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61|回复: 0

159、一幅“鹀梅”作品引发的遐想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3-9 07: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逛逛

一幅“鹀梅”作品引发的遐想

逛逛


0.jpg


        昨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幅作品,取名叫“鹀梅”,画面中的那只独立在干枯的乌桕老枝条上的鸟叫做黄喉鹀,而鸟的眼睛紧盯着的就是乌桕的果实,由于我把它称作“梅”,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异议。
    的确,比喻不太恰当,我的本意是因为鹀与乌同音,而梅却是因为乌桕树的花是在冬季盛开和结果的,如果你曾经见过乌桕树盛开时的景象,你丝毫不会怀疑,它恰是傲霜凌雪的白梅花,“鹀梅”由此而得名。
    曾经有位朋友对乌桕树做过这样的描述:“乌桕树冠整齐,叶形秀丽,年复一年,暮春长出细小的嫩芽,叶子渐渐长大,开着一种淡淡弱小黄花,没有一丝清香,似乎带有远离红尘的青幽。夏秋开花,结籽,而到晚秋后的乌桕,则会是另外一种迷离色彩。绿叶在苍郁碧翠中变幻,由淡黄略红、瞅见金黄,继而微红成浅紫、深紫略带玫红的姹紫嫣红,色彩斑斓。毎临深秋,远见它像一团团跳动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傲立在田堪腰或水塘边。近看之时,她一片片叶子就是一朵朵怒放的桃花,汇集成一簇簇舞动的花丛,她的叶子竟然可以比经霜的枫叶更红艳,更令人怦然心动。难怪古有‘乌桕赤于枫,胜于二月中 ’之绝唱。当它火红的叶子飘落满地之时,心形的红叶在黄昏斜透过树枝的斑驳光影中随风舞动,像一只只扑翅欲飞的血蝴蝶。这些血蝴蝶就是她这一年最后的鲜血!
    乌桕最逗人所爱的还是雾蒙纱弥的冬季,银白色桕籽挂满枝头,经久不凋,满树都是美如傲霜凌雪的白梅花。静等主人秋收冬种忙过后,拿着亮晃晃的采刀来宰割时,这些凄凉的白梅花就成了她这一年盛情的奉献!”   
    而每年冬季的这个时候也是北往南来的迁徙鸟儿歇息、饱腹的理想之地,一批又一批的鸟儿如:红头山雀、大山雀、灰椋鸟、棕头鸦雀落满枝头,欢快地嬉闹、叽叽喳喳的雀叫、饿了摘下乌桕籽充饥、渴了飞到小溪边喝水,乌桕树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敞开她博大的胸怀欢迎着一批又一批的远方游子。

    附:翠鸟上杆

0.jpg 01.jpg 02.jpg 0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3-23 20:30 , Processed in 0.05206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