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70|回复: 4

[追忆往昔] 133、我的零用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3 08: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根美

我的零用

陈根美


1023.png
喂养小白兔


    从我读小学一年级那时起,我的衣兜里偶尔会藏有一两枚硬币——那是我的零用钿(即零花钱),一分、二分或五分的不等。
    那时,零用钿是逢年过节跟着父母走亲访友时长辈们给的两角、两角的压岁钱积攒起来的,但主要来源还是每天向父母要的。每天早上吃完泡饭和酱瓜,背起书包的那一刻,总盼望在父母那里能要到一分或五分不等的硬币。硬币在握,精神爽,步履轻松,到了课堂上也会时不时地去抚摸几下,确认在口袋后,方得安宁。
    我小时候在对头浜村小学读的书,学校就在家的河对面,也就三百米左右的距离,翻过一座石拱桥,第二座草棚就是我的家。记忆中,上学、放学都是自己徒步回家,虽然父亲那时正在村里工作,分管教育,平时可以跟随父亲一起来回,但我更喜欢跟同学结伴一起回家,一来可以和同伴们边走边聊聊天,增进友谊,二则是在父母身边不自由,但最主要的还是手中的零用钿在吵着嘴馋要我买零食。
    学校附近有两个摊位。一个老公公他姓张,每天到放学时间点,都会佝偻着身躯,背着装有自家种的土黄瓜或桃子的竹篓,来学校门口叫卖。黄瓜、桃子按个大小,大肚皮黄瓜和烂桃子则按外貌美丑分类摆放,价格有一分、两分、五分不等,我们握着硬币,蹲在摊位前跟他讨价还价:“便宜点卖不卖啦?反正是自己种的,便宜点,好不好?……”等啰嗦一大堆。
    除了卖黄瓜和桃子的,还有一位卖杂货的沈奶奶,她也会按时提着一只装有水果糖、粽子糖、薄荷糖,以及其它一些小杂货的竹篮子来候着,糖一分钱一颗,一毛钱十一颗,那时的我们也很有经济头脑,为了自己能多吃半颗糖,会两个人合“股”,你五分,我五分的,合在一起,多得来的一颗,大都由我当着大家的面咬成两半分着吃。
    向父母要来的零用钿,我基本是给多少,花多少,实打实的“天亮光”。碰到父母手头紧给不出零用钿的那几天,我会扯着母亲的衣袖耍懒皮,在家门口扭捏一阵子后仍然没有奏效,只得勉强上学去,但心情也会很快平静下来,因为当时家里确实比较贫困,没有零用钿的日子多得是,也就习以为常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小学期毕业前夕,我的零用钿开始慢慢地靠自力更生挣得了。星期天和假期,跟着一些比较能干的同龄人或小哥哥、姐姐们,扛着顶端绑有茅刀的长竹竿,走村窜巷寻找长满果子的连树,边摇边钩,将打下的连树籽交给父母,让他们帮助去新塍卖了。据说连树籽有较高的药用价值,药店里按个头大小和颜色好坏收购,五分、七分钱一斤。收集一、两个月的连树籽就能卖上几块钱,这在那个年代真可以算是笔大数目了。
    到了初中、高中阶段,零用钿的来源也多了起来,有养兔子卖兔毛,照田鸡(青蛙),放弯笼倒弯笼,收泥鳅黄鳝,拦网捉鱼、虾、螃蟹去卖……,像张弯笼、照田鸡这类活要求在夜间完成的,像我们这些女生就只能是听望罢了。晚饭过后,每每远眺着几个男同伴提着手电筒和小背篓,像一颗颗“萤火虫”来回穿梭在一条条细窄的田间“小巷”时,脚底痒痒的,特别是第二天清晨看到他们的满载而归,真叫人羡慕不已。
    相对而言,养小白兔那是我们女生的强项,每天放学回家,提个篮子,哼个小调,割些嫩嫩的青草喂饱白兔。小兔长大后,身上的毛也日渐茂盛,在春秋两季,母亲小心翼翼地拿着剪刀咔嚓咔嚓,把兔子身上的裘皮大衣去下来,卖到供销社,换来的几元钱就是我的零用钿。
    离开学校后,我来到一家村办企业工作,每月28块的固定工资,全部上交给父母,贴补家用。那时候几乎三天两头的要加班加点,于是几块钱的加班费就成了我的零用钿。
    作为养兔、打连树籽、加班加点等挣得的一些零用钿的主人,深知来得不那么容易,渐渐地我学着精打细算了,拿出一部分钱用来买些水果,解解我的馋嘴,一部分用来扯些花布裁做衣服,把追求时尚的自己打扮得美美哒,还有一部分买一些在那时称得上奢侈品的上海牌手表,大雁牌自行车……再有多余的就积攒下来,作“压箱”钱随我一起出嫁了。
    从要零用钿到挣零用钿,从亮光族到克勤俭,渐渐地养成了我现在的个性:吝啬、抠门,但这只是旁人对我的看法,而在我自己看来还是蛮奢华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3 12:51: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谢谢您!您对文章的整理和修改后,“我的零用钿”思路更清晰了,语句也通畅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06: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润笔修改后的《我的零用钿》,文章精炼了许多,读起来也不拗口,很顺畅。真的应了那句话,“好文章是改出来的”。读起来朗朗上口的文章一般不会错。这篇文章交代了从小时候零化钿的来处到后来自己挣零化钿的细节,显得真实可信,其实好多处的描写也是我们小时候生活的写照。虽然她在农村,我们在城市,但在那个年代每家的铜钿都不是那么富余,小时候我们的零化钿也是不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6 08:36: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零用钿”其实记录自己的成长经历,也是每个人的童年少年的记忆,是不可忘却的人生滋味,亲切有回味,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7 19:08: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徐老师!谢谢兰老师的欣赏和精彩点评!多多指教!抱拳!抱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0 04:10 , Processed in 0.36934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