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38|回复: 2

[系列散文] 151、城里住住,乡下住住6:我也养条狗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2 06: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生仁
   
    《城里住住,乡下住住》6
我也养条狗

张生仁


922.jpg


    按语:可以揣测得出来,作者在写作本文时,心情一定是很愉悦放松的,小狗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另一个伴侣,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忠臣”。


    在乡下,我生活之中需要有条狗,白天能陪着我,晚上它可以帮我看家,消除我对黑暗的恐怖,帮我驱赶无名的寂寞。
    乡下的秋老汉除了养驴子之外,还养了四条狗,按照这四条狗的体貌特征,一条取名胡子,一条取名阿黄(这条狗全身黄毛),还有两条叫长腿、四眼儿。叫胡子的那条狗下颚之上从小就一小撮很少见到山羊胡子,其他的特征也是不常见的。秋老汉说好在我住到乡下之后,要送给我一条狗的。可是,我到乡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就是不提给我哪条。
    一见到这四条狗我就想起了许多关于狗的故事。
    来到这个都市不久的一个清晨,偶尔早起走进公园,刚进大门就从一僻静处传出一个女人酷似嚎叫的骂声:“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啊,狗眼看人低,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走到哪儿吃到哪儿,走到哪儿屙到哪儿!平日里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见了看不懂的顶多就是汪几下,叫几声!还有什么?你说你还有什么……”
    顺着这个叫骂声走过去,只见一个涂脂抹粉、酷似“二奶”的中年妖艳女子手撑在腰上,时不时地跺着脚,用手指着一条端坐着的洋狗大泼其词。我怀疑这个女人别有用心、别有所指。狗就是狗,狗怎么能提、怎能挑呢,再说狗也没有手和肩的概念啊。那狗像是很懂女人的心事,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瞪着狗眼奇异地伸出长长的舌头,看着那个发泼的女人任凭她叫骂。那女人骂累了、或是骂得不耐烦了,就收拢架势,拾起落在地上的那根栓狗的链条牵着狗往公园深处走去。
    这时我发现有不少人也牵着狗在公共场所走来走去,有的威风凛凛,有的垂头丧气没有一点精神。
    见此情景,我从心里发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一丝凄凉、一种受到别人侮辱的感觉不自觉的涌了出来。那狗招谁惹谁了,可怜巴巴地让人骂来骂去那女人或许是下了岗,或许心里有天大的不痛快,或许受到了别人的冷落、欺负,那又何必拿狗撒气呢?
    我从小就对狗有着很好的印象。小时候听奶奶讲,狗通人性,狗是“忠臣”,无论你的家境有多么贫寒它都不会抛弃你不管,终生对自己的主人忠心耿耿。
    后来所发生的事情的确验证了这些说法。
    记得还是在北大荒当农垦战士的那些日子里,连队里养了条狼狗,长得高高大大,看上去就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陌生人是绝对靠近不得的。有人说他是狼与狗的产物,狗生的,狼的种。这狗能认得连队150多号人,连队司务长给它在门岗后面垒了个狗窝,它平时就与岗哨在一起,很少走开。哨兵一个钟头换一次,它从来就没得换,而且表现得很有耐心。连队无论是谁进进出出它都不管。若不是连队里的人,就是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一下,它也会追着不放,没人领着你休想走进营房一步,就是走进去了它也不会放你出来,非要有连队里的人领着才行。
    有一次,连队在驻地外面的菜地里收获大白菜,满地的大白菜一时运不回来,人手又少吃,吃午饭的时候司务长对它说,看着白菜,别让别人拿!于是这狗就往白菜堆前面一坐,一直到人们吃完了饭回来、把白菜运完为止。在这期间它动也没动一下,陌生人谁也别想靠近白菜堆半步。除此之外它还有许多优秀表现,无论谁见了都夸奖说:是条好狗!
    在云南边防前线作战的日子里,二线阵地上有一条狗,是换防部队留下来的。由于我们刚刚换上去对地形、敌情都不熟悉,到了晚上一有动静就瞎打枪,这狗指导人们如何分辨什么是猴子的声音什么是老鼠的声响,要是没有敌人你再开枪它会把你的短裤拽下来……没多久阵地上的战士就掌握了规律。这狗叫一声是猴子,吱吱的叫声是老鼠或其他动物,一些无关紧要的响声就是再大也不会叫一声倘若是敌人了,那就没那么客气了,就是哨兵睡着了它也会把他弄醒,不在哨位上它也会把他拖到哨位上来。
    在我见过的狗中,秋老汉的这四条狗能更加领会主人的用意。平日里它们各占据池塘的一个角,一条边,很规矩地守护着池塘。而且白天夜里分工明确,从不越境;值夜的狗们,白天只是闭着狗眼睡觉,绝对不管闲杂事,就是有人去碰它,它也只用眼看了几下了事,绝不会有更多的反应。可是到了晚间,它们可是一丝不苟,认真得叫人难以相信。白天的看塘狗也会自动把看塘的责任交出去,自己倦在狗窝里,任凭外面风吹雨打也不动弹。
    如今都市里养狗的人越来越多,养狗是好玩呢,还是别有他用呢?似乎用狗看家已成为历史,再说,现在的家早已经被钢筋、水泥包围起来了,而且仔细算一下养狗所用的费用高到了用狗看家所不能承受的地步了。所以就有人拿狗来撒人气!
    有一天,我带着那只怪怪的叫胡子的狗登上了开往上海的头班船,为了减少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买了可以显示高贵身份的茶座。在我进来之前,已经有几个人围拢在圆桌边嘻嘻哈哈吃着什么。胡子看到人们吃东西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它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跑到圆桌前直立的坐下,张开那张贪吃的嘴,伸出难看的舌头,谄媚地望着那些吃东西的人和人们那些一张一合的嘴巴。
    “胡子!”我看到那狗样轻声喝道,“过来,别人讨厌,别打扰别人。”
    胡子没有理睬我的呵斥,只是用眼扫了一下我的面部表情,把放在地上的那两只前腿提起来放在胸前。
    显然,那些边吃边说话的人没有注意到它,仍然兴高采烈地大声大口吃着说着。
    “胡子,回来!回来!”我实在怕它惹是生非,想把它叫回来。
    胡子听到我的叫声,摇晃了几下尾巴,好像要说什么,只是哼叽了几声,摇摆了几下尾巴,央求地看了我一眼。
    “狗东西,想干什么?要抢东西吃?”一个年轻人终于发现了它。
    “对不起。”我诚心诚意的对那个青年人道歉。
    “船上是不准带这个东西的,既然带来了就要看好它,别让它讨人家东西吃。”所有围拢在圆桌上吃东西的人都笑了起来。说话间,有人随手扔给胡子一段红肠。
    “胡子,不许吃!”我原本要解释为什么要带它摆渡,可是见这些人那洋洋得意、一副看不起狗的样子,气一下子从肚里冒了出来。
    听了我的呵斥,胡子瑟缩着身子,耷拉着尾巴,走到我面前,连看都没看红肠一眼。
    “不让你吃的东西,一点儿也不许动!”我不依不饶地说。
    有人像没听懂我的话,还是有意的试探,又往胡子蹲着的地方甩了块面包。胡子两眼紧盯着我,没看那块在地上跳了两跳的面包。
    我很感激胡子的听话,于是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钱,走到小卖部买了两块面包,一块用塑料袋包好放起来,另一块拿在手里对胡子说:“来,吃吧!”
    胡子很听话,也看得懂我的表情,慢慢地品尝着那块属于自己的面包。
    在乡下住的时间长了也就有了养条狗的想法,恰逢这时我的大舅老爷送来一条小狗。于是家里人便七手八脚地给它垒了个漂亮的狗窝没过多久邻居周木匠又送来一个可以移动的小木屋,狗窝和小木屋放在一起,形成了一套两居室的狗舍。因为小狗身上长有黑白花斑,所以我们给它取名叫“花花”。花花没到一年就长成了大狗。成长之中它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乐趣。它站立时那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绝对的不可一世。他很好斗,尤其看见鸡,就像是前世的冤家,百分之百地一门心思地穷追猛咬,你再怎么踢它它也不会罢休,就是非得弄死那种。弄得我上海来的弟媳妇是既怕它又喜欢它。所以我弟经常把好吃的让她拿去喂,做狗情。
    花花刚来时就表现出它的优秀品质:吃饭时只要有东西掉出来,哪怕是很小很小的一粒米饭掉在地上,也总是马上捡起来先吃掉,而把它认为最好的肉丸子之类的留到最后那口吃(像我小时候)。
    花花唯一使我们担心的事就是挣脱锁链,它只要一挣脱锁链,马上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歪着个狗脖子撒开了狗腿满世界狂跑去,一直跑到它累了饿了才回家。虽说他狂野的样子飒爽得很,只是苦了我老婆了。因为花花长得大而壮,喜好追人,尤其见了骑自行车、助动车的人就像给它按了发条似的,一下子弹出去,吓得人家四处逃窜。一次把一位老人从自行车上吓趴下来,还好只是伤及了些皮毛。我爱人每次都气急败坏地四处找它,扯着嗓门叫它,就怕它闯祸。我说它可能是想出去占领地盘的吧。
    每当我们回城里的时候,就把它寄放在开农家乐的一个远房亲戚那里。开始亲戚还说它挺好的,没问题。前不久说它经常出去找别家的狗打仗,一点亏也不肯吃。倘若打赢了它会兴高采烈地回到狗窝里,倘若打输了它会回来发脾气;打个平手,它会回来站一会儿,然后再去找茬接着再打。最近传来消息说它狗急跳墙咬死了农家乐养的11只野鸡,这回可不好玩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05: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lzh370 发表于 2019-1-22 16:23
好文,看得我也想养条狗了。

发现一处错别字:

    谢谢lzh370D的仔细阅读,找出了文字输入时的错误。除lzh370D指出的以外,编者又查到了其他地方存在的输入错误,也进行了改正。真诚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当啄木鸟,减少文章中存在的不妥之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6: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看得我也想养条狗了。

发现一处错别字:
正文第十个段落最后一句“没人领着你【修】想走进营房一步”

发现一处标点符号位置错误:
正文第十一个段落第一句“看着白菜别,让别人拿!”,应该是“看着白菜,别让别人拿!”

麻烦谢老师修改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7-16 06:49 , Processed in 0.059769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