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502|回复: 9

[蹉跎岁月] 135、在崇明下乡的日子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崇明下乡的日子里

邢凤珍
1102.jpg
油菜地里的五朵金花(左起葛政珍、邢凤珍、李申华、丁宁、王立文)


    50年前我20岁,已经准备好高考的所有功课,一场突如其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消了高考制度,粉碎了我的大学梦……
    1968年8月13日,是一个记忆清晰的日子。这一天我班级的八个女生和三个男生别无选择地被分配到位于崇明岛的新海农场13队(后更名为第7连队,河对岸是13青建队,后更名为8连)。队里给我们安排在一排有走廊的平房内,这是连队唯一的宿舍(以后又陆续来了许多知识青年,他们只能住茅草房。过了几年开始建造比较简易的瓦房宿舍)。虽说是瓦房,但地面是泥土,所以很潮湿。每间住七个人,两边各两个上下铺的铁床,中间有一人多宽的空间作走道,多出的一张床上放着我们的箱子。每天吃的菜几乎都是白煮冬瓜、白煮茄子,每勺二分,红烧小肉每两一角三分。自来水还没有安装,吃喝洗用的是队里的一条小河水,这条小河与公路并行的河流相通。虽然吃住不如人意,但还能克服,最不能忍受是上厕所。不知什么原因,农场的厕所都没有门,一排木板下就是粪坑。这里臭气熏天,红头绿头大苍蝇扑面而来,粪坑里面白色的蛆,长得圆圆胖胖,在粪堆里不断地蠕动,慢慢地沿着坑壁爬上木板,最后都跌落在地面上,我看了汗毛都竖立起来,浑身充满了鸡皮疙瘩,双脚哆嗦着,竟不知道该怎么挪动。
    连队里主要种植水稻和棉花,当时正是夏天最热的天气。第二天我们就下水稻地里干活,是拔稻秧中的杂草。中午的时候,烈日当空,太阳把稻田里的水晒得发烫,脚刚伸下去马上又本能地缩回来。当然再烫也得下水田,几天后手脚的皮肤都起泡,接着溃烂,但不管怎样每天还得继续。记得这一天,丁宁在小河边洗衣服,不小心滑落河里,幸好她会游泳自己上来了,看到她浑身湿透,我们看了都很害怕。想到丁宁会游泳,而我们又不会,又想到今后一辈子的命运,大家都情不自禁伤心地痛哭起来,这一天大家仿佛都感到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
    夏天,没有地方可以洗澡,只能用老虎灶那儿分得的半盆水擦一下身子。晚上天气炎热我们只能坐在外面乘凉,那就得穿上中筒套鞋、厚厚的卡其布长裤,加上长袖衬衫,反正不能暴露皮肤。崇明的蚊子特别厉害,即使这样全副武装还是难以对付蚊子的叮咬,身上被咬出很多疙瘩。“双抢”的时候,起早摸黑伸手不见五指,老职工告诉我们这叫“两个黑隆隆”。累得我们腰酸背疼,感觉是达到了超负荷的极大限度。冬天,崇明的海风特别大,寒风凌厉正是兴修水利的时候,要开河、挑泥。在极左思潮影响下,几个当地崇明人的队长都很凶,板着一副阶级斗争的面孔,对“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非常严厉。有一个队长是高度近视眼,外号“蒙郎”,就是高度近视,看东西要眯起双眼。虽然别的东西他看不大清楚,但是如果哪个知识青年的泥担份量轻了,特别是男生,不管距离多远,他都能一目了然,紧接着就是劈头盖脑地一顿训斥,吓得大家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当面顶嘴。
    为了牵挂的亲人,很多父母,兄弟姐妹来崇明探亲。记得葛政珍的妈妈来的时候正是冬天,大家都在工地上开河挑泥。她不顾天冷风大,拿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看我们干这样沉重的活,看着看着,忍不住默默地流下伤心的泪水。我爸爸也来看望他八个孩子中的我这个长女,他住在男宿舍。那天晚上正遇上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发表,我们已经习惯了,马上自觉地摸黑起来,集中走到五、六里路外的场部去报喜(1连、2连、28连、29连,哪怕路途再遥远也要步行游行去场部,这是对领袖表忠心的时刻,他们回到宿舍恐怕要到翌日凌晨,早上还得照常出工)。我爸爸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起床,就被掀开帐子叫起来,折腾得他一夜未睡。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当时,每家每户都有几个子女上山下乡,他们为子女都操碎了心。我爸爸妈妈在八十多岁的时候,还能清清楚楚地记得、叫得出当年在崇明农场的同学的名字。如:王立文、葛政珍、黄键贞、龚丽华……现在的独生子女也开始为人父为人母,但再怎么辛苦,比起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真是幸福的不得了。
    当时没有网络,通讯主要就是信件,电话只有队部才有,也不能随便用,而且上海的家庭几乎都没有私人电话,更不要说手机了。家长们为了多知道一些子女在崇明的生活情况、工作情况,就频繁联络,每次有人回上海休假,就互相带书信、带日用品、带吃的东西,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自家做的辣酱,主要成分有花生米或黄豆,还有肉丁,豆腐干丁。辣酱保存时间较长,不容易变质,在没有菜的时候,勺个两调羹,拌着米饭,香喷喷的,一下子这顿饭就结束了。还有带的最多的是炒麦粉。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有听到过,更难以想象什么是“炒麦粉”,当时这是我们非常喜欢的美味零食,既耐饥,又解馋。但是如果吃的不小心,呛一口的话,那么满嘴的麦粉会喷出好远,整个脸部也像被抹了白粉一样,就像周立波表演时说的那样,非常狼狈。
    在崇明的三年零四个月,是我工作生涯中最难熬的日子。但人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是极强的,慢慢地我适应了这种艰苦的生活。时过境迁,年轻时所经受的磨难,是那个特殊的年代所造成的,不是某一个人的因素能起的作用,就算是命运的安排。让我们抛弃过去的恩恩怨怨,开开心心地度过晚年的生活吧。

1103.jpg
    这幢房子就是当时7连有走廊的唯一的宿舍。1968年8月13日,邢凤珍和葛政珍、李申华、丁宁、王立文均住在靠西头的第一间和第四间的女宿舍内。靠西头第二、第三间为连队办公室,办公室内置放了几张办公桌和一架手摇电话机。余下的六间为男宿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7: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
    拜读了《在崇明下乡的日子》一文,脑海里涌现七连的当时景象。照片中名字都听到过,其中丁宁印象比较深刻,好像后来在食堂里工作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7:5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艰苦的环境能锻炼一个人,先苦后甜,一生之中很幸福,幸福来之不易,懂得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充满阳光,你们是好样的,向您们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8:14: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太生动了 在崇明那段时光 经常听到老三届的一些故事 ,我们有好多木床 房子 都是他们弄得,比我们要累的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9:1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50年的回忆让我们年轻很多,都在同一个连队特别亲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1:4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邢老师的文章描写生动、细腻,可读性强!让读者了解了知青每天生活、劳作的艰辛!强强强!苦尽甘来!祝幸福安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08:38: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成长经历,也是一笔人生的财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08:4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与时代相连,命运受环境影响,知青这一代经历坎坷,多舛,勇于挑战,富有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0:11: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何需修饰,何需雕琢,五十年前的“故事”就是一曲耐读的心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1:2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有了朋友才值得回忆,生命有了缘分才值得珍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2 23:03 , Processed in 0.1661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