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14|回复: 0

[小说连载] 154、有个屯子叫东河二十七:拉豆饼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2-9 11: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二十七、拉豆饼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30.jpg


    东河喂牲口的豆饼都是由公社粮库统一派购的,一般一年需要万把斤。每当冰河消融、春暖花开的季节,队里都要派出两条船往返于抓吉至东河的水道运送豆饼,前后需要十来天。
    1972年春天,我拉了半个月豆饼,一天一趟,早出晚归。那是个既单调又吃力的苦差事。一大早,划着大花鞋船去抓吉,在粮库门前泊锚,然后从粮库往船上搬豆饼。面盆大的豆饼六七斤重一块,一摞十块就是六七十斤,一船能装一千多斤,来回得搬二十来趟,累得气喘吁吁,手指抽筋。吃完午饭着急往回赶,生怕天黑了路上出事。
    装满豆饼的船压载很重,刚起动的头几棹得使出浑身的力气方能离岸,随着船速的加快,质量加速度形成的惯性才让你稍稍感到一丝轻松。划船是个技巧性很强的力气活,光凭蛮力不行。首先姿势要正确,前腿弓、后腿蹬,身体稍向前侧倾,两手一高一低在胸前交叉握桨;其次发力要得当,手、肩、背、腰、臀、腿六股力量同时爆发于一点,尤其是用腰力推动肩背和手臂最为重要;最后操桨要规范,入水要深,出水要轻,回浆要低,节奏要稳。看一个好的桨手划船是一种视觉的享受。你看他:左右开弓,提肩含胸,发力时棹板弯成弓状,回桨时如蜻蜓点水,那一推、一回、一前、一后,人动船进,人停船行,船人合一,浑然天成,显得那么稳健与轻松。
    满载的大花鞋船吃水很深,水面离船舷不到两寸,站在后舱往前看,船舷与水面几乎一样高,船头激起的浪花似乎随时会涌进船舱。风平浪静时,这种危险仅仅是一种错觉,实际上并不会发生,遇到风大浪高的鬼天气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糟糕。顶风时固然吃力,只见人使劲,不见船动弹,但还谈不上危险,无非多使点劲儿,多费点时间。重载的船最怕横风,它不但会使船的航向发生偏离,而且会破坏船的水平状态,向一侧倾斜。在这种情况下,船舱进水是常事,甚至有倾覆的危险。为了保持船的航向和平衡,桨手必须在受风面一侧施加更大的力量,几个小时下来,吃力一侧身体的肌肉特别疲劳。正是这种大风大浪和高强度体力劳动的锻炼,使我这个曾经弱不禁风的城市青年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和娴熟的驾船技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桨手,在黑乌两江的河湖港汊间驾轻就熟、纵横驰骋。
    从抓吉到东河有二十里水路,沿途湖光山色,风光旖旎。右岸多树林,成片的杨树、白桦树、柞树,间杂着臭桦、刺楸、黄檗罗,形态各异,错落有致。林间多野兽,狍子在河边饮水,野兔在树下跳跃,有时甚至能看到黑熊带着崽子在河岸上徜徉。左岸是沼泽,一览无余,绵延数里直到乌苏里江边,各种野生水禽栖息在水草之间,尤以苍鹭和野鸭为多,一受惊吓,振翼而起,扑扑啦啦,野趣无穷。隔江相望的抓吉山雄伟险峻,葱茏翠绿,与眼前的沼泽湿地形成远山近水,一高一低的绝妙搭配。
    越近东河,水道越窄,河曲越多,一个连一个的U形弯无形中延长了路程。尤其快到蜂窝沟时,几百米的直线距离上间隔着好几个蜿蜒曲折的U形大弯,竟将航程延长了两公里。如果两条船拉开距离,在大弯两边互相观望甚是有趣。隔着沼泽,草高水低,只见人行,不见船影,谈笑咫尺间,相隔好几里,以至于异想天开的我建议像开凿苏伊士运河一样,在几个大弯的蜂腰处开凿几条小运河以缩短距离,此举一时被当地农民传为笑话。
    船到卫东,水到尽头,早有队里派的牛车等在那里,逆向重复装船的过程,一摞一摞的往牛车上卸豆饼。与抓吉的码头比起来,卫东的码头高得多,枯水时竟高达十几米,加上划了一天的船,又累又饿,筋疲力尽,早已没了上午的精神头。天色渐晚,不敢耽搁,咬咬牙,使使劲,心里想着知青食堂的苞米面饼子和盐水萝卜汤,搬了一趟又一趟,终于大功告成,蹒跚地跟着牛车,累得一步三晃,回到东河早已是饭冷菜凉。

28.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4-21 02:51 , Processed in 0.06683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