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26|回复: 0

[追忆往昔] 141、送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05: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施阳

送葬

施阳

                             
1201.jpg


    按语:亲人离世,家属悲痛欲绝,席间伴奏的音乐旋律应该凄婉或者悲壮,烘托出生离死别或者庄严肃穆的气氛。但是很奇怪,编者在前两年去崇明参加葬礼的时候,听见乡间的乐队竟然吹奏起欢快愉悦的曲目,甚至还有红歌,真是荒唐透顶,让人感到纳闷不已。无独有偶,本文作者施阳在更早年代的葬礼上所遇见情况的也是如此,看来这在广大农村还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他站在他们中间----一群送葬的人,卡车满满荡荡地载着他们在春天的公路上疾驰,路旁的柳枝夹带着榆树的片片榆钱柔中带刚地扑面而来,扫着车头上那个硕大的白色花圈,发出刷刷的声响。
    “犟郎在前头走着哪。”他伸长脖子朝前望了望,那辆白色的灵车忽隐忽现地在前面急急地走着。
    “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这么犟,和那骚婆娘呕哪门子气呀!她要好吃懒做你让着点,她要偷人抓住了往死里打,大不了和她离了吧,这么些年都光身过来了,少了个娘们日子不一样过吗?你走那条绝路为啥呀?这才二天,可那婆娘锁了门不知又宿到哪家门下了,犟郎啊,你死得不值啊!”他觉得眼眶里湿漉漉的,禁不住有些呜呜咽咽了。
    “嚎啥呀!”旁边有人叫着,他赶紧抬起头,只见周围那双双目光直直地射向他,那情形不亚于在观赏一头稀有动物。他惊得缩了缩脖子,头挨了打的驴,那眼眶里慢慢地又变得干巴巴的了。
    车上响起了铜管乐的声响,呜呜哇哇地不知吹了些啥,他只觉得那张张涨得紫色的脸,鼓得满满的腮象一群正在大咬大嚼的猪,摇头晃脑地正品尝着各自的美味佳肴。
    “吹那没用的干嘛!来两个痛快的怎么样?”又是那个沙哑的嗓子在嚷着,立刻又附和着好几个男女:
    “对呀,来个流行的,《香港之夜》 ……《一封情书》也行啊!”
    于是那些乡间的三流乐手们使出了混身的解数吹起了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流行乐,扬扬洒洒地向周围的田野颤颤地漾开去了……
    焚尸炉正发出隆隆的声响,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那透着火光的炉门,他的老伙计犟郎正在那里经受着烈火的考验,高大的烟囱吐着淡淡的烟,他的老伙计正在慢慢变成自由的元素。只有他一个人在等着犟郎的残骨,而那一大群争着前来送葬的红男绿女们在勉强的三鞠躬后已四分五散去观赏那大自然的美丽春光了。
    门口又响起了铜管乐的声响,不知哪又来了一班天才的乐手.于是原来悲戚的哀乐只得让位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两班乐手之间互不相让的竞技,呜哇之声此起彼伏,不时引得周围一阵大笑。
    “这都吹得啥呀,怎么耳熟得很,多少年前的,对了,对了,莫非是语录歌吧?罪过,罪过呀…… 那一首也是会唱的,在哪儿学的?是了,是了,在那次参军的欢送会上,叫《真是乐死人》吧?这都吹了些啥哟!犟郎,你听到了吗,他们乐着那……”
    汽车在按喇叭催他了,车上还是满荡荡一大群,唯有他还在等着,他得带他回去啊,撇下犟郎他不忍心哪。
    “喂,你是等上瘾了还是怎么的,不想回去就进去陪陪嘛。”于是传来一阵笑声。他看见有人在大声叫着,冲他舞着拳头, 于是赶紧捧起那只带着油漆味的小小匣子,一溜小跑,去追赶他那群同来的伙伴了。
    车往回走了,路边的柳枝扑面而来,片片榆钱还带着阵阵清香。不知是谁把那只白色的花圈又带了回来,于是那朵朵白花被人纷纷扬扬地洒向一路的骑车人:“拿去吧,不要钱!”换来一车的笑声和骑车人的破口大骂:“给你老娘捎回去吧!”
    “今天可来劲了,不亚于一次春游吧?”有人在嚷嚷。
    “犟郎够朋友,白送了这么个外国礼拜呀!” 又一个尖嗓子在高声叫着。
    “多来几个想得穿的犟郎那才好呢!”还是那个沙哑的嗓子,接着又引来更大的一阵笑。
    他夹在他们中间,怀里搂着犟郎的匣子,他的老伙计正躺在那里。“犟郎呀,你听听吧,你看看周围的这一群呀,你就不该不听我的劝,走这最没出息的路,要是你能听到他们的话,你还会这么急急地走吗?犟郎啊……”他怎么也止不往滚滚而下的泪珠,全然不顾周围人直直的目光,任凭它滴落在带着温热的犟郎的小匣子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2 23:06 , Processed in 0.30806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