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276|回复: 1

[重返故里] 161、过年了,想起了他们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23 07: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余杰

过年了,想起了他们

余杰


meitu.jpg

   
    按语:五十年过去了,今年——乙亥猪年的春节,余杰回到了云南的边疆农村,探望了当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回城而留在当地的知青,并祭扫了长眠在那块红土地上的知青战友。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当这个时候,余杰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们。余杰说:“这些曾经与我们一起共同劳动和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也是知青啊,他们是眼巴巴地看着我们离开了他们的啊!”这终身难忘的一幕始终铭刻在余杰的心里!
    3月10日,编者当面向作者余杰重返故里,探视兄弟姐妹的行为表达了敬仰之情。


    春节来了,合家欢聚,开开心心。
    每逢佳节倍思亲啊。每当这个时候,我不由自主的会想起他们,一些曾经上山下乡的朋友们——
    第一个思念是那些一辈子留在农村(农场)的知青朋友们。
   
meitu.jpg

    五十年前,我们一起上山下乡,来到了遥远的边疆农村。那时,我们都是没有读完初中高中的学生啊。度过了将近十年的艰难的岁月,在四十年前的大返城中,我们幸运地回到了城市。我们都走了,可他们由于各种原因留了下来。他们在这片土地上一干就是一辈子啊,一辈子都交给了农村。四十年前的大返城时,这些曾经与我们一起共同劳动和生活过的兄弟姐妹,是眼巴巴地看着我们离开了他们啊!这一幕终身难忘啊!
        过年了,千万不要忘记他们啊!如今我们都退休了,也许他们还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为了生活还要去上山割胶、还要下地去种菜、还要去喂猪、还要去集市卖掉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农产品等等。生活的艰辛是我们回城的知青所不能想象的。他们是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身献子孙的老知青们。假如当年在大返城的时候,他们也与我们一起离开了这片土地,现在又会是怎样呢?假如没有大返城,我们留在了这片土地上,现在又会是怎样呢?这里是没有假如的,已经没有必要去假设了。一句“我们要回家!”的呼唤积聚起的大返城使我们都回来了。现在退休了,在城市里享受着生活,弥补着曾经失去的美好生活。与这些一辈子在农村的城市知青一比,我深深地懂得了两个字:珍惜!此刻,我们只能在喜庆的节日里,遥祝我们留在农村的知青朋友节日愉快,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的!
    第二个思念是那些长眠在红土地上的知青战友。

meitu.jpg

    每当这个时候,我会想起他们。长达十年之久的上山下乡,我们曾经守望相助。这种情感是没有上山下乡经历的人所无法体会到的。尤其是那些曾经生活在一起离开上海到云南上山下乡的同学、朋友,在一瞬间意外地离去后,那种悲哀和思念之情永久地留在了心中。
    突发的疾病,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或者是当地的医疗条件的限制,造成了知青的死亡;
    崎岖山路上的翻车。在大山上、森林中被大树压死的、毒蜂子叮死的事件时有发生。艰苦恶劣的生存环境,缺乏基本的劳动保护措施等造成了知青的死亡;
    为了一点小事发生斗殴,也有为了争夺女朋友的争风吃醋的群架,还有一不留神的失手等等,使一些知青意外地失去了生命;
    还有因为种种原因被残酷殴打,被关押,被批斗以后的死亡,有的是不堪忍受的自杀,有的是至今不明原因的离奇死亡。
    从1968年开始,当来自全国各地的知青们来到了云南这块土地上,此类事件不断出现。在我的记忆中,有两位知青给我留下很深的影响。
    我是1970年4月24日从上海出发前往云南兵团的。在离开上海的前夕,我特意到同一个里弄的同学家中了解云南兵团。这位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叫陆国海。当时他先于我到了云南兵团的一师二团五营工程连。我看了他从云南写给家里的信,大致知晓了一些云南的情况。当时我还盘算着到了连队以后一定要去看看老同学。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们到达连队前,陆国海已经离我们而去。死因是被山上的大树压死的。后来云南东风农场专门为知青建了龙泉公墓,但在墓地里找不到陆国海。据说,找不到他的埋葬地了。唉,一声叹息啊!
    另外一位是安葬在龙泉公墓中的上海知青施德全。他是来之上海市上海县(该县已撤销)的一位知青。他有一个绰号“小猪锣”。德全个子不高,胖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脸。因为年龄的关系,大家都把他当作小弟弟。干活时他可是一员虎将。德全是因为在上山砍竹子时被蜂子叮咬后受了重伤的。据当年与德全一起在机务队工作的重庆知青高维回忆:“我是和施德全一同从15分场8队调到机务队的,我开轮式拖拉机,他开链轨拖拉机。出事后他被送到景洪农垦分局医院抢救,三天都昏迷不醒,直到停止呼吸。我奉命开着拖拉把他从景洪接回分场,那时的公路很差,拖拉机就更颠簸了,我知道他已永远地离开了,再无知觉,可还是尽量把拖拉机开得平稳一点,生怕颠簸影响了他的沉睡。……”
        可以说,在所有曾经到过云南的知青都能够有这样的往事记忆。那些同伴们在消失的时候的音容笑貌定格在我们的记忆深处。这些逝去的知青都是从上海出发的,都是在同一面上山下乡的大旗下进军云南的,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美好的梦想的,都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啊!如今,我们回城了,他们则在异乡安息了;我们在享受着晚年的生活了,他们永远定格在那个青春年华中。作为上海知青到云南去的一部分,该给这些人、这些事留点位置。哪怕是一个两个。等到了我们在天堂里与他们会面的时候,我们可以真切地对他们说,我们没有忘记!
    大过年的,在喜庆中说上一些感伤的话语,为的是不忘曾经的苦难;为的是珍惜今天的幸福;为的是不允许悲剧再度重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1 15: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同的经历,真挚的情感,读来令人动容,谢谢我们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20 17:14 , Processed in 0.055587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