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887|回复: 6

[斯人芳华] 151、好人虞伟国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22 05: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露洁

好人虞伟国

陈露洁


                  915.jpg             
2018年10月虞伟国(左)与作者回果园2连在老屋前留影


    按语:为了能够专心致志地读更多的书,读好书,他要求搬迁到没水没电没有食堂的畜牧场,终日与猪为伴;为了养好猪,他干脆与猪同房,整宿不睡觉,通宵达旦地精心伺候,终于将病猪救活;为了抒发自己胸中对那个“左倾”时代的郁闷和不快,他在农场草房或旷野里,用近乎怪叫的独特方式迸发出的一种抗争的长啸之声;为了建设果园知青的群体文化,他在网上创建邮箱网页,撰写文章,编辑文集,为建设精神家园废寝忘食,呕心沥血……
    他是谁?他就是知青的好榜样,好人虞伟国!


    非常遗憾,因在国外旅游,未能参加新海果园农友虞伟国的追悼会送他最后一程。现回沪后,谨含泪补写下述回忆文字,悼念永远的挚友、兄长——好人虞伟国。

一、孤灯夜读的老虞

    虞伟国是新海农场果园连队的老三届知青,戴副眼镜腼腆斯文的瘦高个儿,学识渊博,大家都尊称他“老虞”。
    老虞酷爱读书,嗜书如命,但是当年在农场嘈杂的集体宿舍里,很难静心深读。为了寻得一个无人打扰的读书环境,他主动找连长请缨,要求去当养猪倌,一个人住到荒僻的“北界”看守猪棚。我是兽医,于是有缘与他在畜牧场共事近一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北界畜牧场荒无人烟,老虞远离热闹的南界连队,一人独居,与猪为邻。那里没有食堂,需要自己挑水烧火做饭;那里没有电灯,全靠一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刺破黑暗。但他欣喜地告诉我:非常庆幸觅到了这个安静的学习环境,他每天晚上可以静下心来制订并完成他庞大细致的读书计划。他还告诉我:他对昏暗的油灯进行了三次革新,使之越来越亮,煤油灯下的夜读很有诗意。他学古人悬梁椎骨,秉烛夜读,发奋学习。我把别人花一两周尚未看好的厚书借给他,他只花一两个晚上即看完,还书时还附上了他的读书心得。在那盏昏暗摇曳的煤油灯光下,他认真地看了很多古今中外经典书籍,写了很多读书笔记,静心思考了很多问题。
    知青连长柯善书和我等朋友经常在繁星点点的晚上走很长路去北界他小屋里欢聚神聊,在煤油灯前交流读书体会、畅谈人生理想,他既有“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的渺茫,也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自信。柯善书悼文中定格的“孤灯夜半别林中”的电影般画面,实在令人难忘,感人至深。

二、笑脸灿烂的老虞

    老虞对果园养猪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和感情。有一次三九严寒,畜牧场里最肥的两头猪患急性猪丹毒病发烧到43度后倒下了,不吃不喝一整天,到傍晚时北风凛冽、滴水成冰,猪棚四面透风,这两头猪的体温又直线下降到30度,奄奄一息,不病死也会冻死。这时老虞不顾丹毒会传染,竟叫我帮他一起把猪抬到他屋里去,来个“死马当作活马医”。他在自己小屋的地上铺了稻草和麻袋,搭建临时病床,把与猪为邻升级为与猪同房。当夜室外北风呼啸冷彻骨髓,但室内却温暖如春,因为老虞每半小时点燃一把稻草柴禾让熊熊火焰为小屋升温,他配合我每四小时给猪测体温和注射针剂,我俩守着两头猪聊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当老虞熬了一锅粥端进屋里时,奇迹发生了,两头原已垂死僵卧的肥猪竟然先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喝粥汤了!
    这时老虞喜出望外,绽放出了孩童般的灿烂笑脸,手舞足蹈,哈哈大笑。我第一次看到这位严肃拘谨、愤世嫉俗的读书人竟然会发出如此清脆爽朗的笑声,这张由衷而发的纯真笑脸,写满了他的朴实、善良、敬业和责任心,至今仍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三、仰天长啸的老虞

    有些不了解虞伟国的人,对他的印象是“那个常在草房里怪叫的人”,但却不知其为何要“怪叫”。
    老虞是66届高中生,是个饱读诗书的高材生,他对诗经离骚、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哲学文艺,甚至中医中药、阴阳五行,都广泛钻研涉猎,他的文学修养远高于一般同龄人,他的理想是当一名文艺批评家,用他丰富的学识和挥洒自如的文笔去评论文学、针砭时事。然而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反智年代里,贫下中农只需要有蛮力干活的壮实汉,并不需要臭老九。他由于书读得多而被嘲笑歧视,加上被沉重的家庭出身包袱压得喘不过气,心中郁积着太多的憋屈、哀愁和苦闷,于是就仿效空有济世之志和才华却无法施展的魏晋诗人阮籍,在农场草房或旷野里,借助长啸来抒发自己胸中的郁闷和不快,像陶渊明那样,“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
    他很喜欢仰首背诵鲁迅的“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他说这是他当年的真实心情写照;他还喜欢大声朗读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因为他有自己的志向和计划,确实不是甘愿久居草野之士。多年后他回答友人关于“怪叫”的诗中说:“欲问何事难平抑?长啸声声唤春还!”
    我想,他的所谓“怪叫”,其实并不怪异,这只是当年被发配到农村饱受痛苦磨难的知青,对于被蹉跎的岁月、被蔑视的文化、被侮辱的人格和被压抑的人性,用其长啸的独特方式所迸发出的一种抗争之声!

四、托腮沉思的老虞

    多年前的一次聚会中,我看老虞话语不多,安静地坐在一旁托着腮帮作沉思状,即问他何所思?他说:他从成功的企业文化、社区文化环境中,悟出“一个群体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化”,不能只在一起吃顿饭就算了,他立志要建设好果园人自己的群体文化。
    我知道,这其实是他多年沉思的结果。十多年来,他一直在关心、培育、灌溉着果园人的思想文化精神家园。他协同林会长在网上创建了果园人的xhguoyuan邮箱网页,撰写了上百篇文章,编辑了《永远的果园》和《破茧时刻》两大本记录果园人心路历程的精彩文集,为建设果园人的精神家园废寝忘食,呕心沥血。
    他关心着每位发表文章的果园人,用融进了自己沉思的妙笔,为作者写点评,为读者写导语。胡小平发表了一篇凄美的散文《散步》,他用七倍于她的文字写了《三读<散步>》,详细赏析并大力推荐此美文;吴瑞芳写了一首长诗《2008重回果园有感》,他竟用了数十倍于她的文字写了《新海果园的一朵奇葩》和《送往迎来笑面人生》两篇长文,对长诗进行了详细深刻的剖析、解读和联想,为之大声喝彩。
    他不断地进行着反思。他写了十多篇《心路历程》文章,对我们老三届的人生进行了多角度的反思,他说:“不会反思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不会反思的群体也是没有前途的。”他赞赏我写的《劝君莫奏前朝曲》和《成分论与世袭制》是“反思文革的优秀作品”,相约携手不懈痛击文革积弊和流毒。
    前几年,他又在一番沉思后写道:“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破茧时刻,要么蛹死茧中,成为旧制度旧观念的殉葬品;要么破茧而出,亮丽变身,成为翩翩善舞美丽自由的花蝴蝶。”诚哉斯言——“破茧时刻”!
    老虞沉思,发人深思;何去何从,不言而喻!
                                                              草于2019年1月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6: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主人公这样鲜明的个性,确实与众不同,但我仿佛能触摸到他滚烫的灵魂,这么一个有担当的人,竟然这么早离去,让人扼腕痛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0: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获悉虞伟国逝世的消息,果园的知青十分震惊,他们纷纷致悼文、悼词,以下按时间顺序,摘录若干——
    张可倩:惊悉噩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多月前还是好好的,我们一起去果园,回来后又为我们大家做了很多事,怎么说没就没了呢?真是人生无常。虞伟国一路走好!这些年来,你一直默默无闻的为我们奉献、付出。果园的期刊都是你编辑的。果园人不会忘记你!
    很遗憾不能送你最后一程,谢谢你最后一次聚会,为我留下了很多张我喜欢的照片。你为果园做的那么多事,我们永远铭记在心。亲爱的兄弟,一路好走!如果有来生,我们再做朋友!让《一路好走》的歌声伴随着你到天堂!
    潘碌: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
    张忠敏:太惊悚!生命难道这么脆弱?
    不久前你还出现在“果园群”里,简直难以置信,太难过了!我翻看了前面的聊天记录,这是11月12日,那天你还传了一张自拍的照片,在秦皇岛码头的滨江大道,看来心情还不错。后来也群聊了好几次,最后出现是11月30日, 离12月16日逝世只有几天啊!叫人怎么能相信?怎么能不痛心?怎么能不怀念?好人虞伟国,我们果园人永远怀念你!愿你一路走好!
    董行前:看到讣告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10月份在果园相见时你还好好的,果园还需要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真的很难过!果园人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王雪凤:真的很难过,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一路走好,令人尊敬的虞伟国!
    曹展方:看到讣告,十分震惊,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虞伟国为果园做了大量好事,做大头照,编辑果园期刊,为大家拍照等等……真的很难过,果园人不会忘记你! 一路走好!
    吴瑞芳:惊闻噩耗,叫人不敢相信。一个多月前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太令人伤心了!
    叶卫:实在震惊!好难受!虞伟国,我们果园人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张荣丽:真的好难过……,也不能接受,刚刚见过面,虽然不很熟但印象特深,是群最有影响力的人,成功圆满完成了每个人喜爱的照片制作,永远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王月娥:虞伟国,果园人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吴伟琳:虞伟国,一路走好!
    詹国鸣:惊闻噩耗,真的好难过…… 老虞头:你为我们果园人默默的做了那么多的好事,我们不会忘记你,你一路走好!安息吧!
    李彩萍:好人虞伟国全心全意为果园人做完50周年纪念册,从心里感激你!虞伟国:我们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天堂里不会有病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7: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悼文、悼词续2——
    汪小莉:我中午在外接到挚友电话,我简直不信,再三追问,是否真实?挚友说,千真万确,虞夫人忙得很,委托挚友发讣告,挚友将讣告转发给我后,叮嘱我晚上一定要转发到群。10月份回崇明我们还合过影。1971年去苏杭一起游山玩水,每次聚会都谈笑风生,写回忆美文、编果园文本、翻做大头照不厌其烦……。你是我们群的才子。上苍不公,将这么贤能之人早早带走,悲痛啊!一个多月前生龙活泼的你,怎么说走就走呢?老虞太好了,平时言语不多,但心里装着果园农友们的事。我心痛,1971年冬虞带着我们旅游苏杭,从虎跑到九溪十八涧,再登北高峰,后住他亲戚家,第二天又上灵隐,一路走一路开心。这可是我第一次离开上海啊。文革期间家里遭罪,逍遥地在家不敢出门。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出沪。写到这儿我流泪了,正像鲁莉所说:“只要有人去,我就去送送你。”老虞:你先走一步,我已泪流满面,不能再写…… 你大概看到极乐世界的召唤而驾鹤西行?那就祝福你一路走好,到没有痛苦的地方。痛苦哀哉!
    张培慈:虞伟国,果园人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胡毓苓:惊闻噩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一个那么有才、热心为果园做事的好人,就那么默默无闻的匆匆走了,真是令人伤心不已!愿虞老师一路走好,我们果园人会永远记住您的!
    王玉麟:虞伟国是我们果园八班的农友,也是与八班大多数人同一天到果园的。是唐山中学的高中生,八班人都亲切的叫你“老虞头”。惊悉“老虞头”辞世,深感万分的悲痛!一起来到果园的老同事,五十年保持联系的老朋友,热情为群友们做事,不顾劳累的虞大哥,竟然与我们永别了!“老虞头”:一路走好!果园人会永远记住你!老虞与“八班群”最后一次交流,时间定格在12月3日下午。
    你说的“目前有困难”,可能已有身体不适,没想到这么快就与我们离别了!虞伟国的突然离世,牵动了果园人的心,我也一夜难眠,万分悲痛!老虞真可谓为果园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圆满句号!老虞驾鹤西去,对群友们心理冲击不小,群里少了一位文韬大师,为群服务的热心人。只因事发突然,来得太快,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明天下午,我会参加你的追悼会,送别我们的老农友、老朋友、老兄长!虞伟国酷爱读书,嗜书如命;虞伟国饱读诗书,博古通今;虞伟国朴实善良,做事认真;虞伟国愤世嫉俗,仰天长啸;虞伟国反思人生,针砭时事等性格特点让我们一览无遗。“好人虞伟国”为果园人充分展示了虞伟国的精神世界,我们会永远记住真实、可爱的好人虞伟国。
    項競佐:惊悉噩耗,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天妒英才啊!老虞侬用自己才能真诚热心为果园“知青”团队做好事,接下来就搿能默默无闻地匆匆走了,真是令人悲痛不已!愿老虞一路走好,我伲果园知青永远勿会忘了侬!
    陈瑞华:惊悉噩耗,万分悲痛!虞老师一路走好!我们果园人永远会记住您!深切悼念虞伟国,好人一路走好!
    凌玮:惊悉虞伟国突然离世,非常悲痛!愿老同学一路走好!
    江巧英:虞伟国一路走好!果园农友永远怀念你!
    杨贵宝:虞伟国一路走好!
    荣领珍:惊悉虞伟国突然离世,非常悲痛!心酸!蛮好的人就这样走了!先生已去,一路走好!生活还要继续,活着坚强!
    滕亮:惊悉噩耗,万分悲痛!顿时往事涌现,浮现出您的模样,瘦长的个子, 黝黑的皮肤,脸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斯文而端庄,一切都记忆忧新…… 老虞长我三届,68年我们同时无奈来到了果园,虽未分在同一班组,却常在一天疲乏的劳作后,随屠文华与您在茅草屋、林带里、北界畜牧场,谈社会、谈文学、谈历史、谈理想、谈未来……油灯下常聊到深夜,意犹未尽,流连忘返。九十年代初的某日,在四川路上偶遇老虞,自行车架上捆着厚厚一摞古书,得知您刚从文庙书市觅宝而归,喜不甚收之景历历在目,您一辈子就是读书、喜书、爱书、藏书……
    近些年来,果园知青每次活动,您总是踊跃参与。虽话不多,却默默地配合林会长为大家服务奉献,主编果园文集“永远的果园”和“破茧时刻”、撰写文章诗词、修改农友文章、汇编聊天记录、整理影像资料…… 老虞的国学、历史、哲学造诣颇深,且为人真诚厚道、乐于奉献,是我在农场期间交结为数不多的良师益友,在您身上我学到很多,受益非浅!愿:虞兄长、虞老师一路走好! 果园人永远会记住您!
    韩宝蒂:虞老师一路走好,果园人永远怀念您!
    张荷:虞伟国一路走好,果园人永远怀念你!
    顾铭年:新诲果园的思想家、文学家,热心为大家服务的虞伟国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您!
    乐善好施,才情並茂,余音永存,铭记难忘。果园人顾铭年恭送虞伟国先生驾鹤。鞠躬!
    袁洪新:虞伟国,老兄一路走好! 虞伟国为我们果园人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们应该送虞伟国大哥最后一程。前天晚上我听了“一路好走”好多遍,心情无法言表,只是泪水不停的流行,所以活着的朋友们努力过好每一天呀!
    顾素云:这么认真帮果园人做了大量好事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真不敢相信?虞伟国一路走好!
    魏顺兴:做事踏实,为人真诚的虞大哥一路走好!
    忻静忠:老虞走了,真不敢相信,我再走不动,周四也要去送你。
    唐洁:惊闻噩耗,非常悲痛!虞伟国一路走好,我们果园农友会永远记住你!
    蔡明建:打开果园微信,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与你建立的微信还在,你的认真、执着,你为果园众农友服务的热忱,在我们合作过程中我深有感触!好人虞伟国一路走好!果园人永远怀念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9: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悼文、悼词续3——
    蔡学运:沉痛悼念虞伟国农友!安息吧!
    徐俊:沉痛悼念农友虞伟国逝世!果园人永远怀念你!
    俞玉英:一个月前在果园的活跃身影,还浮现在眼前,却突然匆匆离去。生命太脆弱了!只有深深怀念!虞伟国一路走好!
    吴铮:沉痛悼念老朋友虞伟国逝世! 太突然了,震惊!一路走好。
    薛维敏:刚打开手机闻之好伤心。老虞先生怎么可以这样呢?一路走好!我们都记得侬!
    林伟民:我刚坐下来看手机,怎么都不会想到老虞就这么匆匆走了,一点征兆都没有,一声招呼都不打。前些日子你还在一个劲地为果园人做大头照呢。我关照你保存好,我要把它下载到果园50周年U盘里,你说放心好了。其实我说的是多余的话,老虞做事我最放心。两本果园杂志都是你一人编出来的……这次做大头相册也是你主动请缨……到现在我还在发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老虞果园认识,五十年莫逆之交,犹如兄弟,胜似兄弟,你长我几天,是我兄长,最好的哥……天呢!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的好人就忍心让你走了吗……
    葛培农:我刚才在微信中,得知农友虞伟国离去的消息,心里闷了一下……上次10月份重返农场,我们几个在1971年底1972年初,一起到杭州、苏州、无锡去旅遊时的六位农友,那天都碰到了,虞伟国马上就说:今天我们都在,一定要合影一张照,于是虞伟国、林伟民、鲁莉莉、汪小莉、潘碌、葛培农,一起拍了一张相隔近半个世纪的合影。今太突然啦!不知说什么好,你为我们果园队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勤勤恳恳地做文章、印照片等等,做得太多太多啦!每次你見我,总安慰我要保重身体的,不知你却去了,不知说什么好了……
    方耀楣:沉痛悼念虞伟国农友逝世,一路走好!
    周征:我虽然不是果园人,但也是与果园人十分投缘的农友。才子、好人虞伟国一路走好!
    莫小慧:虞伟国大哥,一位热心为大家服务的好人!向极乐世界走去了……愿虞大哥一路走好!极乐世界没有痛苦,愿你能往生极乐净土!虞大哥这么个好人突然离去,大家都非常痛心。我在宁波代大家给虞大哥写超度牌位。南无阿弥陀佛!
    蔡丽君:虞伟国一路走好!果园人永远怀念你!
    姜逢时:太突然了!这么有才有德的好人,这么快就离开我们大家。愿虞伟国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你!
    杨佩黎:真的很难过!令人尊敬的虞伟国,我们永远怀念你!一路走好!
    胡伟达:虞伟国是果园真正的实干家,称你呕心沥血不为过!你为果园人所做的一切,大家永远铭记在心。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曾经相聚之人,一个一个的离去……望虞兄一路走好!
    陈松年:沉痛悼念好友虞伟国逝世。我们永远怀念你,一路走好!
    罗积浩:虞大哥,大好人,一路走好!果园人永远怀念你!
    庞寅姗:惊悉虞伟国突然离世,不敢相信!你一件一件地为果园人做着实事、做着好事,有了你,果园人留下了很多美好的故事和回忆……好兄弟,果园人永远不会忘记你!一路走好!
    许瑞娟:能否去关心一下?了解一下?太突然了,虞伟国一路走好!
    陈涓:早上打开手机,惊悉噩耗!你是果园大家庭中的有功之臣,你为果园所做的一切,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的。虞伟国一路走好!
    孙志昌:半夜醒来,获此噩耗,十分震惊。謹在此悼念:虞伟国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你!
    余惠英:很难过,一定要去送送你!
    刘莉明:同意林会长的倡议,用花圈表示我们对老虞的怀念及哀思!願虞大哥一路走好!
    顾毓明:虞伟国走了,一个人一条命。以前觉得你很压抑,最近几年你变得活跃了,你乐意为大家服务,干啥都认真,真的难以想象。这次去世很感心疼。今天下午大家去送别虞伟国,感谢上苍让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微信中的细聊,你懂我,我也喜欢你,你制作的图片,将留着永恒的纪念……今天终于回家了,好多朋友自发来送你,请带着朋友的思念,风光上路。你还算年轻,照顾好自己,一路走好!
    金樑:惊悉老虞去世消息,你为果园所做的一切,你的音容笑貌,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的。一路走好!
    吴瑞芳:真的是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活着的每一天都应该好好珍惜!
    薛俊馨:深深怀念虞伟国农友,好人一路走好!
    高俊生:惊悉虞伟国驾鹤西行,颇感意外和突然。愿老虞头一路走好!
    杨菊英:看了心酸,泪滚满面。虽不曾过多的交流,但印象很深!有才、有德又热心的好人啊!真可惜!虞大哥一路走好!
    杨翠萍:还没来得及说声“感谢”,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虞大哥,您就悄悄地走了,走的那么匆匆,这一别竟成永远!这一曲“一路走好”,是我们果园人送您的!闻讯您的离世,我们都彻夜难眠……因为您为人真挚,热情,善解人意,为果园人做了无数好事……我们永远缅怀您!
    程美琍:很遗憾不能送你最后一程,但你那笑容可掬的脸永存记憶。青春岁月畜牧班小屋内你那孜孜不倦学习的相片将伴随影响着我的一生。那年你交于我斧正的诗词,今献给果园人共赏以表今日对你的深切缅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05: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海外发来的果园知青的悼文、悼词——
    王成龙:虞伟国,一路走好!
    吕兴国:怀念虞伟国!
    马瑞恒:刚打开微信,惊悉虞伟国逝世,太突然了!你是“我们的果园”的主编,前不久还看到你在为大家努力地修改照片!你是我们果园队的好兄弟!我这里的时间和上海不一样,如赶得上你的追悼会,请会长一定代我送上我的哀思!
    胡美君:公海上没有网络,到了巴哈马群岛,果园群的微信一下子收到上百条,打开一看,都是对老虞的怀念哀悼,心里一惊,是虞伟国吗?
    你不是对健康对养生很注意吗?爬墙看了果然是你!呜呼!1971年11月我到果园,在畜牧班与你共事没多久,你对我的教诲帮助不少。虽然人称老夫子,但你不迂腐,与时俱进。去年10月份老三届农友去果园,你热心地为大家服务还历历在目,想不到突然离去,愿一路走好!
    陈露洁:在外旅游,刚飞到洛杉矶下榻宾馆后,惊闻虞伟国仙逝,简直不敢相信!我和你一起在“北界”养猪、读书、论古今。你刻苦钻研,博学多才,是一位正直人,好心人,老实人,勤恳人。你曾与大家相约活到100岁,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竟突驾鹤成仙。今老虞在天堂已无尘世烦恼,愿好人一路走好!
    庞亚卿:刚从日惹飞到雅加达,再要从这里飞回悉尼,之前一直没机会看微信。惊悉虞伟国驾鹤西去,难以置信,你一直在论证我们可以活100岁的呀。虞伟国安息!大家珍重!
    柯善书:得知老虞去世的消息,深为悲痛!老虞是我在农场艰苦生活中的患难之交。想起你和我在一起时的情景,心中充满哀思。我与老虞真正开始交往是初到农场数月后,在返回崇明的江轮上。一路上我们促膝长谈。我感到你阅历颇深,又熟知唐诗宋词,与我意趣相投。所以后来便常与你在一起说古论今,吟诗颂词,交往颇深。老虞为人正直,虽然带有点文人的拘谨,但我们在一起总是坦然直言。常常针贬时势,该说的说,该骂的骂。久而久之,诚信有加。相互之间,毫无顾忌。记得有次场休,陈露洁与我和你一起去北面江边散步。你一时聊发少年狂,欢呼雀跃。一边嘴里唸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边脱光衣服,跳入滚滚江滔之中。我们在你的影响下也大呼小叫地跳入水中与你一起振臂畅泳,在大江中沉浮。老虞下农场三年。你后来搬到北面畜牧场,住在猪圈旁的小屋里。我和陈露洁常常在晚上去看你,在那茅草屋顶的小屋里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神聊。程美琍和胡美君偶尔也来客串。我们常常聊到半夜方止。老虞总是提着一盏马灯将我们送到河沟对面的林带中,方才回去。那种孤灯夜半别林中的诗情画 意,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老虞虽然心比天高,但一生并不如意。你在农场时,身体不是很好,再加上对人生际遇的不平,常常独自仰天长啸。那凄厉的叫声象旷野中孤狼的哀嚎,穿过茅屋草顶,在果园上空久久迴荡。许多人对此难以理解。但我在你的喊叫声中深深地感受到了你不甘理想失落的愤怒;不願岁月荒废的怨恨;和你要与世奋争的呐喊。尽管老虞的一生并未实现年轻时的凌云壮志。但你追求过了,努力过了,也可以心安了。老虞走了。虽然天人永隔,但你仰天长啸之声,依旧在我心中迴荡……遥寄一份哀思,願老虞的在天之灵安息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07: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虞伟国夫人答谢函

林会长、各位好友:

刚才我认真地拜读了各位好友为先生写的悼词、悼文,很有水平,太感人了!我为先生能拥有您们这么多真挚的兄弟姐妹而感动!谢谢大家!
    先生弥留之际,小孙子去看他,昏迷中的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孙子哭了……孩子被领出病室后,他的血压一下子从90降到60……

人走后,我给他擦脸,发现他眼角里噙着一颗很大的泪珠……庆幸我会坚强,擦干泪水,将先生最心爱的孙儿扶养成人,努力培养他能像爷爷一样,做个有道德、有爱心、有才干的好人。

满载着亲朋好友的不舍,先生顺利地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能看到这么多亲朋好友的关心和思念,先生在天堂一定会感到十分欣慰,先生也一定会保佑大家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健健康康!
    人间虽走了一个好人,天堂却添了一位天使……你们为先生做了纪念册,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会永久存念。
    谢谢!
                                                            梁慧琴 2018.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4-18 23:19 , Processed in 0.08275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