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查看: 252|回复: 1

[小说连载] 130、有个屯子叫东河之十五:陈军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5 0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有个屯子叫东河》
十五、陈军书

陈新(推荐/老知青刘琪)


                104.PNG               


    他走了,带着对抚远的深深眷恋。在他五十三年的生命历程中,有五分之一的时间是在东河度过的。在所有知青中,他是回城后与抚远保持联系最密切的,也是回抚远次数最多的。每当说起抚远,他就两眼放光、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好像他压根儿就是个抚远人。他叫陈军书。
    陈军书是带着两个妹妹一起到抚远的,大妹陈荣朝在浓江,他和小妹陈幼民在东河,1971年,他离休的母亲又来东河住了一年多,抚远对他来说就像一个真正的家。刚到东河时,我当饲养员,他管磨面房,捎带着一台老掉牙的柴油发电机,1971年底,我俩一起入了党,1972年底我参军入伍,他接任我当了东河的党支部书记。一直到1979年大返城回杭州,他在抚远待了整整十年。十年中,他的足迹踏遍了东河的山山水水,他的汗水撒在东河的水田旱地,他的情感与东河的百姓水乳交融,他把青春献给了抚远这块在他看来永远神圣的黑土地。1978年10月,我从杭州回抚远办事,在东河与他睡在一铺炕上,听他讲述了1976年那场大火:那天下午,突如其来的荒火掠过森林草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东河。浓烟遮天蔽日,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脸盆大的火球在空中飞舞,掉哪儿烧哪儿,西头的两栋房先着了,火势向全村蔓延。在他的指挥下,一批知青冒着生命危险冲进车库抢出了两台拖拉机和几个柴油桶,却把自己可怜的一点财物交给了烈火。老乡们乱了,哭着喊着要冲进自己的家抢救财物,眼看一场村毁人亡的惨剧就要发生,情急之下,身为党支部书记的陈军书举起手中的冲锋枪朝天开枪示警,随即命令所有人立即撤到收割完庄稼后空旷的大地里。在他的阻止下,人们清醒了,潮水般涌向大地,刚撤出屯子,大火就把整个东河吞没了。那场大火夺去了抚远几十条生命,而东河却无一伤亡。看着东河新建的砖房和村道上被大火烧成红砖色的地面,我能想象得到那一天火灾的惨烈、情势的危急、陈军书与知青战友们的勇敢和无私。
    与所有大返城的知青一样,回杭后的陈军书一无所有,除了十年知青生涯练就的勤奋、刻苦、宽容、忍耐和他那相濡以沫,同为抚远知青的太太,只剩下一份中国共产党党籍。在经过了待业、择业、就业的三部曲后,他在浙江省防疫站的冷库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当上了一名制冷设备保全工,干起了与机器打交道的老本行。收入捉襟见肘,工作枯燥乏味,但他总是那么满足、那么开心,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他很能喝酒,三杯下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讲的都是抚远往事,话到动情处,眼里闪着泪光。他很讲义气,抚远老知青有什么难事,只要他知道都会鼎力相助,尤其是抚远老乡来杭,无论是旅游观光还是求医问药,他都会鞍前马后、倾囊相助。他很留恋抚远,到了痴迷的程度,微薄的收入丝毫没有阻挡他为抚远的开发和振兴效力的冲动。抚远县政府在杭州召开的一次招商会让他激动了好几天,一年中,他两下广东,三上抚远,招商引资,内外斡旋,没谈成什么项目却花光了兜里的钱,好在知夫莫如妻,他的太太理解他,由着他折腾却毫无怨言。我心里很清楚,他为抚远所做的一切,在乎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是十年青春燃烧的岁月留给他的抚远情结,只要他还活着,这种情结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老死。
    当得知他患胸腺癌的消息时,我惊呆了,他才五十出头啊!都说少年坐病老年发,是十年的艰苦操劳透支了他的体力和健康。他走了,带着对抚远的深深眷恋。直到临终前他还跟我说,等他病好了要和我一起回抚远去,我投资,他管理,办个抚远最大的养猪场。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一切都晚了,我真后悔没有在他健康的时候圆了他这个抚远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23:25: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我心里很难过,这么好的知青,真的一心为改变农村抚远的明天会更好。才50几岁就生病离世了怎不让人难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农场知青家园网  

GMT+8, 2018-12-10 04:04 , Processed in 0.2350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