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132|回复: 0

[小说连载] 148、有个屯子叫东河之二十四:看电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6 05: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二十四、看电影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132.PNG


    如今的电影已经进入数码时代,其清晰度、保真度以及色彩和声效与传统电影相比真有天壤之别。然而,每当我买一张价格昂贵的电影票,坐在幽雅舒适的放映厅里欣赏现代科技带来的感官刺激和视听奇迹时,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我到东河时,公社还没有成立电影放映队,唯有县文化馆的放映队一年下乡巡回放映一两回。在那个文化生活奇缺的年代,看电影是农村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几天前就传来消息,哪天电影到咱屯儿,男女老少掰着指头算日子,尽管那都是些看了又看的老片子。天刚擦黑,小学操场上就挤满了人,破旧的篮球架上挂着一块算是白色的幕布,孩子们围住八毫米电影放映机,好奇地看着放映员倒片、装片;男人们抽着又辣又呛的旱烟,唠着闲嗑儿;姑娘们嬉笑着、打闹着、开着只有她们自己才听得懂的玩笑;小伙子人以群分、三三两两,但有一个取向是共同的,那就是往自己喜欢的姑娘堆里凑合。一道雪白的光柱打在荧幕上,人群里发出一阵欢呼声,好戏开场了。随着电影情节的变化,朴实的东河人凭着他(她)们对善恶良莠的判断,喜怒哀乐溢于言表,开心时拍手叫好,悲怆时声泪俱下,只有在换片的一两分钟里,人们才重新回到现实。
    放映机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柴油发电机的声音比电影配音还响,荒野里的各种昆虫被电光吸引,往人们的脸上、身上、袖口、裤腿乱钻乱咬,但这一切丝毫不影响人们看电影的热情和专注。电影放完了,人们还沉浸在电影情节中,久久不肯离去。
    东河人看电影的执着是令人感动的。1972年夏天发大水,由于下乡不便,电影队只在公社放映一场朝鲜故事片《看不见的战线》。得到消息的东河人疯了,派出四条渔船拉上男女老少几十口子从漫甸子的洪水中直扑抓吉。我划的那条船打前棹的是杭州知青金锦芳,外号“条儿”,一米八的大个子,一身蛮力。由于出发较晚,生怕赶不上趟,一路上我俩喊着号子,拼命划桨,箭一般向抓吉驶去。船到八盖,祸从天降,条儿的蛮力挣断了固定棹杆的牛皮扣,只听“啊呀”一声,使足了劲的条儿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从前舱板一头扎进了茫茫洪水中。慌乱中,我让所有带电筒的人开灯寻找,四条船上的十几根光柱在水面上来回扫荡,却丝毫不见条儿的踪影。终于,我看见一簇头发在船边漂了起来,一把抓住,果然是喝得差不多了的条儿。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拽上了船,惊魂未定的条儿吐出几口水,说了一句至今都令我感动的话:“不要管我,看电影要紧!”船到抓吉,电影已放了一半。

117.png

    那一年,又是公社放电影,杭州知青孔祥宏开着一辆手扶拖拉机,挂了一节车斗,拉着十来个大姑娘、小媳妇,一路风尘向抓吉驶去。手扶拖拉机动静大、马力小,加上道路颠簸,拉的人又多,刚过村头萝卜地边的大坡就出事了。颠簸中,连接车头和车斗的插销颠掉了,失去牵引和方向的车斗斜楞着朝萝卜地冲了下去,最后翻了车。看电影心切的孔祥宏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对后面发生的一切竟浑然不知,驾驶着掉了车斗的拖拉机径直扬长而去,开出一里多地才发现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当他开着拖拉机返回出事地点,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车斗在地里栽楞着,惊魂未定的女人们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有几个还蹭破了皮肉,受了轻伤。一阵埋怨之后,只商量一件事:电影还看不看?回答居然是那么众口一词:“看!”当这伙蓬头垢面的电影迷出现在放映场时,顿时引起轰动。时任公社干部的陈素红(后来成了我的太太),听完他(她)们的奇遇后感动不已,在以后的许多年里,她多次向我讲起这件令人难忘的往事。本文记述的这个故事就是根据她的记述成文的。
    这就是看电影的故事,这就是东河人看电影的故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感受在今天的数码影院里是体会不到的。这是进步?抑或退步?我也说不清楚。
    如今生活在城里的孩子除了蚊子以外很少见到其它困扰人类正常生活的昆虫。然而去过北大荒的知青除了经受大强度劳动和恶劣自然条件的考验以外,还见识了许多城里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吸血昆虫,对于它们的种群庞大、习性怪异、嗜血成性至今都心有余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4 04:26 , Processed in 0.044514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