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459|回复: 7

[蹉跎岁月] 132、我的农场生活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7 03: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郑利平

我的农场生活回忆

郑利平


1017.jpg
农场连队旧址(摄影/冯世扬)


    l969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一天,大队部传来消息说,整个崇明岛上正在追査一起反革命案件。据说是发现了一封署名为“基度山”的反动信件。那时我们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基度山”为何人,后来隐约听说是个复仇的外国人。

“基度山”匿名信

    那时对刚进驻农场的军宣队和贫宣队来说倒是一件好事,他们有活可干了,一时间整个岛上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场部保安部门连夜通知各连队,排査对“文化大革命”不满的人、出身不好的人以及喜欢看书的人,特别是喜欢看外国小说的人。紧张了几天也不出什么名堂。
    一天吃过晚饭,我早早地爬上高铺床,躺在被窝里看书,正读到浓处,住在我们宿舍隔壁的贫宣队的头头老朱走进了我们宿舍。这个老朱是个复员海军,老喜欢披一件带皮领子的棉大衣,背地里我们都叫他“毛领头”。“毛领头”径直走到我的床铺前,一把夺过我正在看的书,看了看书名,又翻了翻书页,然后对我说:“看这种书对你可没有好处。”天哪,这本反映苏联卫国战争的长篇小说《海鸥》,塑造的是反法西斯的英雄,与“基度山”根本不搭界,要命的是这本书还是我向别人借来的。“毛领头”才不管我的解释,拿了书就走了。
    四年后我离开农场上调至上海人民出版社下属的辞海编辑室,由于工作便利我可以借阅所有的外国文学作品,我借的头一本书就是法国作家大仲马的长篇小说《基度山恩仇记》,惊心动魄的复仇故事让我明白了当年发现“基度山”匿名信所引发的震惊和恐慌。

引“狼”入室

    197l年的深秋,正是秋收农忙时节。一天晚上,我们在田里加班脱粒中稻,大约半夜时分,我提着两个空热水瓶回连队打开水。刚走上公路,只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冷不丁一个大小伙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吓了我一大跳。
    “同志,我是新海农场的职工,今天从上海回农场,因为没有赶上末班车,只好徒步回农场,我已经走了3个小时了,当中还走错了道,走到这里看到有灯火,知道是一个生活区。”顿了顿,他有些犹豫地说,“我能不能在你们这里借宿一晩,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借着月光我看清了他的摸样,一个文质彬彬的上海男孩。望着满头大汗的他,我不假思索地说:“走,我带你去我们班的男生宿舍,今晩我们加班,宿舍里有空床。”“谢谢,谢谢。”他一个劲地感谢我。
    于是我带着这个走了大半夜、筋疲力尽的陌生小伙子来到我们班的男宿合,宿舍里只有两个人在睡觉,一个是放水员小许,一个是新职工小王。被我从睡梦中叫醒并知道来意后,两人面有难色,但碍于我这个女班长的面子,只好答应。交代完毕后我又去忙加班了。
    第二天一早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连续两天两夜加班)回到连队,迎面碰到指导员老顾,他用食指点了点脑门,对我说:“你呀,少根弦哪。”一时间我杵在那里发愣。“带个陌生人来。”老顾补充道。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事后我才知道,整整大半夜,小许和小王守着阳生人不敢合。陌生人倒头呼呼大睡后,他们两人悄悄地起来检查他的行李,拉开他随身带来的旅行袋,虽然没有发現什么可疑的东西,仍是不放心,又将镰刀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到天亮。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叫醒了阳生人“请”他离开。
    不到半天,全连队似乎都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我越想越后怕,在“以阶级斗争为纲”以及“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年代,我怎能引领一个陌生人进到自己同志的宿合里呢,万一来的是个坏人怎么办,万一发生什么不测,我该当何罪啊。

“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l972年初春的一天,场部组织组的工作人员把我叫去她的办公室。一向不苟言笑的她这天却满脸堆笑请我坐下,然后对我说崇明县妇女联合会要换届了,原来县妇联只管农村妇女的事,这一次第八届妇联要扩大到农场,岛上八个农场有两个名额进入妇联,我们红星农场有幸分配到一个名额。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一定是让我帮忙整理候选代表的事迹报告。谁知我想错了,她话锋一转,“分到我们农场的候选人规定是要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是“文革”中对出身不好的青年的泛称)
    “嗡”的一下,我的脑袋发晕了,原来他们是看中了我这个“右派”的女儿。我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没有资格当这个候选代表。”对方莞尔一笑:“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也是你的荣耀,你要珍惜啊。”我无言以对。自从来到农场我最怕人家谈论家庭出身这点事。我努力工作,就是想摆脱出身带给我的“影响”,这下完了,本来好多人还不知道我的出身,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了,叫我怎么办呢?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当时出身不好是一种耻辱,我就是怀着耻辱感当选为崇明县妇联委员的。
    一晃过去近40年了,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会禁不住哑然失笑。当年我在农场不能入党不能提干就因为是出身问题,而后来让我当选县妇联委员却还是因为出身问题。
    光阴荏,弹指间,离开农场已有36个年头了。回首往事,悲乎?喜乎?惜乎?也许用“百感交集”更妥帖吧。
    (作者原为上海市红星农场四连知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08:0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革文化命就这样 我还听到台湾飞机来撒什么东西 后来知道是用塑料膜封的啥 内容不给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08:0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书 那个时候偷偷摸摸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10:33: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虽小 ,感触很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5 15: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描述自然,感情真切,写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19:3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人生的悲欢苦乐离不开时代的影响,离不开环境的造就,过去的就过去了,留恋农场岁月,思念青春年华,乐观生活,珍惜当下,才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拥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20:24: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触景生情,真实感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1 22:3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是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小学时我是班级的中队组织委员,二条杠。文化大革命一来我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最后加入红卫兵还是在毕业前的学农中,据说还是作为代表人物上报区里才批下来的。当初我也喜欢看书习作,在看《红与黑》时被同学举报说是在家看黄色书籍而受到批评。但喜欢看书的习惯一直保持着,为自己的文学知识积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也带来了烦恼~成了高度近视眼。读书的女人最美丽,腹有诗书气自华。我愿一直闻那油墨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2 22:37 , Processed in 0.16970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