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080|回复: 0

[坐上宾客] 152、青春足迹16:忧伤的愉悦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7 06: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执行主编、摄影/丁文安,文案采编/朱亚清
   
    《青春足迹》16
忧伤的愉悦
(程彪,1953年12月17日出生,上海市吴淞中学六七届初中毕业生)


20.jpg
2012年6月4日摄于上海农垦综合商社


    1968年11月,将满18岁的程彪来到大丰县上海农场元华分场,他在农场度过了人生的12个青春年华,其中有6年在元华一大队度过。“元华呢,我是比其他知青了解得更多。我到农场第一天就来到元华六大队,一直到1980年返沪,期间工作有几次调动,但从来没有调离过元华地区,因此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元华,也是元华地区变迁的见证人之一。”——这句话真的只有从他口中说出才有分量。让人印象深刻!
    身为当时元华一大队党支部书的程彪,凭着实实在在的埋头苦干和以身作则,赢得了队里知青们的尊重。还没等我们问起,程彪便自豪的说:“干农活?我厉害得很啊!场部不开会的时候我就和队员在一起,他们做什么我也一起做,插秧、积肥、割草、挖河泥等样样干。”
    对了,记得在采访一大队的其他知青时,他们也曾提到过程彪:“他啊,可有威信了。那时候,出工一天下来我们都饿得头昏眼花,争先恐后的去食堂打饭。那个吵啊……突然,‘唰’地一下安静了,悄悄回头一看是程彪站在那里。就连最调皮的男生都不敢吱声……”。听到这个小插曲,程彪含蓄地笑了:“我对管理是抓得比较严格。虽然在当时的环境下需要如此管理,不过有时我会暗暗思忖:是不是做得太过了?现在聚会的时候我还会向个别曾经受到严厉教育的知青赔不是哩,他们也都非常理解我。解释说,没什么的,不要放在心上。”这就是知青们最纯粹的互相理解的情感吧。
    1980年1月,就任海丰农场新华分场劳动工资科负责人的程彪回到了上海,先后在上海农垦商业公司和上海农垦综合商社工作。现在,退休了的他还在一家从事进出口业务的民营企业发挥余热,还经常腾出时间参与知青队友们的聚会。
    “1973、1974届的小知青都是活动的积极分子,他们联络我,我就与他们一起商量,并且积极参加。”第一次活动是2000年3月,十几个队友相约一起去探望当年来农场帮助农业生产的金山老农,从那时就开始筹备并成立了元华一大队知青联谊会。以后就经常组织知青联谊活动了。“对我来说,我们队的青年们都不做作,热情真诚。每次聚会都是很愉快的情感交流。”
    程彪把农场生活概括为五个字——“忧伤的愉悦”。“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态。在那特殊的时代,我们面临生活的艰辛和精神文化的缺失,这些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不过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时代状态中,我们又恰恰得到了人品和意志的锻炼,特别是凝结成了那种不会被任何因素磨灭的知青情结,那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吧!”
    (《青春足迹》执行主编、摄影/丁文安,文案采编/朱亚清)

21.jpg
程彪(前左一)摄于1974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2-23 22:46 , Processed in 0.05722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