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74|回复: 0

[系列散文] 161、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1:春景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23 06: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生仁

    《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1
春景

张生仁


2.jpg


    久居城市,四时八节就淡了很多,还没怎么地就感到了春的存在。忽然间就到了清明。
    在城市里,不必说桑畦麦垄,田家隐翳竹树,樵童牧竖相征逐,这类野趣里的事,便是杂花、生树、长草长、莺飞连征象也没有。所见的草木大抵都是法桐冬青这类没了家的植物,却也怡然自得的常绿在那里。花养在暖房里,见不得风雪,就坐了“娼妓粉妆”随时卖笑。连同候鸟和禽虫,除了被人关在笼子里,变成了养熟了的软骨头、奸臣,就是会看人脸色的猫狗,都是些早就没了节候的家奴罢了。自由的飞而能见到的,只剩下麻雀这等盗粮贼了,仿佛冬天里也啾啾的叫,不知他是哪一季的鸟。
    若说城市里有些春讯,显著的不过是冷了暖了,衣服从棉衣换成薄衫,身上去了些累赘,便觉得轻巧。仿佛这就是春天了。就说:“春天了,花开了。”其实,也只是些应景的话,春似乎并没有在心上。细想起来,这许多年就像上满了发条的玩偶,只顾了不停的做戏,竟然忽略了春景,真是非常的遗憾。春就沉甸甸的压在心头,让人不甘心。
    有一次我去南方访春,还没出发时,就发着狠要看看江南的春色。却不知南方的春天虽有花事的情味,但也是作雨的时候。老是牛毛般的无边细雨,滴沥蒙蒙,老是湿漉漉的潮,空气里能拧出水来,整天见不到大的太阳。房间角落里隐约有霉意,被窝也是涩涩的,晚间要撕扯一番,才能分开被褥,歇息下来。这种天气让人觉得很不精神,心情也低迷得很。
    因为是出差,时间大多还是在城市里。虽然苏杭两州和太湖都游了,也只是浮光掠影的看看。花园里那小山的青峦、吐蕾的山桃、淙淙的流水、两岸的花树、乌篷的船家的确可以入画。茂林修竹中夹杂着交错散漫的落叶也能成诗,只是人工雕琢的痕迹太重,又被讨厌的雨笼罩得雾水涟涟,霭霭浮浮的。更兼一拨一拨的当地商贩,追在身后兜售,也让人兴致索然。
    真正领略到春却是从杭州到苏州返程的路上,隔着车窗望去,烟雨葱茏中有几痕黛色的山影,愈远愈淡了下去。一家绿野小桥,几丛青瓦白墙的村落,在秀润的杨柳中若隐若现,也都是淫雨霏霏的有些迷离。蓦然,偌大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夺目而来,疏雨下格外的娇嫩,挤挤压压的装满了视野,异常的清晰,异常的醒目,几日的沉闷一扫而光,令人骤然爽朗,心胸旷达起来。只可惜,这景象未及我细细斟酌就一掠而过,远不及当地的人历尽了春天,可得南方春的精髓。
    或许,在雨霁云敛时,才能看“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景象,也见得到蜂蝶扰攘着调戏春花姑娘的情绪罢。但是,南方的春天给我的印象总是天潮潮,地湿湿,身上好像挣也挣不脱的湿布衫,让人舒展不开手脚,一直滞涩到你骨头里,是那种最难将息,欲说还休的味道。唯一能称道的也就是那一片油菜花了。
    这样的感觉和城市的春同样让人沉闷,晦晦霉霉的,很不解气,远没有我们北方的春天来得明艳。北方的春天很矜持,且没有暖阳的预告。天过了阳春二月,还是一味的冷,野旷还是枯黄的,河里也有未解的冰,木叶上犹有雪迹斑斓,黑灰色的树,干干的地……日子仿佛仍在严冬的禁锢下默无声息,人们就说:“这该死的天!”
    忽然一天夜里,春风就刮起来了,也不给人一丁点的征兆,就若雷怒号、铁马驰骤,呼啸作响着从塞北的高原,从茫茫的大漠走过。掠过山梁河川,挟沙走石的直直扑下来。像极了一个野性的汉子,分外的彪悍,他呐喊着,怒吼着,他的声音既大又粗壮,残冬就第一个唬白的脸色,头也不敢回的溜走了。他在四野中狂奔,摇撼着树,扯掉他们的枯枝,踏过冰床,踢碎它阴冷的脸。他跑到每一户人家,去敲打门窗,告诉人们新的季节到了。
    这风,接连几日不断,阴天蔽日,沙尘飞扬,打在脸上生生作疼。人们便躲在家里,夜饭后,裹紧被窝,听着炉子上的水嘶嘶作响,等着风把冬季里残余的寒意一股脑地卷了去。猛然半夜里,轰隆隆,轰隆隆的一大声响,震撼了大地,那是黄河解凌了,河流放肆的奔跑起来。风却不知什么时候住了。早上起来一睁眼,冬麦返青了,柳枝柔软了,枝条上绽出米粒似的新芽,探头探脑的小草也应在“遥看近却无”。空气里荡漾泥土的润香,田野上绿意朦胧,朱蕾点点。有一弯清池,一抹桃红,一丘梨白……,仿佛一夜间,归雁一声长唳,春天就来了!
    春天来了,碧空长天,春日融融,飘几朵若有若无的薄云,就是绿轮成烟的杨柳间袅袅升起的炊烟,远远的看来,也仰伏得错落有致。农田里星星点点的满是劳作的人,几副牛犁在春耕,几驾马车在运肥。清流激湍的小河回悬涌注,向远方迅跑,早燕快捷的掠过去,是到河边衔来春泥急着做巢。闹春的孩子早就折了柳枝来,开始喧嚣在柳笛声里,放心大胆的干着春天的事情。大自然神韵的笔触,淋漓尽致的渲染着北方的春天。也许你觉得到处是草醺醺,木欣欣的蓬勃。
    若是傍晚时分,便有小儿拖着风筝来放。跑得累了,就除了外罩,露出鲜艳的毛衫,紧随其后的母亲,舒展着柔软的腰肢,向前伸着一双手,生怕孩子跌仆倒,也是脸儿红艳的很。顷刻,那风筝放了上去,须臾间就高远了,人们仰了头,久久的望去,像是放飞了一个消息,跟随了很多的希望似的。
    这都是小时候的春景的,经过了多年变迁,听说很多的乡亲都进得城来,忙着做生意。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变得和我一样,茫茫乱乱的一心追逐生活里的事,在不经意间就淡了这春天,更不知道现在故乡的春天是否还会这样?是否也萧然了很多?
    春天本来是让诗人踏青哦吟的季节,在于我却只剩下回忆了,信手写来,竟让这样颓废的一个疑问做了结尾。年年春色,年年柳,春是不变的春,大约是我变了。或许真的该放下身上的枷,打开门,换一种心情,这么好的春景如果不能感受,生活也真没有生趣了。
    是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茸茸的绿意,梦见了我是一只破茧的春娥,在故乡的春天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14 23:17 , Processed in 0.08282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19,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