤,到处晃悠,随意自在,很像当时农场穿惯的劳动衣服,影形不离,伴随终日。如此穿着,出入校门也省了学生证。在相当长一段日子里,我们总感到自己还生活在无拘无束、不修边幅的农场世界里。堂堂的大学校区,沦为“城乡结合部”,一番别有风味的“邋遢浪荡”形象,也算是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异常有趣,十分好笑。

0.jpg
能认出照片中的我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4 23:07 , Processed in 0.07694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