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86|回复: 3

[信息通知] 140、勇揭“两梅”冤案的检察官刘炳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7 19: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陆华祥

勇揭“两梅”冤案的检察官刘炳华

陆华祥


1127.jpg
陆华祥(左)与刘炳华


    按语:早早2014年夏季,作为农场知青网站的陆华祥(网名红星阿强)就被刘炳华的热情举止所感染,在详细了解“两梅”案件以后,他毅然写就长文,颂扬刘炳华高尚的正义感、缜密的办事风格和多年来坚持不懈的精神努力,并揭露了“两梅”案件中存在的种种疑团。
    时至2018年11月21日,梅吉祥入狱已经整整23个年头了,本网站也连篇累牍地刊发了10篇相关的文章,现在决定暂时偃旗息鼓,静观其变。因为我们相信,正义从来不会缺席,最多只会迟到。但是,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迟到的正义”绝非真正的正义,因为“公正在法律中的第二层涵义是指效率。”
    至于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如何受理“两梅”案件的再审申请,我们拭目以待!


    刘炳华曾经在崇明农场务农十多年,他在大田劳动过,在食堂当过采购员,在仓库当过保管员,在养猪场当过接生员,说起夏季的“双抢”的辛苦,刘炳华是感慨万分。那些年夏季三伏烈日当空的时候,正如古诗里说的“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那个场面是一天多变,“早上一片黄,中午一片水,晚上一片绿。”抢收抢种,早晨到田里去看都是一片黄,因为早稻熟了,上午稻割下来后,中午拖拉机来翻地了,就是一片水汪汪,到晚上后季稻栽下去了,就变成一片绿了。场友们要赶着季节抢收抢种,一天要在烈日下干十五六个小时,不仅汗流浃背,还要晒脱几次皮,他说在农场那几年真是人生灵魂的一次历练。
    当年他被分在连队食堂过一段时间的采购员,那是在农场13年里最辛苦的日子。长江农场在崇明岛最北一隅,刘炳华每天早上4点出发去南边的浜镇、谢家镇甚至新开河镇上采购食物。烂泥路再加货物绑在车后重心不稳,稍有不慎他就摔到河浜里,有的时候下雨过后烂泥嵌在自行车车轱辘里没法骑了,只能将百把斤猪肉装入蛇皮袋用扁担挑回来,单程足足3个多小时,他讲:“当年我个子瘦小走不动,就数着路边电线杆给自己加油,下一根电线杆子就是我的目标。那时候开始明白,人一定要有目标。”13年农场的艰苦生活,养成了刘炳华坚韧的性格和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1980年,刘炳华调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他用知青的不服输韧劲刻苦学习,啃掉法律、英语专业等一块一块硬骨头,先后取得华东政法大学的大专、本科文凭,41岁时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在司法系统的工作岗位上,作为二级高级检察官的他兢兢业业30多年,认真仔细办案子,做好青少年法律保护工作,自认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他说道:“司法的公正是公民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约定采访刘炳华的日程后,我们事先看了大量关于“两梅”冤案的报道资料,拟定了采访提纲,以下是经过整理的采访记录。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感受到坚持原则、勇于突破重重阻力的高级检察官刘炳华的一颗真诚火热的心他足足讲了三个小时,在场的人都被他的热情和正义感、缜密的办事风格和七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所深深感动。
    一为什么坚持要呼吁复查“两梅”冤案?
    对于这个提问,刘炳华听后立即激动起来,他说,这个案子是典型的“三无产品”冤案——缺乏作案动机、作案时间和证据,仅凭口供定罪。法院判定两梅有罪的最重要证据,就是被害人顾敏黎的直接指控,刘炳华特别指出:“检察官、法官都没想到,如果被害人诬告了呢?”
    这个杀人案件发生在1995年7月6日,是一宗按照明显不合情理的推论的案子。在仔细阅读和研究了长达一百万字的宗和相关材料后他发现两梅既无作案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现场没有任何与他们吻合的指纹、脚印、血迹或毛发。其中疑点重重:
    1.案发当天下雨,于是梅吉祥关照女儿不要去暑托班,但女儿怕一个人在家寂寞,吵着要父亲骑车送她去暑托班。如果梅吉祥要在上午杀妻子,那么就不会让女儿呆在家里
    2.梅氏兄弟同在新华灯具厂上班。案发的8时许,多位同事先后在厂里碰到过兄弟俩。
    3.厂医后来也向刘炳华证实,上午10时许,眼疾未愈的梅吉祥在医生要求下休息。
    回到家,梅吉祥发现妻子顾敏黎昏迷在地,腰带被抽去,下身衣物不整,头面部多处受伤。他立即将妻子送往医院,经抢救顾敏黎脱离了危险。
    4.在女儿的印象里,住院期间母亲非常依赖父亲:梅吉祥每天骑一个小时自行车去医院探望,没他陪夜,顾敏黎就睡不好;直到10月份一家三口住回事发地,顾敏黎还要求丈夫带她去城隍庙、外滩转转。
    在住院期间,女儿、丈夫、婆婆多次询问,顾敏黎均未吐露谁是凶手。梅吉祥的三姐和顾敏黎原来关系很好,听说她出院后要住回案发的老屋,出于安全考虑,曾急忙赶去阻止。顾敏黎回答,自己母亲已对方“私了”妥当三姐问到底谁杀你?她左手拿笔,写了三个字:华、齐、佳,还说是上海人,身高17左右。
    然而数月后1995年11月20日,上海市南市区(尚未并入黄浦区)刑侦支队传唤了梅吉祥——妻子突然反口指控丈夫是凶手。
    之前梅吉祥曾追问妻子:“凶手是谁?”妻子回答说:“这人你认识,不讲算了。”梅吉祥再问:“私了数目多少呢?”顾敏黎不肯说出具体数字。梅吉祥听后十分气愤,娘家人不经过自己同意与对方私了结果凶手逍遥法外,自己却要忍气吞声接受妻子被杀的苦果,太荒唐了!他当即表示要去派出所揭发,但是顾敏黎威胁说,你去揭发我就说你是凶手。
    原来,顾敏黎的母亲在退休前,与嫌疑人舒某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两人有着不可告人的隐情。顾的母亲退休后建议让女儿顶她的班得到了舒某的同意
    在医院治疗了两个多月后,渐渐恢复神志的顾敏黎,准备将情况告诉家人和警方。但是母亲恳求女儿不要指控舒某,因为一旦舒某被抓,自己与他的隐情也会被曝光
    为了掩人耳目,顾的母亲荒唐地建议女儿说是梅吉祥和你打架弄伤了你,她以为夫妻有矛盾打架很正常,时隔不久就能平息。顾敏黎犹豫再三,念于亲情答应了母亲的恳求。想不到这案件情节严重,远不是当初这样编造就可以搪塞过去的。
    就这样顾敏黎突然翻脸指控梅吉祥是凶手公安部门经过几天的“车轮战”审讯,梅吉祥被确定为故意杀人;随后媒体先入为主,大肆扩散消息,引起社会震动;因证据链够牢靠需要其它佐证,于是办案人员怀疑另有帮手,随后以同样方式的审讯,梅吉祥“终于供出了弟弟”。梅吉扬开始不认罪,看到预审员拿出哥哥的指认,才被迫写下认罪文书。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梅吉祥死刑缓期执行,梅吉扬12年有期徒刑。
    梅氏兄弟合谋杀妻杀嫂案的故事,未有审判结果已经成为轰动上海的名案,然后顺水推舟办成了“铁案”。
    一位当年办案人员向刘炳华透露,检方办案人员清楚,顾敏黎从未指控过小叔子梅吉杨,内部讨论时一度产生分歧,有过数次退查、要求补充事实和证据考虑到梅吉杨作为同犯的情节已电视,原封不动地将其列为从犯。这一过程也获得了其他办案人员的证实。
    1996年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两梅案”进行一审。梅氏兄弟均表示,自己是在“车轮战”审讯下才被迫承认犯罪。
    2005年,梅吉扬提前获释。梅吉祥不肯认罪,18年来不断上诉,直至本网站采编人员采访时为止,其共写过、递交了998次的申诉材料,均石沉大海,只获得了一次减刑,由死缓改为无期刑。
    二受害者顾敏黎为什么在恢复意识后指证丈夫是杀她的凶手
    刘炳华一针见血地回答:“其中有重大隐情!”他举了梅吉祥的妻子和丈母娘在案发后的种种反常举动,并且把怀疑的对象锁定在顾敏黎的同事——原单位经理舒某身上。
    舒某,上海地处外高桥的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原来顾敏黎的母亲曾经是他的同事,顾的母亲退休后又介绍顾敏黎进入这家公司任财务主管,。因为上班路远,顾敏黎经常要搭乘舒某的小车两人曾在同一小间办公室工作,时间长了顾敏黎对舒某的色迷迷举动很反感案发那天早上,舒某约好要来接顾敏黎上班的,想不到就此出事了。
    当时与舒某有往来的两位熟人先后向刘炳华证实,他们分别在案发当的白天、晚上陪同舒某前往医院看“头部外伤”,晚上那次还叫了120救护车。舒某当时的说法是,在家里浴室内滑跤受伤。舒某的另一名同事反映:在顾敏黎出事后,曾看到舒某头部有伤,额头上包着纱布。从公司财会处调取的财务收据显示,案发后不久,舒某曾报销了一笔八百多元的医药费。
    案件调查时,顾敏黎向刑警队反映,她拿家里的丫杈头与凶手进行了搏斗,对方也受伤了。
    事后警方顾敏黎和舒某所在公司的所有职工都采集了指纹,唯独舒某因病假不在场而遗漏了。
    刘炳华在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后,甚至以青少年工作志愿者的身份带着家人,将顾敏黎的原单位经理、重大嫌疑人舒某约出来到西藏南路一家肯塔基快餐店交谈,劝说他去自首,或者只要去打个指印、留个血样证明一下即可。但是嫌疑人断然拒绝,双方激烈交锋甚至惊动了110嫌疑人还口出狂言:“只要不是公检法正式来找我,就是我做的我也要赖到天边。”其气焰十分嚣张。
    梅吉祥入狱后,张罗“私了”的顾家提出夫妻俩离婚,顾敏黎申请得到所有财产,唯独不要女儿的抚养权。女儿14岁那年旧宅拆迁后,梅华就再也没见过母亲。
    梅吉祥的丈母娘在得知梅吉祥的女儿十几年来一直为父亲的案子伸冤奔走后,曾恶语相向说,阿拉有本事将侬父亲送入监狱,侬再这样坚持翻案,阿拉也有本事将侬弄进去。
    三为什么是在7年前才发现此案的疑点(此时离开发案日期已经11年了)?
    2006,刘炳华接到原农场知青的一个电话,她是案件当事人梅吉祥姐姐的同学,述说梅家中的冤情。刘炳华发现卷宗中有明显的漏洞,正义感和耿直的性格促使他开始关注此案,于是化了大量时间阅近一百万字的案宗材料,不光看申诉材料,还看主审材料,并且化了几个月时间每天工作到半夜十二点,将所有的文字材料整理成电子文档;他还罗列出案卷中提及的所有名字,几乎投入了全部节假日的时间,逐一去寻找询问一切知情者起先很多知情者怕麻烦不愿意接受约访,刘炳华就带着梅吉祥的女儿一起上门,看到梅吉祥幼小的女儿知情者开始愿意接受访谈。
    刘炳华为此奔走7年找到了能找到的所有证人,判断自己已追到了极可能的凶嫌。刘炳华称,他“既发现了办案过程中有违程序正义的种种做法,更感受了案件纠错机制启动之难”。
    原先著名律师郑传本、王文正、陈春孚等人是此案的辩护律师,为此案做的是无罪辩护郑传本、陈春孚原是公安出身,在调查、取证、辨认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王文正,原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上海律师协会会长,他已八十多岁高龄、两耳失聪,多年来一直为此冤案平反而奔走,在给上海市委、政法委主要领导人信中写道:“两梅案古今中外难寻难觅,它离奇的程度大大超过了杨乃武与小白菜杀人案。”
    大律师郑传本尖锐地指出:“案件罗列的依据和证言有明显的错误,啥人看不出是笨蛋;如果哪个经办人有心装糊涂就是混蛋;此案坚持错判还要威胁恐吓质疑人,那就是坏蛋!”
    事情真巧,此案的公诉人王某就是早年轰动上海的于双戈持枪杀人案的公诉人,郑传本在给同案嫌疑人蒋佩玲做有罪辩护时交过手。在“两梅”案审判过程中公诉人王某指责郑传本“利令智昏”,而郑传本当即反击王某“权令智昏”!
    由于郑传本年事已高,等不到此案的最终清白就去世了。“两梅案”成了郑大律师生前最放不下、“死不瞑目”的案子。
    由于当年媒体的抢先报道,似乎为此案定了调,作为“小严打”政绩被评为市级机关百件好事之一,仓促行事的结果导致了冤案的发生。
    四复查“两梅”冤案受到怎样的压力和阻力?
    由于此案“维护了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被评为1997年上海市市级机关百件好事之一,并入选《资深检察官办名案》一书。劝说者提醒刘炳华:“你要考虑成本,救一个人,要毁掉这么多人
    甚至有传言梅吉祥的女儿是刘炳华的儿媳妇,所以他翻案这么起劲。对于这个荒唐的说法,刘炳华坦然回答:自己在司法系统工作20多年,完全清楚司法回避制度,而且儿子的结婚照片在家里挂着,可以去核对我的儿媳妇究竟是不是梅吉祥的女儿。
    刘炳华坚持7年呼吁昭雪冤沉18年的两梅案,遭遇到压力和阻力不胜枚举。为此,家人十分担心他的个人安危,作为记者的儿子曾多次关照父亲外出要小心,走路不要走下街沿;刘炳华的爱人在中央电视台采访此事后特意要求与央视工作人员一起合影,为的是万一以后出了什么意外,可以去找他们。
    刘炳华坦言,自己敢于坚持,是因为证明梅氏兄弟清白的证据实在太确凿,不容回避;他也知道“要翻这样一件‘名案’,压力非常大,相当于一次颠覆”。
    但是刘炳华感到,经过自己多年的奔走呼吁,渐渐,司法机关内部有了松动。
    五发生“两梅案”冤案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在刘炳华看来,媒体赋予办案单位太多美誉,成为后来翻案的最大困难之一。据不完全统计,1995年12月至2000年3月,媒体20余次报道了公安部门侦破这起“罕见的杀妻案”的经过。
    刘炳华承认,在2004年最高法院立案庭裁定此案不符合再审条件、2006年最高检察院决定不予抗诉后,翻案是很难的。因为规则是,层表态不动,基层是不可能主动去翻案的。
    六目前“两梅案”的复查是否进入司法程序,进展到什么程度?
    刘炳华长达七年的奔走呼吁,原来期望有关部门能够复查此案,内部自我纠正这个冤案。,但是阻力之大难以想象。后来有人好心向他建议如司法内部不能解决,是否公诸与媒体,推动司法程序的重启复查。“按照规则,查这种案子,谁挑头都不合适,由媒体提出来,再由上级查下去是最合适的途径。”
    在犹豫了一年之后,61岁的前高级检察官刘炳华决定打破沉默。今年四月起,《南方周末》《上海法制报》等近50家媒体开始报道此案,上海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也开始介入采访,并得到上海司法系统内部的关注,多个部门一起出面与刘炳华专门约谈了解详细情况。
    他满怀希望地介绍说,今年4月8日,上海检察院门户网站挂出消息,称有关部门已组织专门力量,对“梅吉祥、梅吉扬案”的历次复查情况进行梳理,并将依法就相关问题做进一步核查。他期待能尽快解决,法办真正的凶手,还梅吉祥和梅吉扬兄弟俩一个公正和清白。刘炳华急切地说道,整整十八年了,已经给了纠错者足够的时间,但当事人实在等不起啊!
    七启动“两梅案”复查的司法意义和社会意义是什么?
    刘炳华认为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轻物证重口供的做法,还是不能断绝冤假错案的可能发生。坚持重证据而不轻信口供,是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真相,正确处理刑事案件的一基本经验,也是刑事诉讼的一重要原则。
    今年四月起有近50家媒体相继报道此案期冀促使有关部门能够行动起来,说明体制内自我纠错机制尚不尽如人意。
    刘炳华希望,冤假错案的纠正,可以最直接地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八、曾经的知青经历,是否影响了后来在司法战线上工作方式和目标追求?
    在采访中,刘炳华多次重复自己在农场生涯中设定的目标,即“下一根电线杆子是我的最近目标”,用来形容、鼓舞自己在逆境中的坚持。可见,当年在农场磨练出来的坚韧性格是不会被岁月湮灭的,它一定会以新的形式顽强地表现出来!
    刘炳华最后说:自己,目前是梅吉祥和顾敏黎的女儿梅华(化名)内心最纠结最痛苦的阶段。父亲在监狱服刑已18年,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胆囊炎等多种疾病;她自己9岁起就生活在这个冤案的阴影之下,10多年来与父亲的家人一为伸冤奔走,现在已经27岁了。假如这个案子获得澄清,父亲平反出了狱,就意味着母亲将承担诬告罪责。的话让在场的采编人员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
                                            
1128.jpg
刘炳华向王复瑶介绍“两梅”案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21: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抄录微信留言——

    田华:昨天又有一个冤案得到昭雪。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是国家赔偿,而不是那些制造了冤案错案的司法人员赔偿?如果是要个人赔偿,看看还有谁再敢草菅人命?难道能够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不惜一切,让无辜者受冤入狱!

    高晓光:昨天吉林双河镇金哲宏故意杀人案蒙冤23年昭雪了,我们期待蒙冤24年的两梅案尽快重新审理,早日平反昭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 21: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是国家赔偿,而不是那些制造了冤案错案的司法人员赔偿?我也有同样的质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 21: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因为司法机关均为国家机器,国家机器出问题了,只能由国家出面负主要责任。而具体相关人员,再由国家来追究责任……
    台湾曾有过类似翻案事例,其负责官员已经退休的,取消其相应退休待遇(马英九时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0 03:12 , Processed in 0.31846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