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352|回复: 1

[系列散文] 159、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0:公园里的闲话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11 11: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生仁

    《城里住住,乡下住住》10
公园里的闲话

张生仁


02.jpg


    按语:人是群居动物,最害怕孤独。离开了几十年的工作岗位,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事,难免存有失落感。不妨转换一下角色,来个软着陆,然后敞开心扉,融入新的社会群体,寻找新的愉悦点,从容地走完人生的下一站,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依然是无限美妙的夕阳晚霞。好在国家已经立法,按照《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规定,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是我国离退休人员和其他老年人晚年生活的指针,是我国老年人晚年生活幸福愉快、健康长寿的保障。

    说的是城里的事。有些话在乡下说和在上海说就不一样了,有些话,拿到乡下就没有了公平。
    由于身体不好,领导动员我提前退休,于是我就被企业减员增效作了贡献。在单位工作的时候,虽然说不上很忙,总也有事干。有些琐事就像精神支柱一样,使我觉得自己工作岗位很重要。然而,对于我的突然退休,没人表示惊讶,也没人议论对我是不是公平。
    开始非常之不适应。不用挤车了,不用去看领导是不是在文件上画了圈,做了批示,也不用为一篇讲话稿抓耳挠腮,不用去看领导办公室里的饮用水是否准备好了,是否有足够的茶水杯子;不用关心领导办公室来了几拨客人,不用为楼道里的花浇水动脑筋。总之,不用上班了。一下子,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再也听不到领导的叫唤,看不到同事们忙碌的身影和办公大楼门前进进出出的人流,听不到会议室里的开会声……
    刚待在家里时不知道做什么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楼下几个老人在打牌、下棋,还有几个在看热闹。开始觉得自己一辈子是干办公室工作的,到路边树荫下打牌、下棋,有失身份不好意思。再说,自己年纪还没有到退休年龄。于是,偶尔也会解释:“其实我身体好的很,工作也从未出过大的差错,再干几年没问题。”说这话时,总是满脸写着无奈。做饭、洗衣等家务,我是从来不做的,爱人已经形成包揽一切的习惯,而且并不因我退休而改变。我有时也伸手帮着干点,但每次都会挨批评:“这不是这么干的,那做的也不对。”干脆交叉起两手什么也不做。这样一来,就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可做了。往常下班回来可以说说单位里的情况,也听爱人讲讲小区里的轶事,如今单位的事自己不晓得,小区的事全知道。实在难熬,就把买菜的事承担下来,早早地就上街,把早市逛了几遍后,才买几样菜往家走。老婆有点挑剔,我每每买菜回来,她就一样样查看,于是,茄子买贵了,西红柿没有挑选好,韭菜捆里还有烂的……如此一来,干脆连买菜也不管了,这下子可真的没有什么事可做了。
    我很留恋上班的那些美好时光,但只能留恋而已。
    隔着窗户望去,树荫下,老头老太们仍旧在打牌、下棋,有说有笑,很是默契。看着看着,就像是寻找了希望,看来也只有走那条路了。一来就也就没了身架价。有时牌打累了,烦躁了就到附近的公园里去逛逛。原来想,以逛公园来弥补因住房小不能像别人那样种花养鸟,打发多余的时间。没多久,就觉得公园这个地方很特殊,简直就是个万花筒、小社会,公园不大,从早晨五点钟开门起就会拥进一些老年人,一来就围住那些树和新增的健身器械没头没脑、没章没节的地锻炼起来,用她们自己的话说这叫垂死挣扎。等她们锻炼累了、烦了,时间也就到了六、七点钟。这时就会拥来一些无忧无虑的像我一样的中老年人,这些人,有的带着花花绿绿的折扇,有的携枪挟棍,带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器械,进来就迫不及待地操练起来,有的用那早就过时的四喇叭收放机放出了早就淡化了的怀旧曲子,随着升起的太阳唱着《红太阳》跳起“忠”字舞,一直到太阳变大,八、九点钟才散去。这时会有些有事无事的人来到这里,可以看到一些中年谈情说爱者。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年轻人的世界,小河边、小路旁、大树下、草地上……那些热烈的气氛可想而之。除此之外,那些以闲聊为乐趣的人从早到晚占据了中心位置。
    于是便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闲话。
    河边的林荫小道上有两个女人,谈论着家里中的丈夫和外面的男人,谈论着别人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谈论着明星的脸和自己的脸,谈论着山西的醋和莲花牌味精……
    小亭子下面几个男人面对面散作着,谈论着别人的升迁和自己早已过时的业绩,谈论者谁谁谁酒后的丑态和某女对某权贵的媚态,谈论着布什和拉登,谈论着俄罗斯的森林大火和日本的大地震……
    小桥上一个女人用手机打电话,声音很大而且很怪异,一会儿说孩子晚上尿了多少回尿,洗尿布都忙不过来,一会儿说婆婆眼睛特别的厉害,老是盯着她,像个间谍,有说丈夫总是在外面喝酒,家里的事儿啥也不管,说孩子太淘气,让人操心死了,说昨天炒鸡蛋盐放多了,说排骨汤里放鸡精比放味精好……
    两个有打电话爱好的男人,一个在公园这头,一个在公园另一头,拿着手机也聊了起来,这个说最近我总爱抽“三五”烟,那个说他越来越爱喝”神仙“酒,这个说女人脸蛋最要紧,那个说女人屁股最诱人,这个说电影里谁谁谁像某某某,哪个说某某某像电视里的谁谁谁,这个说拉登可能早死了,那个说“基地组织”快要解散了,一个说美国布什和克林顿都有恋爱怪癖,另一个应付说克林顿是异性恋,恋的是莱温斯基那个骚女人,布什是同性恋,早就盯住谁谁谁不放……
    围在中心小亭子的一堆人议论:女人闲着爱吃东西,男人闲着找酒喝。女人闲着爱拌嘴,男人闲着爱惹事,女人闲着爱逛街,男人闲着学抽烟,女人闲着爱照镜子,男人闲着爱扎女人堆,女人闲着爱数钱,男人闲着还是闲着。女人有时逛半天街才买一袋洗衣粉,有时到楼下,逗一逗、抱一抱别人的小孩感到很欣慰,有时买菜为几分钱讨价还价,有时将地板窗台擦了又擦还嫌不干净,有时唠唠叨叨连孩子都厌烦;男人有时喝酒到半夜,有时看电视要看到电视台下班说“再见“,有时不将一盒烟抽光、烟刚抽满不罢休,有时伴着电脑过良宵带着干粮泡网吧,有时谈论股市滔滔不绝、谈论海内外新闻很投入,有时在公共厕所里涂抹些“厕所文学”,品嚼泛滥的性产品广告……
    这些人都和我一样,闲着,时间有的是,无所事事。其实,这些无所事事也是一种情绪、一种感觉,并不是真正的什么都不做。人在一定的时间、空间里,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例如躺着数星星,拖着腮帮想着现实生活中谁更像《高老头》里的某个人物,随便跟谁聊聊天,说说喝醉了酒,把尿撒在冰箱里的经过。
    任何人都有无所事事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需要灿烂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需要伴侣的理解和友人的牵手,需要愉快的心情,需要有个地方宣泄不知什么时候滋生出来的各种情绪。
    这些需要都是城里人说的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2 09:0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幅人世百态图,刻画的栩栩如生,淋漓尽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5-23 16:58 , Processed in 0.056763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