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17|回复: 2

[系列散文] 143、城里住住,乡下住住2:田园心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2 04: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张生仁
   
    《城里住住,乡下住住》2
田园心情

张生仁


1212.jpg


    按语:《崇明 故乡 故地》刊出后,有读者询问,虽然作者的妻子系崇明籍的上海知青,而张生仁并非崇明人士,怎么会对崇明的历史和现状如此清晰?甚至引起生于崇明,长于崇明的农场人士的内疚,他们还是从张老师那儿更为详细地知晓了自己的老家——崇明。
    张生仁在50岁时患上了帕金森氏病,57岁时不得不提前退休。作为一个对事业有着强烈追求的中年人,平日里不得不藏掖起应运而生的种种痛苦,在亲人和同事面前尽量装出没事一样。最让其难耐的还不是止不住的颤抖,而是在路途中那些行人毫不掩饰的目光。于是作者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开始了在城里住住、乡下住住的生活,并想趁大脑尚未完全“生锈”之际,把自己在崇明这个大环境中“浸泡”过后所衍生出的些许想法,以及所见、所闻、所喜、所忆寄语笔端……
    就这样,张生仁的作品诞生了。


    心情是很柔软的,总是让命运揉来揉去;人生是很脆弱的,总是让命运牵制着。
    我这一生是靠心情来写作的。
    经常因为自然界的风花雪月或人世间的阴晴冷暖,住在这样的城市里,波动着蛛丝般的震颤飘荡而生出的心情。心情对于人生是那样的重要,健康与美丽如若没有好心情,犹如沙上建塔,水中捞月,一起都无从谈起。心情与人生形影不离。有时比自己的影子还要固执,如若光不在的时候,影子就藏在深深的黑暗之中,只有心情牢牢地黏在胸膛最隐私的地方,坚定不移地陪伴着人们。快乐的人,在黑暗也会绽放出笑容。
    心情是心田的庄稼,这是我在乡下感觉到的。心脏还在跳动,心情就会生长着、活跃着,强有力制约着人的生存状态。可以没有爱情,没有自由、没有健康、没有金钱,但是不能没有一个好心情。
    在乡下,心情就是收割机,如果你懊恼,收获就会退缩,所有的一切就会一事无成。倘若你一味的当着朋友的面倾诉苦衷,朋友就会很快离你而去。如果你处处表现得快乐、昂扬,希望就会与你如期而约。如果你百折不挠,当生活每一次把你压扁时,你能充满韧性和幽默地弹跳而起,这时绿树和鲜花会与你打招呼,它们会带给你快乐和欢笑。
    如果你渴望健康和美丽,如果你珍惜生命的每一寸光阴,那么,在乡下就会锻造出好心情。就让快乐心情覆盖生命的每一个清晨和夜晚!
    人生因此而健康和美丽。
    在我心情愉快或者感到沮丧的时候总是把这种愉快和沮丧记录下来,这就成了我的这些很散的散文,很随意的随笔。
    在我写这些随笔、散文的时候,透过沾着灰尘的纱窗格子,仿佛看见有很多影像交错的闪烁,和着自己的心跳。我有时在看一本新书的时候,听一首新歌的时候,认识一位新朋友的时候,闲逛一条陌生的街道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快乐。即便有令人失望的、忧郁的、伤痛的事,过去了,就会忘记。也许,这种心情的本身太过绚烂了,根本不需要记忆的点缀。
    年轻的时候,思维总是跳跃着。从图书馆到郊外,从篮球到探戈,只要喜欢,根本不需要逻辑。天空似乎总是阳光明媚的,偶尔的阴雨也只是疲惫时短暂的休憩。在闲散地游走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茂盛的绿色中有些开始惨败的迎春花,色彩依然明亮,却像垂头丧气的容颜蒙上了难抹的灰尘。“下场雨吧。”我下意识的想,也许雨后的她会重现娇美容颜。
    我是喜欢雨的,尤其喜欢雨后干净的空气和清凉的水渍,还有走路时地面晃动着的倒影以及脚边带起的水珠。然而天气一阴沉起来我就会有点害怕。我不知道我是害怕下雨还是害怕不下雨,总有点害怕。直到天气完全清澈或者雨下起来的时候,心情才又恢复平静。
    有时如火的骄阳热情地拥抱着大地,万物的情绪都高亢澎拜着,到处是浓重的色彩、浓重的呼吸、浓重的气味儿,是啊,这是盛夏了。我却开始渴望见到哪怕是凋零的玉兰花,虽是余香殆尽,却依然淡雅。
    崇明于我而言,始终蕴藏着一股深沉,是生命沉淀的一种厚重的力量。踏上崇明这块乡土的瞬间,整个身体,乃至灵魂,都会因此而凝重。站在即将收获的田边,一份夹杂历史浑重的情感向我袭来。挤压着一颗城市里霓虹灯下颓废太久的心。挤掉浮躁,挤掉无助,挤掉虚伪,让无耻、光荣现形;让空虚、卑鄙退却。还之平实的思想,清澈的灵魂。我感到,空旷无边的田野只有我一个人,惶惶张望,蹒跚着前行,天边有团忽明忽暗的萤火,为我照亮前方的路,那是真理之眼吗?
    我注定一个人要独行许久,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踽行时,会有落寞的心情让我不安宁,会使我停下片刻整理脸上的胡须,我会很在意那双双很惊讶的眼。
    于是我在田园间迂回。
    肉体的疲软能使思想坚挺。我开始着用“灵魂”来思考自己的行为和根源。
    这无垠的田园让我找到一丝慰藉,或许我在朋友们眼里成了同情的对象,成了逃避现实的可怜虫,他们对我的行为及思想除了些许欣赏敬佩之外,就是深深的惋惜,认为我这样的人不该成为无所事事,整天思考未来的疯子,认为我不该成为他们现有自满的仇敌。
    虽然我也怀疑同情的价值,但在这个问题上与他们一样,我也同情他们。
    田园向我讲述了一个流浪的思想者的境遇,这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可以亲手触摸前人所走过的脚步的余温,可以感受到另辟蹊径的拥抱。
    一个能够洞察自己结局的人,无疑是可悲的。发现自己悲剧本源的人则是痛苦的。
    于是我很痛苦,我清楚自己的悲剧所在就是过于浪漫。我向往天边的落日,绝壁的小草,芦苇和胡杨丛生的盆地。我喜欢死亡与生命邂逅的极地,渺小与伟大,痛苦和快乐并存的地方,也许就是崇明。
    远离人群能更让我的大脑作高速度的旋转。想一想暂且尚无头绪的问题,这是我目前唯一的事业。
    当选择变成使命时,一切抗拒都是徒劳。
    我不想拒绝,凭感知认知这个世界。虽可能不会有结果,但行为及过程,本身就具有高尚性。过程于我才是最重要的。
    我注定寂寞地用微弱的力量在广袤的大地上印上一些足迹,也许这足迹并不很深,一夜春雨就使它们荡然无存,然而,毕竟存在过。
    生命是一次性的,生命的伟大在于它的不可重复和难以预测。我能把以后几十年的时间浪费在像一些沙子一样零散琐碎的事情上吗?能为了最终将灰飞湮灭的片片花纸耗尽我的智慧和心力吗?能心安理得地在四面筑起石块被称为家的圈里安闲舒适地等待死亡吗?
    我痛苦地闭上双眼。
    如果醒来有罪,那我与生俱来的叛逆将使我离群索居,我的行为在无意间触动常人的敏感神经,那不是我的本意。
    我看到自己还有一线希望,可以在这个地方平和、真实地走完我的后半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4 08:3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喜欢田野生活,在城里很少往,长期住农村乡下,心情特别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5 07:27: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的开头,引人入胜;用心情与生命连接,用柔软与脆弱镶嵌,引导出万物的彭拜,刻画出生活的起伏。不用凝重,让慰籍布满希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9-1-24 04:30 , Processed in 2.193981 second(s), 1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