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66|回复: 0

[小说连载] 160、有个屯子叫东河三十:一次得意的狩猎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17 06: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三十、一次得意的狩猎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0.png


    在抚远参加过多次狩猎行动,成绩平平,不是枪法不准,而是心理素质不好,一看到活物就紧张,生怕功亏一篑,因而经常功亏一篑,但有一次狩猎的成绩让我今天想起来都为之自豪。
    那是1971年秋天割完大豆后,我带着东河的几十个人在卫东修东方红水库。一天早晨,施工队按惯例出发去三里地以外的水库工地,我因为安排留守人员的生产晚走了一会儿,与老农孙吉鹏结伴而行,老知青们的爱犬赛虎拖着一身肥膘前前后后地跟着我们。10月的北大荒已是草枯叶黄,寒气逼人,割下的大豆码在地里,一堆一堆的,只等上冻后脱粒打场。此时正是狍子、野猪们频频出击,偷食秋粮的好时光。几天来,已有好几个猎手有了不错的斩获,馋得我心里直痒痒。出发前,孙吉鹏告诉我,这几天有一群狍子总在大地和草甸子间出没,数量不少,让我带上枪,也许能碰上好运气。我掂了一支7.62毫米步骑枪,顺手在枪膛里压上了五发子弹。走出村口远远望去,先行的队伍在前方几百米处三三两两地行进。我心想,就这前呼后拥的打狼阵势,就是有狍子也早吓跑了,因而放松了警惕,大背着枪快步追赶前面的人群。从东河去卫东要挨着大地边向东绕一个大弯,然后再转向北,就在这大弯处有一片不大的柳毛子挨着道旁。前面的几十个人喝五吆六,咋咋呼呼打那儿过,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等到我俩走近时,忽然从柳毛子里窜出一大群狍子,公公母母,大大小小足有几十只。
    我愣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急得孙吉鹏磕磕巴巴地大喊:“狍……狍子,快……快打!”待我顺过枪来,狍群已窜出了几十米。我端枪瞄准最近的一只刚要击发,忽然听到柳毛子那头有人说话,仔细一看,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两个老娘们解完手站起来系裤带,位置正好对着我的枪口。等我缓过神来,狍子已经跑远了。眼看着一大群狍子在草甸子里撒欢儿地跑着,后腚上的白毛一撅一撅的,我气不打一处来,孙吉鹏更是一阵埋怨,嘴里嘟囔着:“死娘儿们,早……早不尿,晚……晚不尿,白……白瞎了那狍子。”我心想“这下死了心吧,今天肯定没戏了,”于是关上保险,又把枪大背在肩上。孙吉鹏外号“土地佬”,长着一双鹰一样的眼睛,对野生动物的习性了如指掌。我已经走了好几步,他却仍然呆在原地,踮着脚尖往草甸子里张望。
    我喊了一声“还看啥,走吧!”话音刚落,就在我俩前方几十米处齐腰深的草丛里“腾”地一下站起一只公狍子来,两只大角威风凛凛地支楞着,两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们。这次我反应很快,摘下枪打开保险迅速将枪口指向目标。就在我刚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间,狍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转身朝甸子里跑去。我按照运动目标射击的要领,迅速构成瞄准线,根据目标的速度估计好提前量,在狍子跳起来即将落下去的一瞬间扣动了扳机。“叭……”巨大的枪声在空旷的原野上回响,然而,那狍子跑得更快了。我退出弹壳,又推上第二发子弹举枪瞄准。就在这时,我听见孙吉鹏击掌高喊着:“倒……倒……倒!”再看那狍子,越跑越慢,越跳越低,最后湮没在草丛中不见了踪影。我俩对视了一下,心照不宣地向百余米外的草甸子深处跑去。在一片被狍子临死前挣扎滚压而凌乱倒伏的草丛里,我们找到了猎物。可气的是,平时连耗子都怕的赛虎,这时却趴在死狍子上大快朵颐,啃得满嘴是血。我上去对着它的屁股就是一脚,可它却死死咬住猎物不肯撒口,气得我恨不得一枪崩了它。孙吉鹏仔细检查了子弹着点,子弹从狍子的肩胛骨洞穿,出口处有碗口大,我真不明白它中弹后是如何跑完那最后几十米的。孙吉鹏对我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好……好枪法!”然后哈下腰,两只手抓住狍子的四条腿,猛一发力将死狍子扛在肩上朝卫东走去。一进卫东,人们都围了上来,我唾沫星子乱飞地将一枪击毙运动目标的过程吹了一通,那神气劲儿比武松打虎还牛B。
    几个月来,那一天的伙食最棒,七八十斤的狍子成了人们嘴里的狍肉丸子、狍肉饺子。当然,那张狍子皮成了我的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6-20 18:00 , Processed in 0.05930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