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57|回复: 2

[信息通知] 138、“罪犯”女儿写给“被害人”妈妈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7 04: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梅华

“罪犯”女儿写给“被害人”妈妈的一封信

梅华


019.png
梅吉祥第1651次的申诉


    按语:乍看题目,还挺让人费解。怎么“罪犯”的女儿和“被害人”的女儿竟然属于同一个人?也就是说,父亲之所以身陷囹圄,是源于母亲这个被害人的告发。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原本恩爱的夫妻,为什么反目为仇、不共戴天了呢?种种迹象表明,在案发前,夫妻之间并没有出现裂隙,怎么突然父亲就对母亲产生了杀机了呢?而且仅凭母亲一个人的口供,在没有其他的佐证,即缺乏完整证据链的情况下,父亲就被蒙冤23载了呢?事发时,女儿只有九岁,如今她已长大成人,根据当时的情境以及后来事态的发展,女儿有必要与母亲掏心掏肺,谈谈自己的深切感受,说说郁闷多年的心里话(出于对当事人的保护,文中女儿使用了化名)。


妈妈:
    你好!尽管这个称呼对我来说已经非常陌生了,从2006年夏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你,也不知道你现在如何?这封信是否能够收到
    我已经长大,我知道改变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难,也知道要推翻一切从头开始有多难,但庆幸我的价值观教会我即使再难,即使付出的代价再大,还是应该鼓起勇气面对,去说出真相,只要有这份勇气就不会太晚。
    我不知道当初你做出那个决定是出于什么原因,你未曾和我提过。那么多年即使我想破脑袋,我依旧想象不出这样的原因会导致当初那样的事情发生那么多年过去了,你是否可以平静下来和我说说当初的事情?而不是因为旁人的阻挠,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拒之门外?那么多年过去,我也一直很好奇,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是怎样度过?过得是否开心?是否开始了一段新生活?还是活在回忆中?面对自己的老公因自己入狱,女儿分离,你的内心究竟是怎样想的?你是否一直有话想对我说?还是你准备一辈子躲着我和父亲?站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过完你的一生?
    如果我是你,这么多年我一定心理不会好过,因为背负的太多,因为一直会忐忑,担心,因为这辈子不能和最爱最亲的人一起度过,不能和相爱的人厮守终老,不能看自己骨肉渐渐长大,见证她的每一步,给她指导方向。如果我是你,即使那么多年过去,我依旧过不了我良心的坎儿,如果有机会,还是希望向世人说出真相,这样修行了那么多年,走了趟人世,到临走的时候至少不会留有遗憾。不管世人如何说我,不管世人是否理解,我自己至少问心无愧。
    如果你可以看到这封信,我希望你可以仔细的想一想,作为你的女儿的我认为你这些年也过得并不开心,那就试着去改变一下命运吧,不要被命运牵着鼻子走。
                                                          女儿:梅华(签名)
                                                            2017年1月31日


致最高院副院长的申诉信

尊敬的江必新副院长:
    您好!本人梅华,是上海1995年发生的“梅吉祥、梅吉扬冤案”中梅吉祥的女儿。我的父亲和叔叔已经蒙冤整整22年半,无论是我父亲、叔叔还是我们全家,始终未曾放弃过申诉。试问若不是遭受天大的冤屈有谁能够坚持22年半持续不断的写信申诉(父亲已写了1500多份申诉状)若不是遭受天大的冤屈又有谁能够忍受囹圄之苦,骨肉分离之痛,只为讨一个迟来的公正?
    案发当天1995年7月6日,父亲仍像往常一样倒痰盂、拿牛奶、给我准备早餐由于那天风雨交加,父亲劝我在家别去暑期班(自暑期后我一直都去),我出于在家寂寞,硬是不肯,还嚷着不让我去我就不吃早饭父亲没办法,只得依我。7点40分左右,父亲骑自行车载我离家,7点55分我到了暑期班,而父亲则去隔壁厂里上班。上午十时许,父亲由于红眼睛请假回家,发现母亲躺在沙发上,满头是血,便赶忙打120,将母亲送往仁济医院急救。母亲住院期间,父亲日夜服侍其左右,母亲对他也百般依赖。谁料4个半月之后,母亲却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指控父亲是杀害她的凶手。于是公安局在1995年11月21日,以找父亲谈话为由,在没有任何合法拘留手续的前提下对父亲实施关押父亲由于承受不住身体和心灵上的折磨,在6天6夜天昏地暗的“审讯”后被迫承认。11月28日,公安局又把叔叔在有证人证明其在上班,根本没有作案时间的情况下也无辜抓起去,冤案由此铸成。
    现场勘察没有我爸爸与叔叔的指纹、毛发、血迹,惟有的只是顾敏黎对我父亲的指控(但没有指控我叔叔),而承办人员凭借的也只是通过刑讯逼供出来的父亲与叔叔的违心口供。“裁定书”不顾事实,将父亲和叔叔的虚假“供述”作为定罪“证据”,却不将他俩这22年来坚持的、符合事实的辩解(有证据证明我父亲与叔叔在单位里上班的有力证据),反倒以“抵赖”两字一笔抹杀,这是否符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诉讼原则呢?
    在法院对我爸妈离婚判决生效后,我与妈妈生活过程中,妈妈曾多次讲过:“妈妈不是爸爸杀的”这句话。
    2006年6月3日,在动迁与母亲分开时隔四年后,我通过多方途径终于找到了母亲顾敏黎现在的地址。一进门,外婆陈玲仙、阿姨顾黎娣就十分惊异和恐慌,一直追问我们怎么知道她的地址,还说她的地址很保密,没有人知道的。我给母亲生日卡片,和她说话,她连头都不敢抬,也不敢正视我的眼睛,话也不敢说。而陈玲仙、顾黎娣在11年之后又让我写“妈妈是爸爸杀的”,这不是再次暴露了他们的做贼心虚么?!最后她们又打了110报警(1998年8月7日,也是去看母亲,陈玲仙等人一见我就推我出门,嘴里还骂着“滚滚滚”,且也是打了110报警,警察等知道是女儿来看母亲还把陈玲仙等人支开,让我一个人进去。那时我问顾敏黎到底是谁害你的?她一会儿说是我父亲一会儿又说不是我父亲,反复好几遍。原告的指控如此不确定,法院怎能在没有任何物质证据的情况下,仅凭口供就将两名无辜的共产党员定罪呢?!)。
    2007年2月8日,我想给母亲拜个年,于是再次登门拜访,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我让居委干部陪同我一起上门,。外公顾培周看到我就凶神恶煞的说:“不准你来!你没有权利来看你娘!你去法院起诉好了!”要不是有周围干部拉着,他就要动手打人了!后来居委干部去里面看了下,母亲顾敏黎的确不在。从这点,也能看出顾家人绝对是本案的知情者,甚至冤案的铸造者。每次去看外婆外公,每次去找妈妈,每次他们都要打110报警,这究竟为何?我想每次被亲人拒绝于门外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的。但这只是很微小的一面,作为蒙冤者女儿的我,这22年半我所经历的磨难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我曾想过放弃,但最后还是坚持着,不气馁,或坚定或蹒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对于自己的人生如此,对父亲和叔叔的冤案的信念亦是如此!因为是冤案,所以这22年以来,无论是父亲、叔叔,还是我们家属,都不曾放弃任何申诉的机会;因为是冤案,我们才会不间断一直写信上访;也正因为是冤案,才更应该把真正逍遥法外22年半的凶手绳之以法,还两个无辜人清白!
    我抱着对于党、对于国家终会还事实以真相的信念再次递上这份凝结了我们血和泪的申诉状。迫切恳求您派人重新立案复查此案,查清事实真相,早日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还无辜者清白!
    恳请江副院长为民做主,还我爸爸与叔叔的清白!
                                                             梅华(签名)
                                                            2018年5月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7 09:1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似并不复杂的案情,为何至今仍未具结?是法律的无奈,还是法官的无知?毕竟曾经的一家人,亲情为重。望这一家人早日团聚,重拾亲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0 09:3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面肯定有一张丑恶的关系网!影响到一帮官员的命运!所以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呢!但我相信正义不会永远缺席还两梅清白指日可待!那些始作俑者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2 22:04 , Processed in 0.16314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