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3|回复: 5

[战天斗地] 146、我在农场的八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7 04: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田华

我在农场的八年

田华


127.jpg


    按语:不止一次地有人询问:“花瓣雨是谁?”终于到了揭开庐山真面目的时候了。“花瓣雨”即田华。
    在新海农场的八年,她虽然一直在35连,但除了务农以外,她还接受过赤脚医生的培训,当过基干民兵,曾一度担任过教官,在离开农场前一年,即1984年她还担任了小学的代课教师。真是十八般武艺,差不多件件都捏拿过。
    之前的《青春岁月》刊出之后,点击率很高,才两三天的功夫,就达到200人次之多。可以这么说,本篇《我在农场的八年》是《青春岁月》的姐妹篇。从文章的内容安排到谋篇布局的构思,都有很多相似之处,相信阅读本篇以后,一定会勾勒起大家对农场生活的回忆。


    1976年的5月15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去了崇明岛上的新海农场。一路上看着同龄的伙伴,抹着眼泪,哭哭啼啼的,我觉得很可笑,觉得他们太娇气了(你们真的以为自己是城市的小姐和少爷啊),用当时的话说:这样的人就应该去艰苦的地方好好锻炼锻炼,要不然就修掉了。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农场的生活有何艰苦,因为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去过两次崇明的新河公社学农,觉得那种日子很休闲,也很好玩。抱着这样的心态,踏上人生之路,开始用劳动的血汗换来的人民币来养活自己。但无情的现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
    到连队的时候,正是吃午饭的时间,队部在食堂给我们开欢迎会,并把我们安排到各个班组。当天没安排劳动,让我们整理宿舍。第二天我们就要下田干活,因为那时正值“双抢”农忙季节,农活是一点也耽误不起的。
    我开始了在农场的第一次劳作---插秧。那时的5月好像没有现在这么热,赤脚下田觉得很冷的。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手脚在水里浸泡的发涨,与自己原先的想象简直有着天壤之别。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咬紧牙关干下去了。
    冬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崇明岛的东滩---挑岸。一些老职工告诉我们新手说,在连队里干任何活,都算不了什么的,最苦的是冬天。虽然冬天是农闲时节,但要去外面开河,挑岸,那才叫苦呢。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到了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知道那是真的很苦的活啊,就像是码头工人扛大包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是俩人抬一副担子,重量在300斤以上。所谓挑岸,就是从远处把泥土抬来堆起一条岸坝,抵抗潮水的侵袭。而开河则是把原有的河道挖深(崇明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泥沙顺着上游水流冲击而下,泥床抬高了不能行船,所以每隔三四年就要挖一次)。有时为了早点完工,我们会干很长的时间。我记得有一天是为了抢河底,早晨5点就去工地,一直做到半夜的12点多,水都没有喝,只能喝河底里渗出的水。吃和住都在外面。老职工说过,早先住新造好的猪圈,地上铺着稻草,上面再放自己的铺盖。我是住过一次浴室的,那次开鸽龙港,我们住在长征农场的,条件非常艰苦,时间也是最长的一次,一共是12天。其余多是3到4天的(究竟如何艰苦,可参阅《那年那月》栏目第83号《河工散记》——编者)
    一般夏季的时候,我们可以轮流回市里探亲了。春播秋收是最忙的,夏季管理比较清闲,也是水果最丰富的时节,我们回家一般不会空手的,带水果,带崇明蟹,黄鳝,田鸡,甲鱼等,这些东西可是野生的哦。
    在顶替回沪的浪潮中,我虽然没能顶替回来,却让我意外地实现了另一个梦想,做了赤脚医生。这个时期,我们全家有四个人是从事救死扶伤的行业---我的父亲是老军医了,我母亲是工厂医务室里的医生,我的小弟弟参军结束新兵连训练后,送到411医院的医训班学习,然后分到了横沙岛的驻军卫生队。我是最后一个学医的,也是那一批学员中成绩最好的一个女生,学员说我很有天份,也许是吧,其实我始终认为我是最认真的一个,从那以后,我的命运开始逆转了。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冥冥之中在我的生命旅程中,总有贵人暗中相助,也有小人在踩我,但是最后的结局总不是太坏。我虽然为了躲开我姥姥(关于我姥姥的故事,我以后会再写)的管束去了农场,吃了一些苦头,但是也锻炼了我的意志和品格,我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屈服的人,随随便便轻易认输的人。
    在以后的五年多时间里,我从事了很多的工作,做赤脚医生的第二年,农场的武装部看中我,要我去进行基干民兵训练,第三年又送我去县级的基干民兵训练,练习战伤救护,我又成了唯一的一个女性县级教员(有个公社出来的学员,非常想要这个证书,有了它可以有固定的工分计算。由于农场是按月拿工资的,武装部部长亲自找我谈话,要我把名额让给他,但是县里还是承认我的资格。我是无所谓的,能帮助人也很好啊,这个东西出了崇明岛,就一文不值)。我每年的三月份依旧要去武装部培训新学员,过过打打枪的瘾。这也是对我一直没有实现从军愿望的补偿。我的射击成绩一直在十发子弹90环左右,手榴弹的水平则不敢恭维,所以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投弹实践。在《身边的英雄》(载《那年那月》栏目第53号——编者注)一文中,我已经就练习投手榴弹时所发生的一个意外事件做了描述。为了这件事情我们挨了批评,写检查,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农场的最后一年,我还去过小学做代课老师,而且还是以英语为主课的。本连队的同事都说我会误人子弟的,我偏偏不信邪,也许我以前的功底好的缘故吧,我边学边教,比教材的时间提前学,居然让我成功了。公开课的反响不差,学期考试的平均分数也不错,教导主任还要提拔我做正班主任(去掉代课二字)。要不是正好我母亲顶替的调令下来了,说不定我还真的是以教师的身份退休了,那我也是属于事业单位退休的人员咯,哈哈哈……(自嘲而已)。
    在广阔天地的八年里的战天斗地,我从事了多项工作,丰富了我的知识和阅历,所以我没有为这八年而后悔过,事在人为一直是我的信念。也许是自小多难的经历,也许是革命家庭的熏陶,我的思想还是比较正统的,这也许是跟不上时代潮流的缘故吧。
    我可没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哦,这些都是找的到人证的。农场里的事就讲到这里了。以后我会陆续把一些对别人来说是不起眼的小事,但对我来说却是不能忘怀的事情写出来,一是要重温旧事,二是留作纪念,三是留给我们知青二代,还有三代四代等,告诉他们,知青的历史是不可抹杀掉的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7 08: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田老师的八年农场生活真是丰富多彩,酸甜苦辣尽在其中。我觉得你是个幸运儿,干了很多学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很出色!是个有才干的人!你的经历是别人无法相比的。回眸你自己的青春,你是欣慰的,农场锻炼了你,你的青春熠熠生辉,苦中回甘,庆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7 09: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着田华的回忆文章,思绪又回到了当年,一身的绿军装,一口的普通话,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是我对田华的第一印象,但她说她是自愿报名来农场的,我倒是从没听她说起过,看来部队大院出来的人觉悟就是不一样
在我的记忆中田华在农场时没那么多的经历,好像就是个卫生员,每天给人看病,同时监管连队的卫生工作,但我从来没在她那里开到过病假,可见那时我和她的交情还不够深。
印象深的是我们曾经是舞搭子,在交谊舞兴起的那一年我们脚蹬绿色解放鞋在不平的泥地上随着音乐起舞旋转,一身臭汗后没地方洗澡,还乐此不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07: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就有幸结识这位花瓣雨,我喜欢亲切地称呼她为小田,我们素不相识,但是知青之缘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她不顾路远迢迢几次到远在东海边的医院来看望我这名落寞的大哥,带来我们知青的温度。后来我开通了微信,她在第一时间就与我建立了联系,这和她一直热衷于社会工作,热衷于志愿者工作是一脉相承的,现在每天给我回帖最多的朝朝晚晚的将她的名字显示在我的手机上,我一直想对她当面说一声“谢谢你,小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9 07:17: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兰花花,冯世扬,谢老师的点评。
    兰花花: 农场的八年,对我来说的确难以忘怀,有过后悔但无悔,虽然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农场,但是却给了我锻炼意志坚定机会,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所经历过的“职业”,也是我想要做的,自认为做的也是称职。
    冯世扬:  你那时候是植保技术员,在我眼里就是洋差使,开始的2年时间接触不多,后来做了赤脚医生有了更多的交流(你的夫人是我的前任),记得那时候考文凭,你是我的老师,连队里你是第一个拥有三洋录放机的,作为舞搭子,也是配合默契,好像我们连队撤并给3连4连后,我们也是最后离开的2人。
    谢伟健老师: 自从在网络上看见您做的诗集,就对您崇拜有加,您的经历曲折坎坷,受到伤害与磨难,心中永存的信念,让我感动!微信里您每日一诗,读后感,读书札记,我必看的,获益匪浅,希望老师保重身体!对老师新出的诗集,表示由衷的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0 07: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田,你一直对我的关注和支持。我发文章,主要让关心我的朋友,报一个平安,当然是做一些自己想做,而又能做的事情。你一直做着公益事业,自己身体要注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4 04:36 , Processed in 0.115326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