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11|回复: 3

[蹉跎岁月] 150、忆当年春节采年货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7 04: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曹振华

忆当年春节采年货

曹振华



901.jpg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冬天,我在农场“修地球”。那个年代,过年过节的年货食品匮乏,供应紧张。居民购年货都要凭票凭证,蛋票、肉票、鱼票、家禽票等等,还有金针木耳、粉丝花生之类也均要票证。
    春节前夕的几天内,天寒地冻,地里农活基本“歇搁”。于是一些队里老职工乘机纷纷外出,回来时满载而归,有的人不显山露水,“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将采购回的年货悄悄藏起,打包带回家过年。
    我们农场与乡村农舍隔条河,对岸的农民种果树、棉花及花生豆类等经济作物,不种粮食,因而粮不够吃,他们需要粮票买米。一些职工就大胆来个“互通有无,各取所需”,用粮票同农民换回花生、鱼肉、家禽,作为年货带回家。
    此时父亲来信,要我买些年货回家过年。我刚刚到农场不久,人地生疏,以往在家也难得外出买东西。但见队里部分知青也被老职工“感染”,小有收获,我也不禁跃跃欲试起来。一老职工言谈中得知我也想采购年货,便要我跟她去附近农民家“走一趟”。
    第二天,她带我去一农民家,她似乎同这家农妇挺熟,不多会儿,便交易成功。女职工用几张粮票和现金向农妇换回了鸡蛋、花生,这一幕让我吃惊不小。当时票证交换是违法的,但那农妇与女职工的神情却是那样淡定自若,泰然处之。
    过几天,我又接到父亲来信,催我快去采办年货。我就壮着胆子独自一人,去上次那农妇家。那农妇见是我一人来,分外热情,她拿出鸡蛋、花生、瓜子等,我很快同她“交易”好了。临出门时,见门前场地有几只母鸡,其中一只是芦花灰白色的小母鸡,我要向她买,她起先不肯卖,但见我诚心要,也只好忍痛割爱。除了现钞,我还多加了几张粮票给她。
    回家后,母亲见我带回了许多年货,尤其是看到还有一只小母鸡时,更是喜笑颜开。
    除夕将临,母亲磨刀霍霍,要拿芦花鸡开刀。忽然她叫了起来:“一只蛋,一只蛋!”原来芦花鸡生蛋了,这下母亲不杀鸡了。那年月鸡蛋也要凭票,蛋票只好买一块冰蛋(鲜鸡蛋去壳、冷冻后制成的蛋制品)。现在有只会生蛋的鸡,怎不开心呢?
    春节到了,亲朋好友、隔壁邻居到我家拜年,互致祝福。母亲将花生、瓜子大把大把地塞到他们手里,他们连声道谢,并流露出羡慕神情。
    那年过春节,我当了回“采购员”,虽然使家里增添了些许热闹欢快的气氛,但那幕后的“交易”,却是至今令人难忘而又感慨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12: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再现了知青回家过年时一些记忆,当年,他们半夜候车,大包小包,一夜不眠。今日回看,仿佛是青春天空上的一抹彩云,是酸甜苦辣里的微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9 12: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振华的短文《采年货》,描绘得生动真实,令人回味。
    当时差不多所有的农场知青回家过年都经历过类似场景。那时我们农场定粮比市区高,也具备一定的资本与农民以票换物。我们都是这一历史剧的过来人,其中酸甜苦辣也只有咱们这辈人才能引起共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06: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前夕,家家自然都要准备年货,可在计划经济、实物匮乏的年代,哪里弄得到令人羡慕的农副产品呢?城里人一筹莫展,没有招数,而此时知青们却大展身手,大包小包地带回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4-18 22:28 , Processed in 0.059391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