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909|回复: 13

[坐上宾客] 153、当年小蒋在农场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2-1 04: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谢增宁

当年小蒋在农场
谢增宁


24.jpg


    按语:笔者写就的《当年小蒋在农场》一文中,主角是小蒋,当然里面有时还会出现作者本人,但实际上是通过对某些个人的客观描述,映衬了农场在不同时代的发展变化。能够彰显农场或时代的大背景,这才是写作本文的主旨所在。从过去的上海市国营农场到如今的光明食品集团,其发展变化的轨迹,似乎从中可以窥见一斑。


    12月9日,我和蒋和丰约定在王宝和酒家面晤,几年前我和他曾在隔壁的上海大酒店小酌。外面寒气逼人,里面却春意盎然。到了垂暮之年的我,前额早已光秃,后脑勺也有一个明显的“荷包蛋”。小蒋比我年轻六岁,虽然还是那么清瘦,但是气色很好,和以前在农场时候一样,保持着小青年的帅气模样。他是1974届中学毕业生,其后的1975届基本上属于最后一届到农场的知识青年,因为1976届仅仅来了寥寥几个人,知识青年到农场的历史从此就结束了。时光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但小蒋在农场里的情况我仍然记忆犹新,而且我发现,从蒋和丰个人经历的缩影中可以窥视到整个农场发展变化的大背景。
    1975年蒋和丰被分配到新海农场五金厂,没过多久就担任了团支部书记。这年秋天他参加青年干部抗大学习班,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说有中央领导来视察农场。当时叶杏珍是校长,就集合队伍向场部出发,走到一半就见一批车队突然停下,王洪文和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与他们一一握手。事后有些人激动得不愿洗手,这也成了当年农场的一大新闻,现在回想起来真觉得历史开了一个大玩笑。
    1976年毛泽东逝世,五金厂成了建造毛主席纪念堂的协作单位,为纪念堂制作五金搭扣。1977年春节过后,小蒋和刀剪厂的尤梅梅(女)、链条厂的许坤振、玻璃厂的谢增宁、轧花厂的黄荣斌、工业组的夏德林组成工作组,在场革委会副主任、工业组组长乐鸿昌的带领下开赴皮尺厂,帮助该厂创办“大庆式企业”,那时的口号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
    记得老乐在皮尺厂职工大会上介绍,工作组的成员由知识青年组成,清一色的共产党员,而且全部都是革委会委员时,台下发出了一阵议论,他们有点不相信,1974届的蒋和丰居然也是革委会委员。工作队做了分工,许坤振、黄荣斌分别下到金工车间和压壳车间,小蒋和尤梅梅到后勤部门,我和夏德林留在厂部,我具体负责宣传工作。期间我和职工们一起排演了歌剧《江姐》第六、七场,在场部大礼堂演出,那时候文艺活动少,业余生活很枯燥,《江姐》演出后,效果很好,轰动全农场。后来又举办了怀念毛泽东的一个大型展览,为此还调动了一些兄弟连队和工厂派员支援。如今瞅着那时夏德林、蒋和丰与我在展板前的留影,个个都是瘦骨嶙峋。几个月后,曾经窑厂、后来刀剪厂的党支部书记陆祖培也来到了工作组。半年以后工作组结束工作,我和黄荣斌、许坤振留在了皮尺厂,尤梅梅回到刀剪厂,夏德林回到农场工业组,小蒋则是调到了工业组。
    几个月后蒋和丰遇见了至今都难以释怀的一件事情。春节之前,虽然是农活的空闲时间,却是农场掀起人海战役——开挖河道工程全面展开的时候。小蒋被派往工地指挥部。在抢河底的时候,很多单位都挑灯夜战。那天丑时小蒋刚睡下,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惨叫声,他马上起床向出事地方跑去。半路上碰见玻璃厂副厂长陈玉焕,他说翻车了,小蒋让他快到指挥部叫救护车,并向领导汇报,组织抢救。自己跑向出事点,看见好多人躺在地上,哭的哭,叫的叫,一片混乱。也有不少人在水沟里救人,等小蒋赶去时还剩下三人,最后一个被拖上来的人脸上都是淤泥,呼吸已经停止。当时不懂得怎样做人工呼吸,小蒋细心地将他脸上的淤泥擦掉,特别是清除鼻孔、口腔里的淤泥,直到救护车赶到。幸好被救人员全部生还(参见《那年那月》栏目第79号《一九七四年的开河回忆》中的按语),小蒋也松了一口气。
    说起救人,得说说同年恢复高考时小蒋的另一件救人的事情。那年参加高考的知青集中在农场几个点乘上大卡车然后去海桥乡参加考试。高考的最后一天,为了避让对面的车,大卡车偏出狭窄的车道,撞断了路边手臂粗的行道树干。由于车上挤满了人,车边上的人无法向后躲避,只听一阵惨叫,好多人被树干刮到而受伤。卡车马上转向开往海桥镇边的新建医院(现在该医院已不存在)。有一个女生处于昏迷状态,小蒋和广播站的翁以鸣一直陪伴在旁,等到她单位派人赶来时,他俩才离开。后来听说那个女生考进了同济大学。
    那时我还在皮尺厂,半年以后,即1978年春节过后,我调到了农场政宣组。这年新海农场作为试点单位,搞起了“双打”运动。由原东风农场的党委书记高岩负总责,以后的农场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周兆詹、还有外系统谢姓的上海干部协助,抽调了局机关如劳动工资处的祝一萍等,以及兄弟农场如星火农场的严丽珠和上海其他系统的一些同志组成。工作队设置办公室、材料组、宣传组等机构,我就在宣传组,组长由局工会副主席高忠兴担任,后来的副场长、党委副书记汤志超担任副组长。宣传组的阵势很强大,人员一度多达11人。运动搞了将近两年,农场干部对“双打”的评价是“打伤”了。
    随着双打运动的结束,农场的机构名称发生了变化。文革的产物——革命委员会不存在了,原先的革委会主任、副主任都改称场长、副场长(下属工厂的领导改称厂长、副厂长),以部队编制命名的连队也改称为大队,连长、指导员改称大队长和党支部书记。我所在的农场政宣组(非“双打”的宣传组)改称宣传科。在宣布科长的名单时,我被党委书记黄水根宣布为宣传科的副科长,科长是谢尧庭(上海干部),我成了场部机关科级中唯一的知识青年(场级领导和基层的正职干部还稍许有些知识青年),小蒋所在的工业组(前身是工副业组)改称工业科。
    1978年蒋和丰因工作需要调到链条厂任党支部委员兼政工组长。不久小蒋考入了上海电视大学。文革结束后上海电视大学开始复办,新海农场申请创办教学点。当时上海农垦系统没有大学层次的学校,新海农场教学点为全局最高学历的培训基地,后来星火农场也设了一个教学点,但不久就归并到了新海教学点。学生不仅来自市郊的南、北片农场,还有外域的黄山茶林场、练江牧场以及市区的牛奶公司。新海教学点开设机械、电子、中文等专业,在上海电视大学承担远程电视授课的基础上,农场原有的大学生如龚令人(哈军工毕业)、子弟学校的高中语文教师陈老师,还有先前引进到农场的科技人员(均有大学学历)蔡明、舒光鉴(由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调入)等就成了教学点的面授辅导老师,我也成了其中的一员。另外还聘请了崇明岛上的一些知识分子和上海市区的教师。1983年,争取来了一名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应届毕业生蒋伟钢充实教学点的力量,此为后话。
    小蒋就读电子专业,那时读电大要参加入学考试的,学生中有一批老三届的高、初中生。虽说1974届也算高中生,其实至多只是小学毕业的水平,所以小蒋能够在1979年考入实属不易。进了干部学校(原黄浦区五七干校所在地,教学点就在其中)后,他们废寝忘食、挑灯夜读,几乎天天如此。天刚启明,就有一批学生捧着书本,沿着小河,在树林丛中朗读外语。那时自学风气很浓,天冷时,小蒋就戴着露出手指的绒线手套一遍又一遍地做着题目。
    我给他们上的是复旦大学蒋学模先生主编的《政治经济学》课程,但我仅承担资本主义部分的内容,涉及到帝国主义部分的内容,我请副场长(后为新海农场场长)张维诚讲解,社会主义部分的内容则由谢振国(财务科长,毕业于上海财经学院)讲解。除少部分学生尚有一些课程没有考试及格(另有个别同学担心脱产读书会影响上调而退学)外,小蒋这个班的大多数人都毕业了。读书期间,小蒋和3个同学救起了在干部学校北面河里落水的一位新村公社女子,这是小蒋第三次救人,农场广播站连续几天播放了他们的救人事迹。1982年小蒋和同学——后来的妻子彭敏美都双双毕业了(毕业时他被评为三好学生)。
    旋即小蒋担任了电讯厂的厂长,该厂由原先的玻璃厂改建,32连的电讯小工厂被归并到里面。虽然那时候还没有实行厂长负责制,但因为小蒋学的是电子专业,拥有一定的技术理论知识,加上党支部书记陈建平的大力支持和默契配合,所以工作做的风生水起。1985年工厂扭亏增赢,小蒋被评为农场管理局优秀厂长,崇明县十佳优秀青年。1988年小蒋将工厂的一部分搬到了上海市区,在长风中学租借了一些房子,企业即从农场直接走向了市场。
    1990年农场开始到海外创办公司,蒋和丰与陈勇辉(曾担任新海农场党委委员、玻璃厂支部书记)一起被选中从事外贸工作。他俩先在农场管理局党校学习了一年英语,翌年来到嘉士德公司,后于1994年去澳大利亚,将农场生产的长毛绒玩具,保险箱,不锈钢制品等出口到澳大利亚。1995年小蒋回国后,嘉士德公司归并到农工商国贸公司。从此小蒋就一直在该公司从事进出口的贸易工作,主要进口每年5万吨的牛饲料——苜蓿草,以及养牛设备和自动化挤奶设备等,继续为光明食品集团而工作。
    两年前小蒋退休了,女儿早已结婚成家并生育一胎,他和彭敏美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外公、外婆,从此含饴弄孙,享受着人世间的天伦之乐。

23.jpg
蒋和丰和本文作者谢增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2:1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道来,信息量足,有血有肉,本文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书写波澜壮阔的人生画卷,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4: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好记性,多少年的事了,记忆还是那么清晰,好文章拜读了,也得知了小蒋一家的近况,最真诚地祝福谢老师和小蒋你们两家新春愉快,合家欢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 15: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的部分人我认识,有些事情听说过,真是满满的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14: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
    中午好!我也认识蒋和丰的。在他毕业好多年以后,我也就读上海电视大学的新海教学点。现在看到他人生的过程,实属不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17: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增宁:
    我老师也喜欢写文章,他看了以后,给我发了一个帖,现转录如下——
和丰:
    您好!看了您农场同事写您的农场经历,实事求是,以理服人,写得实在。
    因为您为人低调,不事张扬,所以我和您的许多同学,对于您的这些经历是不知道的。
    我想问您,谢增宁先生的文章,每行怎么可以排成这样长?我打的字只有他的一半。请您指导一下,或请教谢先生一下。另外我想把谢先生的文章转发给志梅,并让她转发给瞿财宝老师,在飞虹中学退休老师的群里发表,未知可否?盼复为感。
                                                                 夏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7: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蒋和丰 发表于 2019-2-2 17:29
谢增宁:
    我老师也喜欢写文章,他看了以后,给我发了一个帖,现转录如下——
和丰:

    欢迎各位老师游览本网站并盼不吝赐教,也欢迎各位老师转发本网站的所有作品,更欢迎各位老师赠送大作,为上海市农场知青家园网增添光彩。本网站的宗旨是“公益、正向、开放、和谐”,所以只要愿意赠送精神食粮的善举都是本网站所期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23:49: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谢老师高超的文笔,一篇短文就把我几十年的农场生话和工作经历都写出来了,也给大家带来一个历史的回忆。
    同时也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点评,最高兴的是,在这里看到了几十年没见面的老朋友陈建平的点评。真是网络的伟大,在此也祝建平全家身体健康、生活快乐,有机会再次相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3 06: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的足迹。尽管坎坷和艰难。真是弥足珍贵的历史。我是后来只能参加自学考试。历尽艰苦取得大学文凭。你们还是比我幸福。不过苦尽甘来的味道也值得珍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3: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今天的光明集体与当初的国营农场历史,是一段心酸的历史,无奈的历史。无数青春年华的城市人为她作出了无私无畏的奉献,包括小蒋。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白面书生,一身充满了灵气。替我向他问好,祝他阖家幸福,永葆青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4-21 02:24 , Processed in 0.09233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