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87|回复: 7

[蹉跎岁月] 145、我替“贵妇”孵育儿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2 06: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冯世扬

我替“贵妇”孵育儿女

冯世扬


222.jpg


    看到此文标题,你一定会问:“贵妇”是谁?你为什么替她“孵育”儿女?应该是“抚育”吧?有没有写错?
    问得好!要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写,那你就听听下面这个故事吧。
    那是发生在崇明农场的一段经历,那年连队刚经历了1979年的大顶替,知青人数急剧下降。留下的人也无心干活,所以一有机会就到附近的小镇闲逛成了经常的事。
    那年秋天,我在一次逛集市的时候看中了一只母鸡,于是就将它买了回来,想养上一段时间春节带回上海。那是一只并不十分“年轻”的母鸡,虽说不上是“窈窕淑女”,但称它“风韵犹存”倒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如果要将它的身材拟人化的话,应该是介于俄罗斯少妇到俄罗斯大妈之间,它看上去丰腴有加,走起路来虽不能说是婀娜多姿,但也算是风姿绰约、仪态万方的,在我心里应该算得上有“贵妇”般魅力的。
    由于自己懒得照料“贵妇”,就将它托给了扫地的王老头(即王延相,参阅《那年那月》栏目第5号《扫地老头》——编者注)替我照看,他住在畜牧场旁边的小草屋里,养着一群颜色各异的鸡,有公有母,于是“贵妇”自然而然就融入了它们的团队。正是因为它独具的的魅力和颜值,使它在那群鸡中间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所以引起那些公鸡中“好色之徒”的注意也是十分自然的事了。
    发现问题的是一个早晨,我不经意地走向王老头的草屋,远远就看见场地上那群鸡在无忧无虑地踱着方步。忽然,我看到一只耷拉着鸡冠,头顶只有几根稀疏细毛的癞头公鸡贼头贼脑地围着“贵妇”在转悠,一看就是图谋不轨,更要命的是“贵妇”竟然没显出一丁点的矜持,只几秒钟的时间就和那个“瘌痢头”行了周公之礼,这让我异常地愤怒,捡起地上的半块砖就向“瘌痢头”砸去,于是那群鸡一哄而散,跑向了周围的野地里不见了踪影。
    王老头从草屋里探出脑袋对着我嘿嘿嘿地笑着说:你的母鸡天天如此,又不是专和这只鸡。于是“贵妇”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瞬间坍塌,这哪里是“贵妇”,分明是“荡妇”嘛。我对王老头说:干脆把它宰了算了。老头摇摇脑袋说:别呀,我估计它生蛋了,这几天每天都格格地叫唤呢。我说:那蛋生在哪里呢?王老头指着对面的一间小仓库说:也许在那里,那仓库的墙下有一个洞,我看见你的鸡从那里进出过。
    那是一间几乎废弃的仓库,门上的锁锈迹斑斑,显然好久没人光顾了,于是我拿来一把榔头将锁砸开,仓库里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农具,角落里散落着一些稻草,我终于在草堆中发现了3枚鸡蛋,红红的壳很新鲜的样子。
    只在这刹那间,我对“贵妇”的良好印象又回来了:原来它是想着要孵育新生命了呀,对于它这个“年龄”的母鸡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过了这个“年龄”再想要小鸡也许很难很难了吧?不过有一点在我心里还是挺别扭的,就是它为什么会选中那只“瘌痢头”?这也太不讲究了吧,知道什么叫优生优育吗?
    从那天开始我天天早上会去仓库边转悠,果然发现它每天都会钻进那个窟窿,大约半个小时后它又会出来,红着脸咯咯地叫着,像是要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我也会及时地撒上一把麦子喂它,其他鸡想过来分享都会被我赶走,只有“贵妇”有权独享美食。至于它每天仍然不知羞耻地与那些公鸡们“要好”,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那只“瘌痢头”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它再靠近“贵妇”了。
    这样的日子延续了4、5天,仓库里的鸡蛋已增加到了7枚。那天我一个上午都没在场地上见到“贵妇”,也没听到它咯咯的叫声。到了下午我忍不住打开了仓库的门,在角落的那堆草上我看到了“贵妇”端端正正地趴在那里,身上羽毛蓬松,两翅张开,原来“贵妇”抱窝了,它要孵小鸡了。我心里既高兴又心疼,但更多的是期待,因为在一二十天后我就能见到毛茸茸的小鸡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好几个梦,梦里全是“贵妇”的影子,还有幻想中可爱的小鸡模样,这么美好的梦在大顶替开始后我几乎就没有做过。然而梦毕竟是梦,它只短短地维持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我看见的景象将我的幻想彻底击碎了。
    “贵妇”站在那群鸡中间,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样子,羽毛收紧,全然没有昨天蓬蓬松松翅膀下垂的“癞孵鸡”的模样,对那只“瘌痢头”厚颜无耻的举动竟也显得无动于衷起来,它好像和昨天判若两鸡,这个形象惊得我差点掉了下巴。更要命的是它显然彻底忘记了那7个亲骨血了,整个一天再也没去那间仓库,它彻底醒了,不愿再劳心劳累地去孵蛋了。
    现在烦恼转移到我头上来了:那7枚鸡蛋咋办?我隐隐约约意识到,已经开始孵过的受精鸡蛋如果不延续孵化的过程,失去了孵化的温度,那7条小生命也许就要胎死蛋中了呀。
    于是一个念头紧急浮起在我的脑海中:转为人工孵化!
    于是一个行动紧急展开:到食堂找来一个保温桶,对了,就是我们以前经常看见的放冷饮水的保温桶,把它作为孵化器具,桶底垫上稻草,即暖和又柔软,可以保温又保湿。那个保温桶放在了我的寝室中,因为我一个人住一间屋,条件得天独厚。
    保温桶的上方接了一个60瓦的白炽灯泡,电线可以上下移动以调节温度。又找来一个干湿温度计用来掌握温度,现在一切都已准备妥当,7枚鸡蛋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从现在开始将代替“贵妇”履行母鸡的职责了。
    但随即而来的问题是:怎么孵化?温度是多少?湿度有要求吗?鸡蛋要翻动吗?孵化的过程是几天?一概不知!所以第一个晚上我只能尝试着调整好灯泡到鸡蛋的距离,将温度维持在37-38度之间,我想当然地认为人和鸡的体温大概差不多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往场部的新华书店赶,我要去买一本孵化小鸡的书。老天保佑,在那里竟然真的买到了一本孵化小鸡的科普读物,里面清清楚楚地写明了孵化的整个过程和要求。
    书上说:小鸡的孵化过程大约需要21天的时间;
    书上说:孵化的温度在37-39度之间,前期高,后期低;
    书上说:孵化的湿度在70-80%之间,前期低,后期高;
    书上还说:每天都要翻动鸡蛋6-8次,基本是3-4小时翻动一次。
    现在好了,有了这本“老先生”,我只要依样画葫芦地去做就可以了。我知道从那天开始,我将要度过20天左右的机械生活,每天的目标就是:维持保温桶内的温湿度,过三四个小时去翻一次蛋以保持胚胎受热均匀,促进发育。好在已经是秋天了,我不必再往田里跑,大把的时间我可以自由地挥霍,目的只有一个:把小鸡孵出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五六天,白天还可以,只要掌握好时间,每天还是有机会和我的哥们姐们去吹牛聊天的,只要到点回寝室去看看:温度不对了就调节一下灯泡的高度,湿度不对了就往稻草上洒一点水。要命的是在晚上,基本上每过3小时要起来翻一次蛋,一晚上要折腾2-3次,我又没有闹钟,只能提心吊胆地不断看我那块宝石花的破表,没有一天睡过好觉。
    到了第6天晚上,我按书上的要求对6天来的辛勤劳动作了一次检测:照蛋。按书上说的,受精鸡蛋经过6-7天的孵化,用强光照射鸡蛋背面,如果透过蛋壳能看见很多红色的血丝,说明孵化正常,如果没有血丝,就是死蛋,可以扔了。谢天谢地,我看到7枚鸡蛋都出现了血丝,在灯光的照射下就像一枚枚工艺品一般漂亮。到了第9天,我看到鸡蛋内多了一个黑色的圆点,晃动鸡蛋它也会微微地转动,这就是书上说的小鸡的眼珠,小鸡长眼睛了!
    就这样,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我离成功的目标越来越近了,但就在这时,一次突然的停电差点使我付出的心血功亏一篑。那天我到场部去办事,算好时间大概需要3-4小时。到了下午我赶紧往回赶,到家打开房门我傻了,保温桶上面的灯不亮了,再开寝室的灯同样不亮,停电了!我赶紧打听了一下说已经停电3个多小时了。一看桶内的温度,已经下降到20度以下,鸡蛋摸上去只有微微的一点热量。于是赶紧放上热水袋、盐水瓶,这样一直坚持到傍晚来电,再次照蛋,看见里面的胚胎都会动,说明一场危机终于度过。
    熬到第21天的早上,我听见保温桶内有唧唧的叫声,赶紧披衣起身,我看到了此生最伟大的场景:一只小鸡破壳站在桶里,身上是黄黄的绒毛湿漉漉的,旁边其他6个鸡蛋,1个已经出现了裂痕,可以看见小鸡的喙在壳内轻轻啄着蛋壳,它也将要出壳了。
    这一天我一直守着保温桶,看着小鸡一只只的出壳,看着它们湿漉漉的羽毛慢慢变干,变成一只只小绒团。只有一只小鸡出壳遇到了困难,它已啄开蛋壳,但始终无法出来,一直唧唧地叫着显得很无助的样子,这样坚持到傍晚我终于忍不住帮它掰开蛋壳,看见它的一只翅膀粘在蛋壳上,我费了好大的功夫将它的翅膀剥离了蛋壳,但还是出了一点血,好在有惊无险。至此,7只小鸡全部孵化成功,精神抖擞地站在了我的面前。7只小鸡中5只是淡黄的毛,还有2只带有一点杂色,但全都漂漂亮亮的。我很疑惑的是:究竟哪几只是“瘌痢头”的后代呢?看它们的神情哪一个都不像是它的种,遗传基因究竟有没有起作用啊?
    21天,就是这么巧,正好21天我完成了孵化的全过程,孵化率达到了惊人的100%。是我的水平高呢还是老天的眷顾,使我在连队的小家户面前有了炫耀的资本。因为在这之前他们一直是家庭养鸡的主力军,老是要吹嘘自己的养鸡经验,虽然他们从来就没有自己孵化过一只小鸡,全是买来后饲养的。
    接下来喂养的关键时期是出壳后的一个月,原因是这个时期的小鸡最容易生病,拉稀、不吃食、怕冷,躲在墙角晒太阳还会瑟瑟发抖。大约一半以上的小鸡会在这一时期死亡,以前连队的小家户看到有人养的鸡拉肚子了,就会非常“认真”地告诫你:千万别给小鸡喝水啊,喝了水就会拉稀死的。于是不给小鸡喝水成了连队养鸡者的一条戒律,但已经拉肚子的小鸡不喝水似乎死得更快。后来我仔细想想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人在拉肚子的时候医生要给你补液,就是怕脱水造成危险,小鸡也一样,拉稀造成了严重的脱水,再不给它水喝,能不死吗?
    所以,我的饲养方法是:从第一天开始就给小鸡喝干净的水,喂新鲜的蔬菜,饲料里伴入抗菌素(现在知道这种方法其实对人也是不安全的)。就这样,7只小鸡从小就没有拉稀生病过,安全健康地慢慢长大,到第2年,其中4只母鸡也下蛋了,我在那年的春节将它们带回了上海。
    至于“贵妇”嘛,由于它的不称职,最终好像进了“冷宫”,没有去成上海。后来究竟是进了我和兄弟们的腹中还是在“冷宫”中孤独终老,我真的不记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2 09:1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创作水平,这篇文章我不得不一气看完,因为我被里面孵小鸡的精彩画面给紧紧的吸引着。冯世祥不仅有爱心,更有耐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2 15:43: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冯老师写的太好了,想象力丰富,语言表达能力一级棒,比喻很夸张但恰到好处。哈哈,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4 09:45: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以诙谐细腻的笔触,描述了几只鸡的故事,读來令人捧腹。若没有娴熟的驾驭文字的能力和他夲人写作特有的个性,以及大爱无彊的胸怀,是断然写不出如此上佳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4 15: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冯老师的文章写的真好,很生动,停电了,把农场生活描绘的淋漓尽致,冯老师多才多艺,向冯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0 17: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小冯的作品,发给两位有一定文学功底的老同学,其中一位发了下面的大段文字评论,另一位说这位作者一定经常写作,文章确实写得很好,他建议收尾一段写“贵妇”最后的归宿,不写更好,把和小鸡的欢叫,活泼灵动,人与鸡互动作结尾更好。
    崇明有句古话叫做:女客(崇明人称老婆)败,养鸡卖。这说明将有雄蛋(受精蛋)孵成小鸡出售这亇过程,风险很大,弄不好鸡飞蛋打一场空。
    因这看似轻闲,其实对知识与经验要求很高的一桩家庭副业,拿得起的家庭主妇从来就不多。作者当年是知青,对孵化小鸡绝对是外行,但这件事却干得出奇的好,这就又一次证明了“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充满哲理的古话的无比正确性。
    倘止于此,已可证明作者是个细心能干的人,但作者的能力并非仅体现在孵育小鸡上,这只是亇引子,作者真正的能力是在写作上。这篇散文作者用拟人化的手法写了一只绰号为“贵妇”的母鸡,由于作者对它倾注了自己的感情,所以他笔下的它也带有了人旳灵性,作者通过爱鸡、恨鸡、同情理解鸡,再到埋怨鸡缺少母性,以致不得不自己代劳的思想情绪变化过程,生动细致地表达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憧憬。文章的风格轻松幽默,把“贵妇”容貌的出众与行为的“下贱”“不检点”形成鲜明的对比,使人读了以后对“贵妇”,对行将结束的另类知青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0 20: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张岚、兰花花、和平老师的点评,养鸡的故事是我的一段生活经历,那时生活艰苦,我们也只能苦中作乐,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有些意思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0 20: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诗虎 发表于 2018-12-30 17:00
我把小冯的作品,发给两位有一定文学功底的老同学,其中一位发了下面的大段文字评论,另一位说这位作者 ...

诗虎老师,谢谢你把我的拙作转发给有专业功底的老师,看了他们的评论一方面是汗颜,自己这样的一篇文章还有劳他们用大段的文字认真点评,受宠若惊。二是写的时候的确没有考虑得那么细致,有待提高的方面很多,替我谢谢二位老师。也谢谢你每次都认真看我的文字,给我鼓励,谢谢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4 04:06 , Processed in 0.055245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